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三十章:往事

    龚氏是气急了,今日本是难得的高兴,便掏出了私库自己花钱买了些肉炖着,正巧着这个时候有人上门唤她有事,便让卫兰瞧着灶上离开了。

    可哪里想到,这才离开多久,等回来的时候一堆尽是讨吃食的人不说,大锅中满满一堆的肉,就剩下了一些零星的肉沫,简直是气煞了她。

    立马就是转身来到了庭院中,瞧着游小思正在哪里舔着油乎乎的嘴,气不打一处来,张嘴就骂:“造孽啊,哪有主人家不在的时候就吃上的分份,这不知道的还当是土匪进了门。”

    这番话,可不是平日里的指桑骂槐了,摆明的就是指着人开骂,而且骂得还有理。

    在场的人,以毛氏等人脸上顿时就有些臊热,虽说是大哥,可怎么也是分了家的,这上门了不说,还趁着人不在就吃上人家弄好的肉食。

    往哪说都不是一个理。

    可作为游小思娘的康氏,可不这么认为,在她心中自家的儿子就是最好,哪怕就是吃了那也是给了龚氏颜面,听着她这番的诋毁,连忙就是杠上了。

    捋了捋袖摆,就是立马冲上前,胸脯一挺,道:“就是吃了怎么呢?吃大哥家的东西,就是爹娘都允许了,你个破烂货色管什么管?”

    “你说什么?”龚氏气得身形不稳,喘着粗气,如果不是挺着大肚子的缘故,恨不得冲上前撕了对面人的嘴。

    “我说了又能怎么样?别人不知道,难不成自家的人还不知道?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蹄子,拐得大哥出轨,不然游姊她娘为何咬死了要和离?”唐氏咋咋呼呼,完全不惧,或者说是打从心底就瞧不起这个所谓的‘大嫂’。

    倒不是对陶氏有什么好感情。

    完全是因为大哥和离的事生气办了。

    既然过不下去,将陶氏休了就是,这样的事就是在每个村子里都有不少发生,可偏偏是和离啊!

    别说他们村子,就是周边的村子都没有一起和离的事发生过,那段时间,因着大哥和离的缘故,一旦出门就是遭到了乡亲们的笑话,弄得她是有气没地方出。

    现在撞上了,难不成还不能让她好好出出气?

    她接着说道:“要不是你这个贱蹄子,咱们游家如何会在村子里沦为笑柄,你倒是自恃其高,摆着一副清高的模样,私底下还不是个下贱货色。”

    “够了。”

    门外传来一道怒吼,只见游利仁不知道何时站在了门外,一脸铁青的模样,甚是吓人。

    与之相反,龚氏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先前的怒意,身子仍旧在发抖,却不是气得而是怕得。

    她是真的不知道,原来她与当家的事,原来老屋的人也是知晓,而且瞧着众人听到都没有惊讶的模样,想来是早就知晓了,这让她更加是惶恐的不行。

    只因,一旦这个事传了出去,她毁了不说,就是连卫兰都会找到牵连,在水临村更是没脸再继续待下去了。

    瞧着当家的人进了屋,好在有了些的依靠,扶着一旁的墙壁,就怕自个一时腿软直接坐了下去。

    “大郎,今个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快些坐坐,可别累着了。”刚才吵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不现身,这个时候马氏跑了出来,对着儿子就是嘘寒问暖,瞧着他脸上的怒意褪了一些,她才说道:“都是胡咧的话,你这个做大哥的可别当真。”

    说话的同时,还不忘在背后伸手示意,让着康氏赶紧着离开。

    大郎耳根子软,哪怕就是再生气,好话说上几声便无事,也正是因为如此,马氏才没有在意,反而偏向着三儿媳一些,谁让三儿媳给她生了个宝贝孙子呢。

    康氏撇了撇嘴,到底是不愿意将大哥彻底得罪,将一手拉着游小思的手,一手仍旧端着装着肉片的手,冷哼哼的就离开了。

    毛氏几人也略显尴尬,相继的也一并离开。

    待人走完后,游利仁才埋怨开口,说道:“娘,那些事您怎么能在家中,这让我以后如何见人?”

    当年与龚氏发生的事,在整个家里也就爹娘知晓。

    爹不会与外人多说,特别是在儿媳中,更是半天说不上一句话来,而他与龚氏自是知道这是件丑事,也不会到处乱嚷嚷,光是想想便知道,这件事是谁捅出去的。

    马氏立马就是不乐意了,梗着脖子说道:“谁说了?我可没说,谁知道小思娘是从哪里听到的。”

    只是说话的时候底气不足,话语中根式有些慌张。

    起先还好,现在倒是埋怨起康氏来了,当初说的时候明明就交代了她不要说出去,现在倒好,不知说了还当着大郎面前说,这让她这个做娘的颜面往那放。

    只是心中的话可不能够说出来,她接着说道:“你也别怪小思娘,还不是龚氏话说的重,冤枉了小思娘,气急了才乱说。”

    “娘,您怎么能这般的偏心,我刚刚说错了什么?家里哪会弄些好菜没有给老屋送过去,有必要我们不在家的时候,不问一声就吃上了么。”龚氏心中慌乱,却也是委屈的不行,听到娘的话立马便是反驳。

    “你倒是跟着我嚷嚷起来了,你心中可还有我这个当娘的?”好声好气的劝着大郎,是因为他是她儿子,可是龚氏算个什么东西,居然还敢对她呛了起来,立马便是起身叉腰,马氏怒道:“现在觉得没颜面了,怎么就不想想当初可是你死皮赖脸的要跟着小彦爹,真以为你肚子里有了我们游家的种,就能够耀武扬威起来了不成,我呸,做梦吧。”

    “娘!”游利仁觉得脑壳疼的不行,这刚刚还好好的,这么又说起这件事来了。

    马氏却是瞪了他一眼,又道:“说起来还不是你那好女儿多事,说什么要给杭家送谢礼,将一锅肉都断端了过去,我们还能拒绝不成?一进门就发气也不问问情况再开口。”

    游利仁哪会知道是这样,就算不知道,如果不是三弟媳说的过分,其实也不会当做一回事。

    他怎么说都是做大哥,真让家中人吃一些又算的了什么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