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十九章:码头

    游姊迈步进去,站在人多的地方看了一会儿后,心中有了底,瞧着几个妇人对着手中的布料极为的喜欢,可因为价格的缘故,却迟迟不舍得买下,无奈便放心布料离开。

    游姊顺势就跟了上前,店中小二还当这两姐弟是与那几个夫人是一起的,便没有过多的在意。

    待在一个拐角口,游姊开了口,喊道:“几位婶子,你们可是要买布,我这里有一些粗布还未裁制过,家中遇到了些事,便想着低些价钱卖不出。”

    几位妇人一听,心中不免一动。

    其中一个高个子迟疑的说道:“你将粗布拿出来,我们瞧瞧先。”

    游姊连忙就是点头,让小彦站在自己的面前,哪怕是用余光也能够瞧见,便将篮子揭开,里面放着的便是几块颜色不同的粗布。

    这里面放着的正是杭家为了答谢她的救命之恩给的礼,一共两份,被她藏起来一份,今日出村还是拖了杭爷爷,才能够拿到镇上来。

    既然是做生意,自然得有本钱,而这一篮子的布料,便是她开始的本钱了。

    几位妇人一瞧都是有了心思,虽说是粗布,可粗布也分为几个等次,就这小姑娘拿出的粗布算得上最好的一种,对于农家人来说,极为的耐穿。

    不由问道:“小姑娘,这粗布你卖多少钱?”

    “一尺二十文,可我不单买,这篮子里一共有二十多尺,我算二十尺给几位婶子。”游姊说着,刚在布庄早就打听过价钱,虽然低了不少,可能够卖出去换银子也比给游家人穿在身上的好。

    妇人一听先是喜,可喜过之后脸上又带着愁意,一下子二十尺她们根本要不了这么多,可这价钱却是合适,就布庄里面光是一尺都要二十五文呢。

    其中一人道:“小姑娘,这么多我们可要不了,不如你给我三尺可好?”

    游姊摇了摇头,做为难的说道:“这可不成,我也不是专门卖布料的,卖于了你,剩下零碎的布料都不知道该如何卖出去了,再来我的价格低,几位婶子可以合伙买下,待回到了村子里,多余的每尺加上几文卖出去就是。”

    说完后,瞧着她们犹豫的模样,游姊也不再多劝,浅笑了一声后,便道:“无事,既然婶子们不需要,我再问问其他人就是。”

    说着,牵着小彦,便准备马上离开。

    可这迈出去的脚还未走上几步,便被人拉了回去。

    半响过后,再次离开的时候,游姊手中的篮子已经消失不见,倒是衣兜里放着四百个铜钱,差不离快有半两银子了。

    四百文钱瞧着多,揣在身上更是沉甸甸的,可是用起来却是不经用的很。

    游姊带着小彦,先是大肆采买了一番。

    当两人双手拿满了东西后,身上就只剩下不到三十文了。

    其实买的东西并不多,主要还是铁锅来的贵,一个不大的铁锅硬是花了她两百多文,还是掌柜的看着他们年小,便宜了不少文,还搭着送了几个缺了口的小碗。

    游姊早就已经打听好,他们宜清镇临海,光是镇上便有两个大大的码头,码头直面向大海,时不时就有经过的商船,世人都说水养人,更何况是海呢,如此宜清镇因着这两个码头,是极为的繁华,甚至比的上一些较大的城镇。

    而她所想的,便是其中一个码头。

    码头上人山人海,甚至远远的还能见到海面上漂浮着一条条的大船。

    “哇。”游小彦这个时候真的是惊讶的走不动了,以往就是娘带着他来到镇上,却都没有来码头过,都是在市集逛逛,如此他何尝见到过这样的场景,于天一际的大海,还要那庞大的船只,连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

    他仰着头,不由开口道:“姐姐,这就是大海吗?可真大啊。”

    游姊摸了摸他的脑袋,并没有继续张望,而是拉着小彦来到了一个看着极为面善的卖鱼婆子边上。

    卖鱼婆子身前摆着的不是价格昂贵的海鱼海货,而是一些从湖泊里钓起的鱼类。

    而里面,正好有游姊想要的翘嘴鱼。

    她缓缓蹲下,瞧着这些用木盆装着的小鱼,问道:“老婆婆,这些鱼多少钱一斤?”

    胡婆子眯了眯眼,打量着眼前的两人,她笑了笑说道:“女娃娃喜欢,拿两条回去就是,这都不费钱。”

    “婆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要的不少,如果可以的哈,你便宜些卖给我就是。”游姊一边说着一边拨弄着水盆里的鱼,大多都是活蹦乱跳,极为的新鲜,自然是满意的不行。

    胡婆子有些讶异,瞧着这两个娃子,一个半大的女娃还带着一个孩童,面黄肌瘦不说,身上穿着的都是带着补丁的粗布,她本当是两个姐弟想要饱个口腹而已,便想着送几条就送几条,毕竟这样的事她没有少做过,却不想这女娃娃真的要买,买的还不少。

    她便道:“在外一斤五文,你要得多便给四文就是。”

    游姊算了算,一斤四文,大概有二十条左右,价钱还真的实惠。

    不过想想也是,这湖泊里的鱼,愿意花钱买的人不多,而且这么小的鱼又没个肉,还不如花个三四文钱吃个馄饨,这馄饨里面最起码还包着肉心呢。

    她伸出手,举起手掌,说道:“婆婆给我来五斤,我仍旧给你五文一斤,不过麻烦你帮我把鱼杀了,清洗干净可好?”

    胡婆子哪里有不愿意的,再三确认她要买后,收了钱,也不怕盆子里的鱼被人捞走,借了周边人的刀具就到一旁的海边杀鱼去了。

    游姊这个时候也没有闲着。

    便将先前买来的东西都准备好,生了火将煤炭烧着,又将从家里带着的木葫芦拿出来。

    这木葫芦里面装着的,便是这次煎鱼用的豆油。

    而且,还是她昨日夜里偷偷加工过,用了姜蒜还有其他的佐料一汇炸,现在就是还未加热,揭开葫芦盖就已经闻到了一股子的香味。

    “来来,女娃娃你瞧可还干净?”胡婆子手脚利落,没用多大的功夫就已经清理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