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二十三章:灵珠

    回去的途中,游姊也没闲着。

    与小彦两人将木盒中的铜板清出来,一文一文的数着。

    瞧着堆满的车厢,杭老爷子也有些惊讶,虽然不差钱,可是却没有想过,这游丫头煎鱼的生意,一日居然能够挣得这么多。

    游姊亦然,脸上的笑意更是止都止不住,她将四百文分到自己这边,又将剩下的分为两份,说道:“四百文是我拿出来的本钱,剩余的我与杭少爷平分。至于码头交得费用,待我再攒些钱后给杭少爷。”

    交给码头的一两银子,现在她还真的能够拿的出来,而且因为是自己的生意,她没打算这一两银子由杭少爷来出,或者是平分。

    本就是占着杭家的身份做的这份生意,都占了这份便宜,铺子钱她打算自己来担下。

    最主要其实,还是因为煎鱼的生意挣得多,时间一长她根本就不愁钱花了。

    哪怕就是分为两份,这一日的功夫她居然能分到快八百多文,加上自己的本钱,一两银子有余。只是手中捏着些银钱心中有底一些,便想着过上几日,再将一两银子还给杭少爷。

    可是游姊哪里知道,她的这一个行为,让杭家两人都是有些震惊不已。

    杭老爷子嘴角翕合,说道:“游丫头,你当真要分一半给杭晨?你可知道光是一个救命之恩,这银钱你分与不分我们都会念着你这份情。”

    “在商言商。”游姊坚定的吐出四字,可随即又是满脸的笑容,她调皮的说道:“再说了,杭爷爷还不相信我的本事,不过就是区区几两银子而已,待过几年,我准带着您家侄孙一起发大财呢。”

    “好好。”杭老爷子闻言便是大笑,那笑意极为的畅快,他意味深长的说道:“好,我就等着你这个丫头带着杭晨一起发大财。”

    而杭晨见着推在自己这边的铜板,嘴角不知不觉中已经微微上扬,要说平时,将这些铜板换成银子、黄金、珠宝说不准他都不会望上一眼。

    可是现在,总觉得这些铜板极为的顺眼。

    只是对着游姊的口出狂言,微微的轻笑一声,不作回应。

    马车进了村子,游姊寻了个偏僻的地方,便下了马车,除了铜板外所有的东西都放在马车上,并约定好明日出发的时间。

    望着缓缓行驶开的马车,她心中其实也有好奇。

    杭家不缺钱是真的,正是如此,她有些不明白杭老爷子为什么还有这般的迁就自己,在码头上卖煎鱼的事,说白了如果没有杭老爷子帮忙,她哪怕有计划都无法实行。

    她就是再不喜游家的人,可身为游家的女儿,挣到的钱财都归父母,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管拿到哪里说,都是理所当然。

    所以,如果不是以杭少爷做生意雇佣她的名头,恐怕就是赚得了钱,这前也的老老实实的交上去,真要如此,打死她都不会费这个功夫。

    自己累死累活,倒好了对她不好的人,想想就是作呕。

    而杭家人她更是不明白,虽说占了个救命恩人的便宜,让他们帮忙,可她从未想过,要让杭家人每日都跟着自己出镇,而且回来都是马车接送。

    这待遇可真太好了。

    “罢了,不管如何,杭爷爷总不会害我们不是。”游姊摸了摸小彦的脑袋,轻声说道。

    将这些疑惑抛之脑后,游姊来到一处角落,四处荒野,村子里的乡亲平日都不会往这边而来,她之前捉到的鱼,以及布匹都是悄悄在在这里。

    让小彦在稍远的地方等待,游姊伸手摸向颈项间的圆珠子。

    如果不是这颗圆珠子,她今日挣到的铜板也会挖个坑埋在这里,只因放在家中实在是太不保险了,不过就是挖坑埋在这里,难免也有些不放心。

    可是现在不同。

    也许是上次掉落海中发生的事。

    当时情况紧急,她漂浮在海中的时候只感觉到颈项间有一股吸力,直到夜里回到家,独自待在房间的时候,她才发现,这所谓的圆珠子真正的是一个灵珠。

    以海为媒体的灵珠。

    海水的媒介将灵珠打开,虽然不知晓里面到底有何,可是游姊却发现,她能够将一些死物存储进去,更能够轻松的再拿出来。

    如此,倒是方便了她。

    将铜板存进灵珠,游姊又拉了拉圈着灵珠的绳子,就怕不结实断掉了。

    游姊放好了铜板,便走了出去。

    游小彦小小的个头,紧紧的望着四周,确认没有人后,才拉着姐姐的手,问道:“姐姐,埋好了吗?”

    游姊摸了摸他的小脸包,是喜欢的不行,心中更是下了决定,一定要将弟弟养的白白胖胖才好,她道:“埋好了,你把鞋脱了。”

    游小彦不明就以,到底还是听话的将鞋给拖了下来。

    游姊将小彦鞋里的鞋垫拿出来,再每只鞋里各方了二十多个铜板,又让他穿好,说道:“穿好了,回去后寻个无人的时候再给姐姐,明日带你出去,有什么想吃的尽管说。”

    这样的举动也是无法,虽说是每日里杭家少爷会给她四个铜板,可是这样的说话她爹也许会信,小娘却是绝对不会相信,定是会想些法子搜一遍。

    没搜到到是好说,可是一旦搜到,她准得挨一顿打不说,弄得爹不信任后,之日怕是更加难过。

    两人姐弟手牵着手,朝着家的院子里走去。

    还未进门的时候,便看到龚氏脸上同样的带着喜意,笑的眼眉的皱眉深了许多,只见她拿着一妇人的说,笑言道:“这事就交给我,待我与刘员外的人说上一上,这事准成。”

    何氏是连连的道谢,也是高兴的不行,她道:“那就多亏妹子了,真要成了事定会好好的谢谢妹子。”

    龚氏又说了几句,便将人送走。

    转身见到两姐弟的时候,收敛了笑意,就用鼻子出气,道:“瞧着就是个苦命的,好日子再前头都把不住,现在到好,转身让给了别人,就等着看杨义那小子富贵吧。”

    说着,便甩袖进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