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三十四章:吃鱼

    卫兰来到码头的时候,已经看花了眼。

    如果说先前还有顾忌,现在是恨不得能够代替游姊每日来到镇上做吃食生意,虽然是累了些,却总比整日里待在村子里来的好,能见识一些不说,每日里收这么多钱,不说多了,就稍微露个几文在手中,难不成还会有人发现不成。

    她可是专门在旁边瞧了一会儿,这摊位上完全就游姊和游小彦两人在,杭家的人根本就没有守在一边,到底有卖多少条煎鱼,有赚多少钱,还不是她张口说的,少个十几文简直易如反掌。

    甚至,她心中都在想,游姊定也是私底下落了一些,却没有跟家中说,而是自己揣在了身上。

    光是这般想想,就嫉妒的不行。

    “卫兰,怎么不过去,你妹妹弟弟就在那边呢。”何氏推了推人,如果是在以往,定是会上前打个招呼占个便宜什么的,而现在,却是希望让卫兰早早的去找她的妹妹弟弟,这样将人交了出去后,她才能够空出时间去刘员外的府上看看。

    一想到马上能够见到大宅子和已经到了少爷的儿子,何氏更是心急的不行,便不耐烦的将人推了过去,又喊道:“游姊啊,你姐姐我就交给你了,婶子还有些事,便先离开了。”

    说着,像是害怕被人缠着一般,立马便是撩腿跑开了。

    游姊微微挑眉,见着眼神有些不善的卫兰,顿时就有些不喜。

    轻声打了声招呼后,便继续忙着自己的了。

    前些日子本都还习惯了忙碌,结果少了一人,待来的客人一多,就又变得有些手忙脚乱了,更别说分心去招待一个来者不善的人。

    收钱的游小彦眼睛眨了眨,立马就是将收钱的木盒放在了自己的身前,也不顾有多重,能拿着便拿着,就怕被卫兰姐姐一把夺了过去。

    这个还真的有,以往无人的时候,卫兰姐姐总爱抢他的东西,倒是有一次被姐姐撞见后,才不再发生过,可现在放在他面前的可是铜板啊。

    人人都爱的铜板,可不能够让卫兰姐姐抢走。

    这还真的是冤枉了卫兰,偷偷私藏倒是有可能,可是明目张胆的抢,她还真没这个担子。

    可是,铜板不能抢,煎鱼可以吃啊。

    来之前,娘就说过了,撒欢着吃都行,本就闻着香,更是忍不住。

    卫兰也没过问,直接伸手就拿了一条煎鱼吃了起来,便吃余光扫向了游姊,见着她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倒是没有开口,胆子不由也更大了起来。

    她倒是不怕,如果游姊真的开口拒绝了,她大不了就大吵大闹一番,正如娘说了的,她这个当姐姐吃些吃食又有什么不可?

    就这般,直到游姊收拾了摊子时,卫兰就已经吃了个肚圆,嘴角更是油乎乎的,时不时的就伸出舌头舔了舔,生怕浪费了。

    坐着马车,一路飞驰回到村子里,沉默了一路的游姊总算是开了口,说道:“卫兰姐姐,我们还得去杭爷爷那交钱,就将你放在这里,先回去吧。”

    卫兰有些不愿,却无可奈何。

    掀开了车帘,左右看了看,在周围并没有见到一人,不由有些遗憾,如果有人看到她坐了马车,指不准都羡慕呢,这马车的感觉与牛车也相差太远了,如果可以,真想多坐坐。

    卫兰回到了家中,立马就是来到娘的身边,说道:“娘,不如您再想想法子吧,让我去镇上和游姊一起,就是在旁边帮帮忙也好。”

    再疼闺女的龚氏也不愿意,她道:“你爹都开了口,这事怕是不成。”

    卫兰才去了镇上一日,家里的活计全数堆到了她身上,忙得她是头重脚轻的,这如果以后都是这般,准会要了她的命。

    当然,如果将游姊换回来,由卫兰去镇上,倒是可以。

    可偏偏人家杭老爷子都开了口,硬是只要游姊却不要卫兰,这让她如何能有办法。

    卫兰听着便是嘟着嘴,小声的道:“还说爹呢,就他只会偏袒自己的闺女。”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声音小一些,你爹今儿在家呢。”龚氏连忙就是捂住了卫兰的嘴,就怕这句话被里屋当家的听到,到时候,怎得又要大吵大闹一番。

    而正巧这个时候,游利仁出了房门,来到庭院中。

    脸上倒是无常,想必是并没有听到什么,只是见到回来的人,他便问道:“游姊呢,怎么你们不是一道回来的?”

    卫兰就是再不满,也不会明明听到了不回话,便将游姊两姐弟去杭家的事说了说。

    游利仁点了点头,便蹲在鸡窝圈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鸡圈的边上被啄出了一个小洞,再大上一些里面的鸡肯定会跑出来。

    今日回来的这么早,也是想着修补好鸡圈,别到时候真丢了鸡,那可就会心疼死。

    没过多久,游姊两人回来,脸上暗沉的很,完全就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因着昨日长工的事,游利仁对着这个大女儿是满意的不行,他瞧着游姊的这幅模样,便开口问道:“这是怎么了,累不不成?要不你们先去歇歇,待晚饭的时候再叫你们。”

    “哎哟,游姊就是好命碰到了这个疼你的爹爹,这饭来张口,在外人看来可不就是个当主子的命么。”龚氏阴阳怪气的说了两句,自己挺着个大肚子都没这般的待遇,倒是这个臭丫头先享受上了。

    瞧着游姊点了点头准备回屋,她是立马就拦了下来,说道:“等等,先将今日的钱交出来,放在你拿可别弄丢了。”

    话一说,平日里都是爽快的交出铜板的游姊,这个时候却畏畏缩缩,没有答话了。

    龚氏叉腰,她道:“怎么,难不成你还不想给?别以为有杭家的人给你当靠山,你就为所欲为了,再怎么样你也是姓游,他还能护你一辈子不成。”

    游利仁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双唇微抿,并没有开口说话,显然是赞同龚氏的话。

    而这个时候,游小彦却跳了出来,他道:“都是卫兰姐姐吃了鱼没付钱,杭爷爷说了这钱得从我们工钱里面扣。”

    “我呸,你胡说八道什么。”龚氏立马跳脚,这话里话外的,可就是扯上了卫兰么。

    “游姊,你说。”游利仁沉声喝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