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三十五章:谎话连编,累啊

    游姊吁了一口气,她道:“爹是怎么一回事,虽说每日去码头,杭少爷时不时会跟着一道,可是他也是有功名在身,自然是不能时时陪着一道。杭爷爷事先便说了,虽然是念着我的救命之情,可一码归一码,亲兄弟还得明算账,生意上的事特别是关系银钱,自然得分得清清楚楚。”

    “这是理,你接着说。”游利仁有些事糊涂,这件事却是特别的明理,主要是家中兄弟多,如果不算清楚,吃亏的人中绝对会有他。

    “我们做的煎鱼的生意,杭爷爷每日让人送来的鱼,都是数的清清楚楚,再算成卖出的铜板,这一文一文的都算的出来,今日我去送钱,结果里面差了有二十二文。”游姊说的条条细理,到也没有像以往那般装做胆怯,而是挺着胸膛,妙语连珠的继续说道:“卫兰姐姐今日来码头,一共吃掉了十一条的煎鱼,二文一条,也便是二十二文,杭爷爷说了,这钱从我与小彦的工钱里扣,什么时候扣完,什么时候再给钱。”

    “不过就是十条鱼么,有必要如此么?大不了我去河里捞上十几二十条的给他送过去就是。”龚氏怒的不行,特别是看到卫兰脸带羞怒,更是火冒三丈。

    “你给我闭嘴!”游利仁怒吼一声,又道:“家里是少了你吃不成?干嘛去镇上丢人现脸,现在好了,闹成这样止不住外人如何嘲笑我们游家。”

    特别是一想到秋收后要去杭家做活,发生了这么个事,他真的是没脸面去见人了。

    “爹,这些还不止,杭爷爷说这几日让我不必再去镇上。”游姊微微一叹,心中却是笑个不停,正好着借着这个机会,去娘那住上两日,省得再继续面对屋内的这些人。

    对着卫兰带着怒意的眼神,她是真的觉得有趣。

    难不成真当她的鱼这么容易吃到?吃多少她哪怕就是想尽法子都让他们给吐出来。

    正如龚氏所说那般,她就是要仗着杭爷爷的身份为所欲为,无需一辈子,只用过渡这段时间,哪怕就是她姓游也不会被游家人主导着过一世。

    “为何?”游利仁惊讶,生怕杭老爷子一个生气,彻底疏远了他们家,倒是长工的事能不能有个着落不说,以后也别想有什么好事惦记着他们了。

    他便道:“不行,我得跟杭老爷子解释解释。”

    可是刚转身迈出了几步的距离,他便停顿了下来。

    只是因为,最后到底是退却了。

    平日就是见到杭老爷子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现在让他与杭老爷子面对面,更是不知道怎么去说。

    倒不如,再等几日看看吧。

    游利仁说道:“你明日去……”

    “爹,我不想去。”游姊直接拒绝,紧接着说道:“娘先前回来的时候与我说过,让我去她那边小住,我明日想带小彦去娘那。”

    “不准。”游利仁脸色立马就是变了,既然已经与陶氏和离,他就不想与那人有过多的牵连,如果可以,两个孩子自然也不要与陶氏联络才好。

    “可是娘哪会儿也说了,她说如果我们一个月内不去,便直接过来看看我们。”游姊接着说道,句句都是谎话连编,张口就来。

    不由有些无奈,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能够堂堂正正的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而不是借着一个一个人的名讳来完成自己所想要达成的目的。

    可惜,暂时也只能够如此。

    “她还回来?”沉着的面色瞬间变成了惊慌,一想到陶氏上次来将他打成的那般,顿时就是双腿有些发软,连忙就道:“你去就去,不过就几日的功夫,待久了就直接住到那边别回来了。”

    说完,背着双手便躲进了房间内,不愿意再处理这些烦心的事。

    倒是龚氏,如果先前还有想要说的话,这个时候听到陶氏的名字,顿时是不语了,拿着卫兰的手便倒是向外走,没有进房间,显然也是害怕当家的继续发脾气。

    ……

    游利仁虽然答应了两姐弟的前行。

    可是却根本就是一个不闻不顾的态度。

    陶氏此时的家,可是有几个时辰远的路程,游利仁非但不说该如何去,也没有想过给两姐弟一些铜板傍身,放肉就是如此态度,让他们两人退却不在提起去陶氏那的话。

    而次日的一大清早。

    两姐弟便收拾妥当,身上就带着各自的水壶,就这么一路彼此相伴的离开了村子。

    游姊就没有想过,她爹会给他们铜板傍身,倒是想过也许爹会给他们寻一个顺路的牛车,可最后却是连话都不愿意说上一声,就直接出门干活了。

    她倒是没有感觉到失望,毕竟她也不见得会对游利仁有多好,反过来也从来不奢望游利仁对他们能有多好。

    游姊倒是不会委屈自己,只是在村子里花钱坐牛车难免会引人注目一些,便寻了一个过路的马车,花了二十文,让车夫送他们去娘的村庄。

    二十文不少,如果是牛车的话,说不准来回一趟也就十文不到。

    可是坐牛车的人多,人多眼杂,还是干脆多花些银钱做马车的好。

    和车夫约定,先去了一趟镇上,大肆采买了一些东西后。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游姊总算体会到了花钱的乐趣,会赚不会花,这可是最为可悲的事情。

    而且,她从来就不是一个不舍得的人,既然要花,自然是花得够本。

    于是,半个时辰过后,两姐弟各自提着一个装的满满当当的篮子一路向着托月村而去。

    大概过了两个时辰的快马加鞭,游姊透过车船望着外面,她发现他们而去的方向,正好有一片蔚蓝的大海,透着阳光波光粼粼,美得令她舍不得眨眼。

    虽然知道娘再嫁的人住在托月村,可是她从未来过,也没有花心思去了解过,现在看来难不成娘所住的庄子就在海边?

    游姊猛然双眼发光,如果真的是那样,可就太好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