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二十八章:发作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别处受到了欺骗,今日里来卖鱼的人反而多了一些,好在邓林送来的鱼及时,倒是让他们三人忙得没有停手。

    直到回去的时候,游姊坐在马车上,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肩膀,可是脸上却是一直带着笑容。

    还是咧嘴露牙的笑容。

    “姐姐,分好了。”游小彦弯着的身子总算直了起来,指着两堆堆得高高的铜板小山,高兴的不行。

    说完话,就推着一座‘小山’到杭晨的面前,露着牙笑了笑,说道:“大哥哥这是你的。”

    然后又将另外一座抱在怀里,傻笑的不停。

    游姊立马便是夸奖了几句,小彦虽然不会数数,可是你一文我一文这样的分工还是会的,每日在回来的马车上,就是再累对这个分配给他的活计却是十分的热衷。

    瞧着一路欢快到村的两姐弟,待人下了马车告别,他的视线便落在了铜板上,尽是一文一文,堆得高高,有新有旧、甚至有一些还带着污垢、油腻。

    可偏偏,在以往完全不敢兴趣的东西,在回到了院落,杭晨是直接学着游姊一样,伸手一拢,尽数的用衣兜包裹着下了马车。

    “少爷,大老爷来信了。”

    刚进了门,便听到一人跑到他跟前说了这么一句,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立马就是消散,直径朝着屋子走去,对于这来信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杭老爷子在后面瞧着,微微一叹的摇了摇头,大哥糊涂,这么好的孙子往外推,不知不觉中做了那么多伤人感情的事,就是以后醒悟过来,也别想修复两人的亲情了。

    他突然之间回忆起,从小到大,他最为崇仰的那人,便是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哥哥,认为这个世上唯独大哥最为的厉害。

    也正如他所想那般,就是世人听闻大哥的名号,都是竖着拇指不住的夸赞,可是偏偏,在感情上大哥是一塌糊涂,甚至于在家人中,也是糊里糊涂,说个不好听的,完全就是个傻子,还是一个不听劝的傻子。

    缓缓的跟着侄孙的背影,来到了他的屋子内,瞧着他将怀中揣着的铜板全部放在一个大大的陶罐中,莫名觉得这样的行为有些稚趣,不由笑道:“看来今日生意又是不错,游丫头就是有办法,这样是男儿之身,以后定是一方富甲。”

    虽然知道叔祖父是夸奖的意思,可是这话听在杭晨的耳里,却是有些不高兴,他道:“哪怕就是女儿之身,她也不会碌碌无闻得待在这个小村庄。”

    就算世人不认同,他也会扫清一切的障碍。

    后面的话,却是出现在了心中,没有说出来。

    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不得不说,他迷上了那个笑靥。

    以至于每每在最为痛苦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些笑容,总能够让人感到开怀。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他至今没有想明白,只是觉得待在游姊两姐弟面前,真的很舒心罢了。

    杭老爷子捋了捋胡须,欣慰的点了点头,他道:“你说的对,游丫头的行为世上又有几个女子胆敢如此,只不过她的命不好,摊上了那样的亲戚,你如果遇上了,能帮一把算一把。”

    对于侄孙与游姊接触,他是不反对甚至是赞同。

    倒是不认为侄孙对游丫头的不同态度有什么想法,就拿他来说,游丫头是一个很特别的人,有一个这样的人待在身边,欢乐的时候总是多了许多。

    而且,连个丫头都不愿意认命,这么努力的活着,身为男儿身的他们又怎么能认命呢。

    正是这样的想法,杭老爷子认定,游丫头定是一个能够让侄孙开心、以及活的更好的人选。

    他正要再开口说话时,却发现杭晨脸上瞬间变得苍白,额头上更是冒出了冷汗,他连忙问道:“可是又发作了?”

    杭晨微微点了点头,闭上双眸,忍着身上带来的剧痛,冷汗涔涔。

    可是哪怕再剧痛,他始终闭着双唇,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

    杭老爷子顿时心疼的不已,将人扶到床榻边,又道:“这不是已经许久没有发作了么,怎么又来了。”

    焦急万分,却没有一点的办法。

    别说这个小庄村,就是京城那处都没有能够医治的方法,只能眼睁睁的望着杭晨受罪,这样的感觉真的很是不好。

    老天啊,你真是不长眼啊。

    ……

    而这边,两姐弟藏完钱后,拉着小手回到家里。

    今日倒是不比以往,老远就能够闻到从院子中传来的肉香味,就是经过陆家的时候,陆小弟唆了唆鼻涕,满脸馋意的说道:“游姐姐,你们家今日有肉吃,中午的时候就见到你小娘拧着这么大的肉回家呢。”

    说着的时候,还不忘用手比划着,夸张的神情表示着那肉是真的很大。

    游姊顿时就是笑了出来,她打量着陆小弟两眼,这小娃年纪小小却极为喜欢八卦,特别是喜欢盯着周围的几户人家,一旦有个什么事,问他说不准还真的能够问出些什么事来。

    就是童养婿的事,如果不是有陆小弟事先通了信,恐怕事成了她都不知道。

    到时候事成了定局,想要再将小彦留下来的机会,可就少了许多。

    如此,还真的要好好感谢感谢这个小家伙。

    游小彦听着,并没有感觉到嘴馋,毕竟这些日子在镇上可是吃了不少的好东西,顿顿都不少肉,以往没有比较,现在才知道小娘做的菜是一点都不好吃,哪怕就是肉也勾不起他的食欲来。

    只是见到自己的好玩伴这般的嘴馋,他拉了拉姐姐的手,眼巴巴的抬头望着她。

    游姊立马便是知道小彦的心思,摸了摸他的脑袋,点了点头。

    游小彦立马高兴起来,左顾右盼之后,将玩伴拉到一侧,神秘兮兮的从兜里掏出一块绿豆糕递了过去,说道:“给你吃,可甜了。”

    一个小娃能有什么定力,特别是看到这么不常见的东西,伸出了手,可到底没有抓上去,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