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二十章:一条两文,五文三条

    游姊接过来细细的一看,便满意的不行,连连道谢之后,便开始了自己的生意。

    ‘滋滋滋。’

    煎的声响,闻得油香。

    码头处做吃食的不少,热食、凉食应有尽有。

    可是这么浓郁的豆油香还是码头上的人第一次闻到。

    探头一瞧,倒是让人们拿不住了。

    做鱼类生意也有,可是还真没有用豆油去煎,豆油多贵啊,可不是奢侈么。

    而且这煎鱼的豆油,闻着有一种异样的香味,忍不住的就口水泛滥。

    没过多久,便有人上前问道“丫头,这是煎鱼?多少钱一条?”

    游姊并没有马上的回答,而是将煎好的一条翘嘴鱼用筷子扳成小碎块放进洗好的缺口小碗中,递上前说道:“各位叔叔婶婶,哥哥姐姐们,你们都来尝尝,香脆的生煎鱼味道可是好得不得了。”

    这送上门的免费吃食,还真的没人愿意拒绝,都是上前伸手拿了一小块。

    还别说,这一吃下去,不少人都是竖起了大拇指,不住的赞叹。

    不少人便是开口问了价钱。

    游姊笑言道:“一条两文钱,五文钱三条。”

    这话一出,不少人便是打了退堂鼓,哪怕就是再好吃,也不舍得啊。

    就是瘦肉也不过就是七文一斤,三四条小小的鱼就要赶上一斤肉,这农家人又怎么舍得。

    当然,也不是全部,码头上的人大部分都是干活的人,累了一整日,能尝个油荤也是愿意的。

    相比起来,这鱼是比肉贵,可是这鱼可是用油煎出来的,瞧着那锅里厚厚一层的豆油,差不多快要灭过鱼身了,炸得滋蹦作响不说,香味是越来越浓郁。

    于是,第一个掏钱的人便站了出来,那汉子说道:“给我来三条,选大些的。”

    “好勒。”游姊高兴的不行,虽然知道煎鱼好吃,不至于卖不出去,可没到开张的时候中会有些担忧,听到这声喊,她连忙就是挑了三条较大的鱼用油纸包了起来递过去。

    一手递鱼一手拿钱,这滋味可别说多美了。

    游姊将五枚铜板放到小彦的手中,轻声对他说道:“你得帮姐姐的忙,收钱的活计就交给你了。”

    五枚铜板轻的很,可是在游小彦手中却觉得沉甸甸的,连忙就是重重点了点头,便小心翼翼的塞在了衣兜中。

    那买鱼的人不觉得心疼反而很是欢喜,这煎好的鱼身上面闪着油光,包着的油纸上面更是浸湿了一些,顿时就是用手拿着鱼尾往嘴里一塞。

    众人听着,这汉子嚼的嘎嘣脆的作响,不由就是吞了吞口水。

    有些忍不住的,也是顺势从衣兜里、荷包里掏出了铜钱递过去。

    “给我来一条,也往大的挑。”

    “给我给我,我买五文钱的。”

    “来个十文钱的,我喜欢脆些的,挑些煎得脆的给我。”

    “……”

    一声盖过一声。

    游姊一时之间,弄得是手忙脚乱。

    毕竟,这煎鱼也得有个过程,铁锅又不大,最多一下也只能够放六七条,煎的倒是没有这些人要买的快。

    “不急不急,都有啊。”游姊连忙招呼着,手上虽忙但好在渐渐的适应下来,倒是没那般的慌乱了。

    这接二连三的将包好的煎鱼递出去,游姊回头望去,发现盆中的生鱼已经不多,连忙就是对着那头的胡婆子大喊道:“婆婆,再给我来十斤鱼,还是按着先前洗好了来。”

    胡婆子早就瞧见这女娃娃的生意红火,心中倒不是没有其他想法,听着这声喊,那些想法全都消散,连忙就是应了一声。

    这五文一斤的鱼,对她来说也能够挣钱,放在以往,这水盆中的翘嘴鱼说不准都不能够卖出去,现在能够卖的这么多,自然也是高兴的。

    于是,更是利落的杀鱼去了。

    也许是难得遇到的吃食,又或许是真的香得不行。

    小小的摊位上,围了不少来买煎鱼的人,游姊两姐弟一个煎鱼一个收钱,忙得是没有停歇过。

    而就在他们不远处的一个茶铺,坐着一个俊朗的少年,摆的正正经经,面前的桌面上摆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

    这时,从旁边伸出了一只手,将桌面上的茶杯端了过去。

    杭晨不用去望,便知道来的是何人。

    “你小子,终究是口硬心软。”杭老爷子笑容满面,一口饮尽茶水,突然觉得这碎叶泡的茶水味道也不是很差,现在喝着倒是甘甜的很。

    杭晨双手抱胸,冷冷的说道:“叔祖父不也是如此么。”

    这一路上,跟了数条街,瞧着这个比他还要小几岁的丫头,带着幼弟,做着的一件接着一件的事,极为的有条理不说,更是让他刮目相看。

    农家人过的什么日子,从来到水临村后便有了体会。

    游家人的事,他偶尔在身边人口中听闻几句,知晓这两个姐弟的处境。

    可谁都不会想到,这丫头居然一步一个算计,竟然真让她想到了挣钱的法子,甚至是借着他的名号,哪怕就是村子里的人知晓,也不会说任何。

    虽然进了镇,便分开而行,可是他就是再不喜又怎么会真的放任这两姐弟独行,真要出个什么事,他定内疚不已,这一路上便跟在两姐弟身后,没想到所见到的一切,让他心中讶异。

    “怎么说都是我带出来的丫头,又怎么能放心。”杭老爷子喝着茶水,又瞧着不远处生意火爆的小摊位,他不由就是道:“这游家人不知福,前个婆娘虽然风风火火可怎么也是将家里上上下下打理的极好,结果倒好,硬是将人逼得和离离开。”

    杭老爷子尽感唏嘘,又道:“我倒是知晓游家丫头这人,平日里也没接触过,这还是在前些日子有过数次的交集,还真别说,小小的丫头脑袋里面尽是些谋算,别看她现在小生意做的火热,所有计划中但凡一条出了差错,她也只能够待在村子里认命。可是你瞧瞧,她认命了吗?”

    杭晨不言不语,冷冷的听着,可是垂放在身边的双手却已经紧紧的攥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