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二十二章:眼神不好!

    还别说,煎鱼的摊位上,多了一个俊俏的小少爷,这买煎鱼的人也多了起来。

    起先有些人想吃又懒得等,便离开。

    可现在,哪怕就是等着,能够多看看几眼小少爷俊俏的模样,说不准递铜板过去的时候还能够摸到小少爷的手,那感觉别提有多好了。

    游姊再一次的看到一个姑娘脸红的收回了递钱的手,低头羞涩的模样,不由就是好笑一声,手上忙活的也更加卖力了。

    再说杭晨这边,起先还有些不乐意。

    可是不知不觉中,这手中拿着的小木盒子是越来越重,沉甸甸不说,感觉也越来越自在。

    “少了一文。”收了半天的铜板,这位小少爷总算是出了一声。

    不像是面上那般的冷冽,反而带着一种温润的感觉。

    少给钱的那个妇人微微一愣,脸颊上一热,连忙就是道:“唉唉,数差了数差了,我再给添一文。”

    游姊侧头瞧着,这婶子瞧着还真不是少给钱了羞愧的,而是那种娇羞的感觉,一看就是被迷住了。

    游姊顿时用手肘一捅身边的人,对着他挤眉弄眼的。

    杭晨是瞟了她一眼,再次出声:“丑!”

    脸上的动作一僵,游姊挑了挑眉,冷哼一声转身继续忙着自己的去了。

    倒是一直抓着大哥哥衣摆的游小彦,小声的说道:“姐姐不丑,大哥哥你眼神不好。”

    杭晨低头瞧着他,头大大一个,身子却小小,瞧着就是小豆丁一个,还是一个发育不良的小豆丁,拿着一旁闲置着筷子,夹起一条煎好的鱼递了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堵住他的嘴,说道:“吃吧。”

    游小彦早就馋了,只是瞧着这好吃的鱼能够换来这么多的铜板,自然是忍耐着不跟姐姐要,现在抵在嘴边,他差点就直接张开了口咬上去,好在还记得回头瞧着姐姐,看她允不允许。

    游姊浅笑的点了点头,对着他道:“吃吧,等这些卖完了,姐姐带你吃馄饨,肉包的。”

    游小彦双眸猛然一亮,重重点了点头,抓着杭晨衣摆的手更是重了几分。

    杭晨瞧着他高兴的模样,脑子里面回忆着肉包的馄饨还没这煎鱼好吃,也不知道这小豆丁为何这般的惦记。

    一锅的煎鱼卖得很快,游姊早就招呼着来买的人,卖完这锅便要等到了明日。

    生意火爆,铜板都是直接送上门,游姊自然不愿意错过,可是天色已经不早,自然得收了摊子回家,这挣来的铜板还得寻个好地方藏着呢。

    将最后一个客人送走,游姊将准备好的五条煎鱼以及抓了几把铜板放在衣兜,便走到了胡婆子身边,她道:“婆婆这几条煎鱼你尝尝鲜。”

    “这怎么使得。”胡婆子连连摇手,她在一旁可是看得清清明明,这一条鱼可得两文钱呢,她可是吃不起。

    “没事,你拿着吧。”游姊强硬着塞了过去,并掏出了铜板,她道:“先后让你杀了五十斤的鱼,五文钱一斤共计两百五十文,你数数看有没有错。”

    胡婆子连连应答,接过来一大捧的铜板是眉开眼笑。

    她的木盆里可没五十斤的小翘嘴鱼,还是在其他的地方用低价收购了一些,如此也能够挣个差价,一天两百五十文,这在以往可是从来没有的事。

    待胡婆子数好后,游姊又道:“婆婆明日里还麻烦你再帮我准备这么多,这是一百文的定金,剩下的明日我来了与你结账可好。”

    “好好,自然是好,明日我早些杀了清洗好,你直接过来拿就是。”生意还有得做,胡婆子自然是高兴的不行。

    弄好一切,游姊便带着两人来到一旁的铺子吃馄饨。

    三文一小碗,四文一大碗,游姊大手一挥,直接要了三碗大的。

    别看小彦小小一个,其实也是挺能吃。

    既然能吃,便吃够,他们两姐弟也难得吃个饱肚。

    吃完后,三人来到马车面前,比起之前的空空如也,此时每人手中或多或少都拿着点东西。

    也许是因为一脸的冷冽,能够镇住他人,游姊专门将差不多快要装满铜板的木盒子让杭晨抱着,沉甸甸的一盒子,就这么抱了一路。

    杭老爷子瞧着侄孙此时的模样,更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脸上顿时就是堆满了笑容,说道:“游丫头,瞧着这架势生意是不错啊。”

    游姊猛得点了点头,将刚才从街道上买来的点心递了过去,说道:“杭爷爷这个算是我孝敬您的,我问过了,这糕点甜份不多,老人家也能多吃些。”

    “唉,还有我的份啊?”杭老爷子心中不由一暖,好东西他吃的不少,可是这份关怀倒是难得,虽然不是很喜甜食,他也是极为给面子伸手就是接了过来,拆开油包捻起一块放在嘴里,说道:“嗯,不错,这枣糕味正。”

    游姊闻言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便将小彦给抱上了马车,待自己上去的时候,就有些借不到力,看着身边的少年,没做多想,便伸手撑在他的肩膀上,一用力咕噜一下艰难的爬了上去。

    杭晨顿时觉得,这丫头正是极为的爱动手动脚,这已经是几次不打招呼的向着自己身上来,好在他放松了警惕,没有反手动手过去。

    不然……

    不过,瞧着这人姿势略显难看的爬上去,憋闷的心情倒是好了许多。

    单手一撑,瞬间翻身跃入车内,抬眸便见到惊呼的瞪大眼珠子的一大一小。

    “大哥哥真厉害。”小彦一脸钦仰的拍了拍手,充满着崇拜。

    游姊却是想到了她刚才那般难看爬车姿势,脸颊上难得有些臊意。

    轻咳一声,将小彦拘在身边,不自在的说道:“赶紧着坐好,马车就要走了。”

    马车缓慢的迈出了镇门,与清早进镇时候的心情完全不同。

    那个时候带着期许带着胆怯、甚至是喘喘不安。

    而现在,光是看着这一盒子的铜板,不安的心情完全消散,剩下的只有更多的美好。

    她想,哪怕家中人再不善,可是能有小彦、有和善的邻里、还有杭爷爷与杭晨的帮忙,已经算是大善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