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二十五章:心凉

    游姊说出这话的时候就知道龚氏不会答应,定会将卫兰给塞进来。

    瞧着爹神情不定的模样,她将早就打算好的话,说了出来:“杭爷爷跟我说的时候,我也是拒绝的,可是他也不知道从谁那里听到,小彦命好,说不准这生意红火,便是他带起来,这才想着让小彦跟着我一道去。”

    龚氏顿时就有些急了,她上前就拉着当家的衣摆,说道:“你可别听这丫头胡说,准是她胡言乱语,这刚回来就将兰儿打了一顿,就是现在兰儿身上尽是青肿。”

    游利仁听着眼神立马就是不对了,这话里的意思一个是说他的女儿撒谎,反过来说,如果游姊撒谎,那可不代表着龚氏认为小彦的命就不好么。

    至于卫兰,年纪比游姊大上几岁,如果要说挨打,那也是游姊吃亏不是。

    便粗声粗气的说道:“你胡咧咧什么,杭老爷子是什么人,就住在咱们村子里,游姊真要撒谎也不会拿这个来撒谎,不然咱们一去问不就真相大白!”

    说完又是满肚子的怨气,说话的语气是越来越不耐,接着说道:“我说你个妇道人家,能不能不要整日里冤枉我闺女,她再怎么都是游家人,还能让外人欺负?你只要好好的家里打理的好好,我就谢天谢地了。”

    龚氏被说的面红耳赤,卫兰更是一脸的不贫,立马就是站起来,重重踢了下小椅子,赌气的转身回到了屋子里。

    游利仁气得倒仰,伸手指着这人,恨不得动手教训几下来的好,可到底不是自家的闺女,真动了手准得惹来外人的闲话,便将气撒到了龚氏身上,怒道:“你瞧瞧你闺女摆个什么脸?我对她难道不好吗?你们母女两进了门这才多久,每个季节有新衣穿不说,就是私底下开小灶我可说过你们一次没有?就是游姊两姐弟,翻篇了柜子都找不出一件没有补丁的衣裳,饭也从未吃饱过。我难道对你们母女还不好?你们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龚氏听的心颤颤。

    可是话落在游姊耳中,却是心凉的不行。

    爹心中知道的一清二楚,可是偏偏仍由小娘母女在这个家中过着好日子,践踏的他们两姐弟,却仍旧不闻不问,反而跟没看见似的。

    现在看来,不是没有看见,只是不在意罢了。

    腿边一重,游姊垂眸便看到小彦向着她巴了过来,嘴唇抿得紧紧,显得很是难过。

    倒是为难小家伙了。

    她心凉,却没有其他任何的情绪,是因为至始至终她就没有将游家这些人当做亲人。

    可是小彦不同,游利仁是他的亲爹,而现在听到亲爹亲口说出这样的话,又怎么不会难过。

    而此时,话说出了口,游利仁也反应了过来,瞧着两姐弟垂下的脸,到底有些不自在,便一挥手,就道:“既然杭老爷子都开了口,便你们两人去吧,但是记住可别犯了错,谨慎一些。”

    游姊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一旁急切的小娘,她又道:“爹,如果我和小彦真的去了镇上,家中的活计又该如何分配?我每日大清早出门,这个时候才能够回来,家中的活恐怕是干不了了。”

    本还想用拐弯抹角的将活给推出去,可这个时候她是真的没心情装了,同样她也是打定了主意,既然每日里给爹八文钱,这家中的活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去干。

    要干便一起,凭什么小娘两母女能穿新衣、能吃小灶,他们两姐弟就得累死累活,还得被人家时时算计来算计去。

    游利仁皱了皱眉头,正想着让游姊再辛苦一些时,看着她脸上没有了以往的怯意,反而多了一分生硬,开口说出的话,到底变了个味道:“罢了,这家里还有你小娘呢,你们只管上镇上就是。”

    “那怎么行!家中这么忙,我挺着个大肚子如何干得了。”龚氏哪能愿意,不舍得闺女来做,那就得她自己来做,闺女想要躲懒难道她不想吗?以往还能推到游姊身上,可游姊和游小彦真的去了镇上,她还能往谁身上推,难不成还能往当家的身上推?

    “不行也得行,不然就别要银钱了,明日就给杭老爷子退了信,让他们另寻人去。”游利仁大吼,劳累了一整日回到家里还不能有个安宁的日子,身子累心也累,满身的疲惫更是想要爆发出来。

    龚氏咧咧半响,到底什么都说不出来。

    一日八文钱,就是出去做短工都不一定能有这么钱,积少成多,半年就能够有一两银子,这样的好事,送上门来的银钱又如何愿意在推出去。

    争争吵吵,最后仍旧如了游姊的愿。

    只是这个过程,对于小彦来说,打击很大。

    房间内,游小彦恹恹的将下巴靠在姐姐的膝盖上,他弱弱的说道:“姐姐,爹是不是不喜欢我们呢。”

    游姊摸了摸他的脑袋,并不想用谎话来安慰他。

    如果爹心中真的有他的两个子女,就不会为了区区的银两想要将小彦送出去当做童养婿,哪怕最后没有成功,那也不是爹不忍心的原因。

    “外面的人都说,小娘生了弟弟后,爹就不会要我们了,就像芷儿妹妹一样,后娘生了弟弟,芷儿妹妹的爹就将她卖了出去。”游小彦说着说着,语气中就带着些许的哽咽,可随即他又用袖摆狠狠的擦了一把脸,说道:“爹不要我,我也不要他了,咱们挣了银钱就偷偷的花,也不给爹和小娘。”

    如同埋怨的话语,在游姊耳中听着是多么的心酸。

    她突然想起了那个为了一些听闻,大老远跑来就是为了给他们两姐弟出气、明明条件不好,又是给他们带来大鸡腿的娘。

    明明就是亲生的父母,可是两者相比,差之相远。

    游姊说道:“待过几日有空,咱们去娘那边瞧瞧可好?”

    “当真?”游小彦猛然睁大双眼,明亮的眼眸中带着期许,他从衣兜里面掏出还剩下半个的白面馒头,说道:“那我不留给爹吃,我攒下来留给娘。”

    游姊瞧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白面馒头,不由就是笑出了声。

    这馒头她很是眼熟,可不就是中午两姐弟的午餐么,没想到却被小彦留了半个下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