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二十七章:来咯,大少爷

    邓林听着就是脸上一沉,喘着粗气的说道:“我在这里做生意,要你来多什么事,赶紧着进屋去。”

    而那妇人却是脸上一红,不愿意离开,仍旧待在原地。

    在别人眼中,还当时这个壮汉发脾气,可是游姊却能够发现,也许是因为妇人孱弱,壮汉不愿意她做事,才会恶声恶气的想要劝退吧。

    只是这个方式用得可真就不妥当。

    在妇人脸上发红的时候,邓林就已经有些不知所措,略显慌张,语无伦次的说道:“咱们哪来的功夫杀鱼,你还得去照顾老娘呢。”

    “娘正睡着,我来帮把手又有什么不行,杀鱼的活累不到人,不用费多大的功夫就成。”李氏还想争取着,家中缺银,能多赚一文算一文,而且正如她所言,真的不费什么事。

    游姊瞧着他们这一来一往,自己仿若一个多余的人,顿时觉得就是被强硬的塞了一把狗粮。

    她连忙就道:“大叔、婶子不如这样吧,我就在前面做些煎鱼的小生意,还缺不少鱼,如果你们能帮我再收些来并杀掉,我给你们五文一斤可好?”

    “嗬,敢情在前面买煎鱼的人是你啊。”邓林张口就来,前面离这里还有些距离,可是那香味他可是闻到过,可惜的是就是手中有这翘嘴鱼,他也不会去用油煎,油多贵啊,谁舍得这样糟蹋。“不行,就四文吧,等我杀好了给你送过去。”

    游姊却是摇了摇手,仍旧坚持着五文一斤。

    倒不是她不在意这一文钱,可是人家的好心,她不能白白占得。

    一路而来,她也是知道,平日里翘嘴鱼也就三文四文一斤,可是今日收鱼的人多,价钱上浮了一些,真要四文加上宰杀的话,这壮汉虽然不会亏本,费时费力也不过就赚些辛苦钱。

    既然要人家帮忙收鱼,省得她的时间,自然也要对方赚上一些小钱不是。

    与壮汉协商好,游姊便转身回去。

    而在经过一处卖吃食的地方,却发生了争吵。

    “这个混蛋,这什么破鱼,赶紧着赔钱,不然我砸了你的铺子。”

    “赔钱,都糊了还敢拿出来卖,你想钱想疯了不成。”

    “退钱退钱,就是便宜老子也不要,你当我们傻不成。”

    “就是,这煎鱼就是一文钱一条,老娘都不要,赶紧着退钱!”

    一声一声的争吵,话语中又带着些些辱骂。

    游姊挤进人群中,对着所见到的场景并不觉得惊讶。

    煎鱼的铺子那么火爆,能挣多少钱其实只要有心人稍微观察一番就能够知晓,从她来做这个生意的时候,她就没有想过会是唯一的一家。

    煎鱼的方法简单,随便寻一处会厨艺的人家就能够做出来。

    至于好不好吃,就得因人而异了。

    而现在面前这个小摊位,那边码头上出现的第一家竞争对手。

    可惜,游姊胆敢肯定,这家对比她来说,绝对是完败。

    煎鱼要的是什么?

    首要的便是豆油,用油还不能够少,不然就不香脆。

    可是一油提的豆油就得半两银子,谁舍得放这么多油去煎鱼,哪怕就是知道煎鱼挣钱,没挣到之前都不敢这般的舍得,就是挣到了,舍得的人也少。

    其次,这家摊位是用得生豆油加得滚热,再下鱼去煎鱼。

    哪怕就是油够多,煎出来的鱼除了脆和咸味,其他的味道都没。

    又如何能够比得上她加了佐料的豆油,光是闻闻豆油的香味,就能够让人垂涎三尺。

    游姊可以拍着胸脯保证,就这些都是用了心才弄出来了。

    既然出来做吃食生意,想要红火,自然得有个配食方子,不然谁乐意花个两文钱去买一个根本不值钱的鱼来哄嘴。

    “别打了别挤了,退钱我们退钱。”一老婆子上前,瞧着被打的儿子儿媳,心疼的不行,连忙就是跑上前,一边拉扯一边承诺的将人给扯了出来。

    可是,还未等她再说什么的时候,被拉扯出来的儿子儿媳两人狠狠的瞪了老婆子一眼,便灰溜溜的离开了,完全就是将这件事推给了老婆子来处理。

    而这个被推出来的老婆子不是其他人,正是胡婆子,她微微颤颤的从袖兜里面掏出一块手帕,再一文一文的给人退了回去,这些都是她存下的老本,可是又有什么法子,刚才混乱之际,儿子已经将这些人付的银子都偷偷拿走,如果她不垫上,别说儿子儿媳,就是她都跑不了。

    再次递了一文出去,胡婆子是心疼的不行,泪眼阑珊,透着模糊她见到了对面的那个丫头。

    带着皱纹的脸上此时显得有些扭曲,满腔的心疼顿时变成了内疚。

    明明承诺了天天送鱼,明明是人家丫头的生意。

    可因为儿子几句好话,硬是毁了约不说,还截了人家要收的鱼,就是想着她那里没得鱼卖了,便会有更多的人照顾自家的生意。

    一夜的浮现连篇,以为能够发得大财过上好日子,哪里想到等待着她的居然是当头棒喝。

    她微微颤颤的张了张嘴,正要说话的时候,却是看到丫头转身离开的身影。

    而此事,对于游姊来说,并未放在心中。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码头上最起码有十余家卖翘嘴鱼,可她偏偏选择了胡婆子,是因为出之于心中的善。

    可她的善被人践踏的一文不值,游姊不会放在心中。

    因为,这人从此之后与她没有一丝的关系,没必要放在心中,图添烦恼。

    来到自己的摊位前,正好瞧着杭少爷拿着筷子翻动着铁锅中的煎鱼,瞧着他那认认真真的模样,如果不看他手中的动作,还当是一个书生,正在写字作画。

    游姊突然想到了前世的一句话。

    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哪怕眼前的这人,暂时只能够称为少年,而不是男人。

    可仍旧是魅力十足。

    而这时,杭晨却是不耐烦的挑挑眉头,道:“还不赶紧着过来,傻愣着做甚?”

    游姊闻言,嘴角立马就是浮现了笑意,欢快的走上前,并道。

    “来咯,大少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