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一十七章:不怎么样!

    杭老爷子来了也不客气,直接用手抓了条较大的鱼就放在了嘴里。

    小的翘嘴鱼脆,嚼起来嘎嘣响,甚是有滋有味。

    可惜的是,他年纪大了些,牙口不好,反而喜欢大些的鱼,较大翘嘴鱼表面香脆里面还有一层薄薄的嫩肉,极为的美味。

    他这辈子吃的好东西不少,这煎鱼虽说不能够算得上最好,却也是让人回味无穷。

    杭老爷子嚼了两口后,说道:“丫头,这煎鱼不难,难的怕是你调的佐料吧。”

    游姊闻言一笑,倒也没有隐瞒,更是道:“杭爷爷好口力,一尝就能够尝的出来。”

    正如老爷子所说,煎鱼不难,甚至随便一个农家人就能够做的出,难得是煎鱼用的豆油,可是混合着一些佐料煎炒一番,剩下的豆油中便带着佐料的香味,所以才会有这么好的味道。

    杭老爷子点了点头,紧接着吃了起来,丝毫没有去管后面少年的意思。

    游姊瞧着他,待对面的人望过来的时候,顺势就给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并将一旁放着的筷子递过去,说道:“你也尝尝,不是我自夸,味道绝对不错。”

    “对对,可好吃了。”游小彦连忙点了点头,对着这个被姐姐从海里捕起来的大哥哥,极为的有好感,说话的同时更是将手中吃到一半的鱼就这么的递了过去。

    一双筷子,一条带着口水的鱼。

    杭晨想都不用多想,便知道该怎么去选择了。

    吃个不停的杭老爷子垂着的脸上却是带着促笑,他这个侄孙什么都好,唯独性子太冷,来到他这里虽说没多久,就没看到过他笑过怒过,脸上一如既往的就是冷然,让他难免有些担忧。

    可是没想到,倒是游丫头让他破了功,虽说不是露出了笑容,可那不耐烦的表情,也是神情不是。

    现在不耐烦,说不准什么时候就露出了笑容呢。

    对此,杭老爷子是带着无比的期待。

    如此,这次来他可是专门将侄孙带在身边,哪怕就是生气愤怒,也好过整日里面无表情。

    杭晨拿着筷子,随意的夹起了一条小鱼,在众人的注视下也不知道是怎么塞进了嘴里。

    虽然没说任何,可游姊瞧着他越吃越快就知道味道肯定是合他的意,连忙就是凑过去,说道:“味道不错吧?你说咱们合伙做生意怎么样?”

    被猛得凑近,杭晨是连忙后退一步,望着这个双眸发亮的姑娘,突然想到了那日在海中发生的事,臀上顿时一热,他咬牙道:“不怎么样!”

    ……

    “雇你做生意?做什么生意?”龚氏惊讶出声,可随即立马就是嘲讽的说道:“就你个丫头片子能做什么生意?”

    “杭爷爷说杭家子弟年少时都要出去历练一次,做些小生意不需做大,能尝试一次即可。”游姊端端正正的坐在小凳子上,脸上带着紧张的神色,双手更是紧紧的抓着裤子,语无伦次的解释着:“杭爷爷念着我救过他侄孙,便说反正是要雇人,雇我也好,一日给我四个铜板。”

    龚氏听着,嘴角翕翕合合想要大骂出声,可听着这每日的四个铜板,嘴边的话立马就是消了音。

    而游利仁却蹙眉道:“在哪里做?又是做什么生意?”

    “这这……”游姊有些支支吾吾,也许是因为太过紧张,脸颊上带着一丝的臊意,她咽了咽口水,道:“去镇上,做些吃食的生意,听杭爷爷说他的这个侄孙家中,就是做些零嘴起的家。”

    龚氏听着,眼珠子一转,她连忙道:“你年纪还小,真去了镇上准会被人骗,倒不如让卫兰去,她怎么说年纪都大一些,镇上也去过不少次呢。”

    游利仁瞄了她一眼,并未开口说什么,想来也是有这个心思。

    游姊心中暗骂,就知道这事不会这般的容易,脸上却是松了口气,变得没那么紧张,开口道:“也好也好,我去的少,就是连买东西都少,说不准还真办不好这个差事,便让卫兰姐姐去就是。”

    龚氏却是满意的哼了哼,一想到自家闺女能够和杭家的小少爷打上交道,还能够每日里挣上四文钱,心中便是乐开了花,可嘴上却是道:“你个丫头可是没唬人吧,当真是每日四文钱,可没私贪?”

    游姊猛然站了起来,脸上变得通红,话语更是尖锐起来:“小娘您怎么能这般说我?杭爷爷就住在村子里,每日几文钱您问问他就能够知道,我又怎么会私贪?”

    说着,就是双手捂脸,迈步跑进了屋子里。

    这般受委屈的模样,让龚氏猛然提起了心,自然不会关心游姊到底有没有伤心的哭诉,而是因为……

    果然就在下一息,怒吼的声音在耳边传来:“你个死婆娘,就你家姑娘样样都好,我们游家人在你眼中就是这般的龌蹉?那你还嫁过来作甚,还不赶紧着带着你的宝贝闺女滚出去!趁早滚,滚去你前夫家最好不过!”

    游利仁这一刻是真的怒了,如果不是龚氏整里挑事,又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烦心事,神婆子的事、陶氏的事,就是爹娘在他面前都说龚氏是个小气的,连块肉都不给老两口吃上一口。

    种种事情,让他丢了无数次的脸面。

    现在,更是当着他的面说他的闺女不好,在游利仁心中,闺女就是再不好,那也怎么都比得过卫兰这个懒丫头。

    龚氏心中暗叹不好,转身连忙就是想要解释一番,可哪里知道,刚转身望去,就发现那个本应该被她的话伤到痛哭的丫头,此时正站在门边,伸着舌头朝着她做着鬼脸。

    她愤然大怒,想也不想指着手就骂:“你个混账东西,给老娘等着!”

    一时气急,可哪里知道,这指着的手,恰恰好好就对着游利仁。

    被突如其来的辱骂,游利仁哪里还忍得住,双眼立马就是红了,虽说顾忌着龚氏怀着孩子,可到底还是一巴掌甩了过去。

    而躲在门边的游姊却是摇了摇头,龚氏被打她心中极为的痛快,可是这打女人的汉子,还是打了孕妇,倒是更加让她极为的瞧不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