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二十一章:摊位费

    杭老爷子瞧着这个侄孙,心中不免有些担忧。

    大哥将这个孙子送到他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来,其实说多了也是无法,想要他来此放放松,别那么紧绷着自己。

    可是这些日子来,杭老爷子对于这个侄孙子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办法。

    比起这般冷然的性子,他倒是希望大哥能够送来一个调皮捣蛋,尽情折腾的人。

    最起码这样他还有能力管管,也不会只能冷眼瞧着,什么都办不了。

    日子过去的越久,对着这个侄孙,他是真的越来越心疼,如果不是大哥家中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一个好好的郎儿又如何会变成如此。

    本以为,他仍旧没有法子,可是现在,杭老爷子望着前面那个带着笑靥的丫头,突然觉得倒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他道:“连个小丫头都知道的理,难道你不知道吗?就甘愿去认命?”

    杭晨双眸中带着冷然,可是不得不说,在听到叔祖父这句话的时候,双眸微微一颤,可随机立马就是恢复原样,他单手撑在桌面上,正想要起身离开的时候,手背上附上一只带满着皱纹的手。

    航老爷子示意的说道:“游丫头遇到麻烦了,你要不要上前去帮衬帮衬?”

    杭晨望过去,双眸一紧,放在桌面上的手缓缓收拢,却一直没有起身先前而去。

    此时,游姊这边遇到的倒也不算是麻烦。

    生意红火,自然会招惹人的嫉妒,码头上人多混杂,这么多的摊位铺头没有人掌管肯定是不可能,她也是早就想到,当两个身穿细布衣裳,衣襟上绣着几个繁体字的人过来时。

    游姊隐隐约约能从这几个繁体字中看到‘漕运’两个字,想来便是管着这个码头的人。

    于是,当两人走上前,她没做多想,便拿着一个缺口碗递了过去,便道:“两位大哥你们累了吧,吃些煎鱼解解馋。”

    看到递到身前的缺口碗,里面大大小小放着大概有十来条,牛宝全丝毫不客气的就是接了过来,捡起一条放在嘴中,嚼了几口后,猛然睁大了眼睛,对着身边的人就是说道:“老远就闻到了香,不想尝起来味道还真是不错,来哥们快尝尝鲜。”

    两人就着个破碗吃的香,可是牛宝全余光却是瞧着周围的环境,特别是那个忙得热火朝天的姑娘。

    他看管着整个码头,别得不说,都这里来来往往的人,特别是摆摊位的人不说都认识,却也能够混个眼熟,唯独面前这个带着幼弟,穿着补丁衣裳的人,却是眼生的很,甚至说完全不认得。

    可这个小姑娘,倒是有眼力,瞧着他们过来,还没有开口,便是将一碗煎好的鱼送上前,在他眼中这几条煎鱼不值钱,可是对于等着卖鱼却没有煎好,正忙个不停的小姑娘来说,却是银钱。

    而且这钱对于小姑娘来说,明显不少。

    吃完了鱼,手指上还是油乎乎的一层,如果是在家中,就直接放在嘴里一呼,还有油香味。

    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倒是不好意思,只能随意的找个地方一抹,他道:“你这油香啊,倒是比猪油还来的香。”

    游姊闻言便是一笑,她道:“大哥喜欢,我再给你拿上一些。”

    这话一说,牛宝全还真是笑了起来,他来到码头这么多年,就这句话他听到不下百次,可是每次说出这话的人,口中说的轻巧,脸上或多或少都是带着一些不舍。

    可这个小姑娘偏偏不是,面上的笑意很是真诚,让他看着就是一喜,难得的摇了摇手,说道:“别了,你还得做生意,可是小姑娘你可知道,在咱们码头摆摊可不是谁都可以,就是能也得交上不少的费用。”

    拿着筷子翻动着煎鱼的手一愣,游姊抿了抿嘴,甚是为难的说道:“不知道大哥,这价钱该怎么收?”

    “哟,牛管事,你可别为难人小姑娘,瞧着她不容易,能免就免了吧。”一人混迹与码头的人张嘴就道,这话说着周边的人瞬间便是连连附应着。

    瞧着十二三岁的半大姑娘,带着一个才几岁的幼弟出门摆摊,怎么瞧都是知道这两姐弟家中困难,不然也不会让个丫头出来卖煎鱼。

    同情怜惜的心理顿时爆发,对于周边的人来说也就是废废嘴皮子的事,自然乐意开这个口。

    游姊连忙摇手,脸上带着慌乱,她道:“不不不,该交该交,只是我手头有些紧,不知道够不够,如果不够,能不能宽恕些时日,待挣够了钱定马上给大哥补交上去。”

    这话说得,可怜万分,牛宝全眼神斜了斜不敢直望,咬了咬牙,到底还是说道:“罢了罢了,反正你也不占位置,少交些就是,一个月半两银子,月底交上来就是。”

    游姊一脸大喜,连连就是道谢,来之后她可都是打听过,码头处摆摊,要么是有关系能够不花一文钱寻得个小摊位,要么却是每个月二两银子的摆摊费。

    二两银子啊,就拿水临村来说,就是辛辛苦苦一整年,说不准都存不二两银子来。

    更别说现在是一个月二两了。

    游姊无法,只能扮个可怜兮兮的丫头,毕竟这摊位要收多少钱,也是人来收的,或多或少不过就是他的一句话而已,如此,自然是越少越好了。

    正准备弯身道谢的时候,就见到一只手伸了出来,将一粒银子放在了牛宝全手中,冷冽的说道:“这是两个月的摊位费。”

    脸上的笑意一僵,游姊略显僵硬的望着来人,她这才扮着可怜的模样,转眼就有个穿戴不菲的俊朗少年上前给银子,这不知道的还当她是为了少租在骗人呢!

    果然,银子到手,牛宝全脸上便是一变,只是因着这人瞧着就是气度非凡,到底不好得罪,点了点头示意一声便离开了。

    游姊微微一叹,这地主家的少爷情商也真够低的,伸手一把抓着来人的衣袖,将他拉到摊位里面来,并道:“你来收钱,让小彦歇会儿。”

    说完便是继续忙活去了,倒是杭晨看着一只一只拿着铜板递上前的手,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