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十六章:吸血虫

    游姊跟在身后,这还是第一次意义上见到这具身体的亲生娘,没想到今日见面会是这般的场景,让她想到刚才爹与小娘的处境,是真的痛快极了。

    带着人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陶氏从衣兜里面掏出了油包,包着的两个油光发亮的鸡大腿,她递了过去,说道:“赶紧着,还热乎呢。”

    真真切切的鸡大腿,和巴掌差不多大小,游姊闻着香就觉得口水泛滥了。

    摇手拒绝了两人递上来要和她分享的鸡腿,又看着女儿儿子吃的热乎,陶氏不由有些欣慰,可脸上刚有笑意,她又板着个脸说道:“游姊,娘离开的时候不是说过了,但凡你和小彦有什么事,便让刘家婶婶带个信给我,这次好在小彦的事没成,不然该如何是好啊。”

    游姊突然觉得心头发热,面前的这人,她是真的感觉到了真实的关怀,一个母亲对于孩子的爱护,她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我下次会记得。”

    陶氏摸着女儿的头发,眼眶有些红意,哪怕就是再要强,可是瞧着两个儿女在游家过的这般日子,到底还是十分的难受。

    也正是如此,才会听到消息,立马就是赶来,大吵大闹一番就是想要吓唬住这些黑心肝的人。

    可是,她也明白,就是再吓唬,过不了多久,都会忘记。

    而且她如今的身份也并不能够时时来闹上一闹,极为的无可奈何,却还是得安抚着两个侄女,说道:“再有下次,看娘不狠狠的收拾游家人。”

    “娘,我的什么事啊?”游小彦啃着鸡腿,听到娘提起他的名字,总算分心的问道。

    陶氏白了他一眼,又道:“你赶紧着吃,都吃完了,可别再带回去。”

    游姊听着也是赶紧吃了起来,真要带回去,恐怕就没他们两个的份了。

    待两人吃的差不多,陶氏又道:“我没法久留,你…柴叔还在村口等着我呢。”

    说着,迟疑一会儿,她又带着些期许的望着游姊,轻声说道:“但凡你们想娘了,便去娘那住住,好吗?”

    游姊想都没想,便点头应下。

    她依稀记得,因为爹娘和离,娘再嫁之后原身对于娘便有些不理解,甚至是多年不愿意再见上一面。

    陶氏更是没有想到,女儿会答应,差点落了泪,好在忍住,转过身挥手便迈步离开,就怕忍不住在女儿面前落了泪。

    没有了吃鸡腿的高兴,游小彦瞧着娘的背景差点哭了起来,面上极为的不舍。

    游姊摸了摸他的脑袋,心也是软的一塌糊涂。

    她来到这个世界,家人不少,可是真心关怀和感到关切的就只有小彦,现在又多了个娘。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很暖。

    她低头望着小家伙,说道:“咱们送送娘亲可好。”

    游小彦不明所以,可是不管姐姐说什么,他都是点头应答着,并咧着牙给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陶氏走到村子口,便见到一个汉子等在那里。

    连忙就是摸了把脸走过去,说道:“走吧。”

    柴大海心疼媳妇,连忙就是从兜里拿出了个水袋,递过去说道:“润口水,瞧你嘴唇都裂开了。”

    陶氏喝了口水,又瞧着自家汉子紧张兮兮的模样,立马就是一巴掌打在他的胳膊上,说道:“行了,这不是没事么,怎么说都是游家人的村子,你进去不合适。”

    自家汉子大老远的跟着一起来,也是不放心着她,陶氏心中高兴的不行,可面上仍旧虎着脸。

    柴大海傻笑了一声,并未再多说什么,至于被打的胳膊完全没感觉到疼痛,他还生怕媳妇的手疼。

    两人又说了几句,便转身离开。

    而离开的两人并没有发现在他们的身后站着一大一小的两人,正挥着手遥望着他们离去的背景。

    游姊发现,娘身边的人,很是高大,可一条腿却一拐一拐,显然是个跛脚。

    可是,能够陪伴着娘亲从老远的地方赶来,倒也不失一份真心吧。

    “娘还会回来吗?”游小彦问道,娘离开的时候他还小,可是在他的记忆中,娘对他很好很好。

    对于这番的问道,游姊并没有回答。

    虽然不过是第一次的见面,她对于娘的感官就很好。

    可游家却不同,游家的众人就如同甩不掉的吸血虫,娘能够及时脱身最好不过,甚至就是他们两姐弟,在以后总也要寻到一个脱身的法子。

    别的不说,就是有龚氏这个不省心的在,他们就别想又好日子过。

    甚至,一想到如果以后自己弄来的什么东西,反而还要孝敬给龚氏和游家的人,她就极为的不痛快。

    亲近的人她自然是能帮就帮一把,可是明摆着心存祸心的人,她又如何会愿意去无私的奉献。

    两个离去的身影不在,游姊便带着小彦回到了家中。

    也许是陶氏大闹一场,哪怕游利仁面上有气,都不敢对着游姊两姐弟撒出来,倒是让他们过了几日的好日子。

    ……

    这日,游姊照常在湖边的一处做着煎鱼,许是考虑着其他,做的还不少。

    游小彦哈着气,对着手中的煎鱼不断的吹着,甚至时不时的触碰一下,看是不是冷到能够下嘴了。

    “冷些再次,可别烫着嘴。”游姊一边煎一边交代着,待看到小彦点头回应了下,她便四处张望着。

    这个地方虽然偏僻,可到底是在村子里的一个角落,就怕有人闻到香气追寻过来,到时候可就不好解释了。

    所以,哪怕是吃的再香,她都是十分的警惕,但凡有什么不对,东西都可以丢掉,带着小彦转身向着后面跑才是最为紧要的。

    而这时,前面的草丛中,传来悉悉率率的声音,侧耳细细的听着动静,摆明了就是有两个人的脚步声,正朝着这个方向而来。

    游小彦更是紧张的连嘴都不敢动了,巴巴的望着姐姐,等待着她的示意,心中却是想着,就是真的要跑,这煎好的鱼也得揣在身上。

    “丫头啊,我就知道你在这里,老早就闻到了香味。”

    话音落下,草丛那处,便看到了杭老爷子的身影,而后跟着的却是一个面无表情的俊朗少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