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二十四章:搜身?来啊!

    可是龚氏没走两步,又转身将手掌伸了出手,板着脸说道:“四文钱呢,赶紧着拿来,可别贪了去。”

    “待爹回来了,我会交给他。”游姊自然是拒绝,又怎么会将钱直接给小娘,给了也得不到个好脸色,还不如在爹面前露个面来的好。

    只是看到刚才那人,又想着小娘说的那番话,不由问道:“小娘,这何婶子来是有什么事不成?”

    “你管那么多作甚。”龚氏白了她一眼,一想到本该到手的二十两银子打了水漂,现在心还疼着呢,现在倒好,这么个大好的事情,被白白送到了自家门口,现在还得转送出去,瞧着别家的人发财过上好日子。

    如果不是何氏懂得礼数,塞了半两银子给她,又承若当事成后再给她二两银子,不然她准不会操心这个事。

    她又道:“等着吧,过上几日,杨义那小子就得去镇上过好日子咯,倒是游小彦就是一辈子刨地的命。”

    游姊听后,倒是没有说什么。

    敢情刚才何婶子就是为了童养婿的事而来。

    不由就是唏嘘一声,杨义可是何婶子的亲生儿子,居然也舍得为了银钱就这么白白的送出去。

    说得好听是去过好日子,可是这样的好事又怎么可能从天上掉下来,光想想别家的童养媳是怎么过日子的,就能够想到,这相同的童养婿会过个什么日子。

    摇了摇头感叹一番,游姊倒是没有插手,瞧着刚才何婶子那番高兴的模样,她真的要插手打乱了这个事,恐怕还会招来他们的恨意。

    “姐姐,小娘是在说我么?”游小彦隐隐约约也是猜到了一些,娘回来那次说的,再加上这几日他在村子里听到的一些,心中不免很是不安,此时的一双大眸子中已经叙满了泪水,就怕真的如小伙伴所说的那般,家里是要将他卖出去。

    游姊半蹲下来,安抚着他说道:“小彦要记得,姐姐一直在,会一直陪着你。”

    游小彦一听,连忙就是扑到了姐姐的怀里,扭着身子撒娇了一番。

    两姐弟在门口闹腾了一会儿,便相继进了屋,却发现都已经快要到了晚饭的时候,家里的猪居然饿的直叫唤,可是家里那两母女却仿若没有听见一般,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明显的态度,就是让她去做。

    可游姊也不是这般好欺负的,平日里无事她打扫着家里、喂着猪养着鸡,这些都无所谓,可是她现在每日里去外面挣钱,回来还得收拾家里,这事她绝对不会妥协。

    龚氏两母女乐意偷懒,她也不愿意一退再退活得那么累。

    一日回来给家中四文钱,瞧着不多,可是日积月累,一个月就有一百多文,一年就有一两多银子,相当于白白送到他们手里了,就是在他们村也没有个姑娘能挣到这么多。

    她可是算得上头一份了。

    游姊也是不闻不问,直接带着小彦就往屋子里走。

    却不想,快要进屋的时候被卫兰给拦了下来。

    “卫兰姐姐这是干嘛?我现在有些乏累,还想进屋歇歇呢。”游姊好声好气,却是冷眼瞧着她。

    卫兰这个时候还真有些慌,可是一想到娘说过,如果真的能够从游姊身上搜出多的铜板来,就分她一些买吃食,顿时壮着胆子就冲上前,想着将人扑倒后,尽快的搜上一搜。

    游姊一直在防备着,当面前的人冲上来,她首先便是将小彦往旁边一推,便双手抓着卫兰大力的向后撞去。

    卫兰年纪虽然大了些。

    可是好吃懒做,瞧着身形大了些,内力却是虚的。

    这一扑过去,反而被游姊大力撞了回来,脚下不稳,一下子就被压得到底不起了。

    游姊咧出虎牙,狠笑成一脸,她道:“倒是你先惹上我的,可不能白白浪费了你的好意啊。”

    说着,手上下力,朝着卫兰身上就下狠手揪着。

    “哎哟,疼疼疼,娘快些来救救我,疼死我了。”卫兰放声嚎叫,疼得满地打滚偏偏就是躲不过下狠手的手指,疼到眼泪鼻涕一齐,不停的落了泪。

    “你个贱丫头,好大的胆子。”龚氏虎目一瞪,瞧着闺女哭成那般顿时就想要上前抓打,却被游姊侧头过来一望,脚下仿佛生了根没法动弹。

    游姊却是呲牙咧嘴,对着她说道:“小娘可得紧实些,我下手没个情重,伤了你还好,伤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可就不好了。”

    这话一说,龚氏更是不敢动弹了。

    不管她这肚子里的孩子是儿是女,可终归是游家的孩子,待孩子生了下来,她也才能够在游家站稳脚,不然当家的时时拿着卫兰说事,其实还不是因为卫兰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如此,她这胎孩子,无论如何都不能够出得了差错。

    而且,瞧着游姊这般狠厉的性子,她还真相信游姊敢动手。

    ……

    就这般,待游利仁背着锄头回到家,刚进院子,便是看到家中的几人都是安安静静,倒是身上略显的狼狈不堪,可是他完全就不想过问这些,而是直接问道:“今日出镇,可没出什么差错吧?跟着杭老爷子可得紧实着些,千万别闹出什么事来,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游姊拦住想要为她出头的小彦,从衣兜里面掏出八文钱递了过去,说道:“爹你的话我记着呢,今日生意好着,卖的吃食都卖完了。”

    瞧着女儿递上来的铜板,游利仁黑黝黝的脸上到底露出了一丝的笑容,接过来之后又有了一丝的疑惑,问道:“这么是八文钱?难不成你从中贪了些。”

    “我怎么敢!”游姊连忙摆手,解释的道:“小彦今日跟着我忙了一天,今日生意这么红火,杭爷爷还说是小彦的功劳呢。正好我一个人也忙不过来,便想着让小彦跟着我一同上镇上帮忙收钱。”

    “屁话,就个小娃子又怎么会收钱,迟早会出差错,还不如让卫兰跟着一道过去。”龚氏本想着好好在当家的面前说说游姊的坏话,可是还来不及说,就听到了这事,自然是赶紧着开口提议,让卫兰跟着一道去镇上卖吃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