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二十九章:到嘴的肉飞了

    陆家比游家的日子难过一些,可架不住两口子都是能干的人,也是分家出来,没有拖家带口,养着两儿一女,倒是轻松许多。

    虽然了解的不多,可是游姊却是知道,陆家现在住的泥瓦屋,都是两口子自己一砖一瓦建好的,完全没有老家人出钱出力,这里面到底有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她是不知道。

    可是陆叔陆婶人却是她在村子里见到过最好的人。

    陆家家中田地不多,想要养活他们一家五口,还多亏了陆叔上山打猎,手法不错,时不时就是见到他背着猎物下山。

    当然,这所谓的猎物只不过是野鸡兔子之内的小动物。

    游姊瞧着他的犹豫不决,便道:“吃吧,以前你有好零嘴都记着给小彦吃,他给你的也能拿。”

    陆小弟眼珠子一转,傻笑一声接了过来,说道:“那我以后有好吃的还想着他。”

    游姊觉得有趣,小彦这几日跟着她一直往镇上跑,其实也是累着他了,可是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她也希望小彦能够与陆小弟一般,在村子里面肆意的玩耍、跟着小伙伴一起玩闹。

    可是暂时还不行。

    倒不是为了生意,而是因为她知道,如果真将小彦留在村子里,龚氏一个坏心,她就是连赶回来的功夫都没有,与其担心受怕,还不如放在眼前时时看着。

    而且还能够在镇上给他好好补补。

    和陆小弟告别之后。

    两姐弟回到了自家的院落。

    进门的时候,倒是发现老屋的人也在里面带着,正巧着看着康氏夹了一块肉片往游小思嘴里放。

    结果,康氏没有任何给儿子吃独食的不好意思,还白了他们一眼,微微侧了侧身子遮挡了起来,还说道:“小思多吃些,你小彦弟弟整日里吃好的,也不想想你这个哥哥。”

    “三婶,你这话可就说过了,咱们家上次吃肉还是去的老屋呢,小娘一直念叨着,那么大快的五花肉却不经吃,每人不过一两片就没了。”游姊说着,并用手轻轻拍着小彦的背部,让他待在房间里去。

    倒不是担忧老屋的人会对小彦如何。

    只是,这些人心都偏向着游小思,让同为游家男娃的小彦瞧着,心中肯定是不开心的。

    “哟,你嫌少,就找杭家的人去要啊,倒是在这里埋怨上我们了,难不成你在说我们偷吃了不成?”康氏顿时就是叉腰开口,嘴里阴阳怪气的说个不停。

    游姊倒是没有回应,而是直接进了屋。

    康氏瞧着她离开的背影,顿时就是嘲讽的哼哼一笑。

    倒是毛氏有些看不下去了,说道:“三弟妹还是少说一句。”

    “怎么,二嫂肚子里揣着个秀才,就不准我多说几句话?这都还没生了,真要生了是不是我在游家连开口的机会都没了?”康氏恶言恶语,早就不满毛氏,特别是当神婆子那些话说出来后,家里的人对毛氏的态度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是小气到家的娘每次给小思塞鸡蛋的时候,时不时都会给毛氏塞上一个,就是她怀孕的时候都没有享受这般的待遇,凭什么毛氏可以?

    就凭神婆子的一句话?谁能确定神婆子不是糊弄人的呢。

    气不过的康氏,每到夜里都会拜拜神,就希望毛氏再生一个闺女,看他们怎么原这个场。

    她接着说道:“二嫂再这里管些闲事,还不如好好顾着自己,谁知道能不能够生出……你在做什么!”

    话说到一半,康氏就觉得腰间一击,被直接挤到到一边,她转头望去,正好看到刚刚进屋的游姊,这个时候拿着一个大碗,伸着筷子从在灶上的大锅中,夹着肉片。

    还是尽选着大的夹。

    游姊不经意的瞧了她一眼,说道:“还多亏了三婶提起呢,杭爷爷送来了礼,我都没有表示一番,这不正好的家里做了肉么,我夹上一些给杭爷爷送去,也算是我的心意了。”

    “你疯了,你都夹完了我们吃什么!”康氏气得不行,伸手就要去抢,可偏偏被游姊灵巧的躲了过去。

    她端着已经堆得冒顶的碗,对着庭院里一直坐着不出声的老爷子说道:“爷爷您说可行么,可以的话我便送过去。”

    游老爷子抽着旱烟,紧皱着眉头,他无可奈何的说道:“送便送吧。”

    都当众问了出来,难不成还不送?杭家人虽说是为了答谢救命之恩的谢礼,可是送来了大礼,怎么也得回上一些不是,他们不比杭家有钱,就是不回等同的礼,怎么也得意思意思。

    这个意思,老早就有过,可是就是再意思意思他都不舍得拿出一些来。

    只是话说完后,便起身双手靠背的离开了,本是一家人来吃肉,可这肉都夹走完,还剩下一些肉沫,又哪里够吃,还不如回去,眼不见为净。

    “你个丫头尽是鬼点子。”马氏瞧着到嘴的肉飞了,心中心疼的不行,可是老头子都开了口她又不能够直接反着来,赶紧着说道:“夹些回来,杭家的人不缺肉吃,你带怎么多过去做什么。”

    “这哪里够多呀,我都不好意思带过去呢,不如奶奶代我去谢谢他们?”游姊故作为难的说道。

    马氏瞬间就是不语了,连个丫头都不好意思,她又如何好意思?

    带着一盆子肉事上门,在村子里来说,算是不错了。

    可对于杭家,那就是像是送上门的笑话,她又怎么愿意出这个丑,连忙就是伸手一挥,让她赶紧着离开。

    游姊耸了耸肩膀,一脸为难的走了,可是当转过身,为难不见,剩下的便是一脸的笑意。

    她倒要看看三婶以后还说不说难听的话,这次说了是眼看着到嘴的肉飞了,下次再说,定也要她好看,欺负的三婶看到她不敢说话为止。

    而游姊走了没多久,龚氏一脸喜气的走进了院门,刚瞧见院子里的人时,脸上就有些难看,可到底还是没有说什么,和众人打过招呼后,来到灶房,刚迈进去,里面就传来了一声惊呼声:“我的肉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