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三十六章:托月村

    马车继续绕着小道行驶了没多久,便缓缓停了下来,车夫掀开车帘,说道:“丫头,这里面的路马车怕是进不去,大概就走片刻钟就能够进村,不如我只收你们十八文,你们便走两步?”

    游姊顺着车夫指着的方向看了看,一条小小的道路,宽阔的马车还真难以走进去,她不由问道:“这道路这么窄村子里的人不就不方便进出了么。”

    马车闻言便是笑了笑,便解释着说了起来。

    托月村,顾名思义,其实是因为村子恰好就落在一个月牙弯中,两边都是高高的峭壁,半包围似的将村子包在了正中央,而一到夜里,月亮垂落在海边,正处于峭壁的中央,就像是有人用手托着月亮一样。

    景色美的惊人。

    可惜的是,正因为峭壁的缘故,这个村落土地少的可怜不说,进出也并不方便,所以托月村的人家大部分都极为的穷困,哪怕就是徬海,没有较大的船只无法出海捕鱼不说,就是捕到的鱼,因为路途的缘故,送到镇上去买,已经死了大半。

    游姊倒是没有想到过这点,听完了车夫的解说,她便付了十八文铜板,提着两个大大的篮子向着小道而去。

    车夫倒是没有说谎,大概片刻钟后,两人便进了村子。

    村子离着海边其实还是有些距离,可因为地势过高的缘故,一眼望去,还是能够望到与天相交的大海,蓝的令人心醉。

    游小彦也是喜欢的不得了,他仰头问道:“姐姐,这便是娘的新家吗?”

    “是啊,娘便是住在这里。”游姊摸了摸他的脑袋,到底没有继续听下来看着,而是继续朝着村子而去。

    好在,没过多久,两人便遇到了一个扛着锄头的汉子,他瞧着两个眼生的人,便停下来问道:“你们两个可是来探亲的?”

    托月村不大,大大小小也就五十几口人家,比起别家上百甚至是几百户人家的村子是小的可怜,也正是因为如此,来来往往的人,还真没几个是不认识的。

    贺元望了望他们身后,并没有再见到其他的人,又是说道:“就你们两姐弟不成?是要去哪家,我送你们过去。”

    游姊本就想要寻个人问路,遇见个好心的自然不会推迟,连忙就是道:“谢谢大叔,我们找陶荷花。”

    “陶荷花?”贺元重复着嘟哝了一句,立马便是想起了这人是谁,可不是大海哥娶得媳妇么,狐疑的望着这两个姐弟,他也是听说过,大哥这个新媳妇是改嫁过来的,好像在夫家是有一儿一女。

    到底没有将打量的目光露得太过放肆,贺元招呼着两人,便向着村子的一头而过。

    贺元不是个爱打听的人,可架不住过往的人时不时就要问个几句。

    “贺元啊,这是你家亲戚不成,还给你提了大礼咯。”一个老婆子凑眼望过来,一双浑浊的眸子死死的瞧着这两个篮子,恨不得立马就是上面掀开,看看里面装得是啥好东西。

    贺元连忙就是说到:“嘚儿奶奶,你可说错了,这可是大海哥的亲戚呢。”

    嘚儿奶奶一听说是柴大海,连忙就是将目光收了回来不在多问,完全不像是刚才要撒泼似的模样一般,倒是像个和蔼的老奶奶。

    游姊瞧着有些奇怪,却到底放心了些。

    瞧着这样,别的不说,最起码她娘和柴叔不管日子过的丰裕不丰裕,却没有那些烦心的人与事整日的参合。

    三人一路,倒是没有走多久,便来到了一间泥瓦房。

    游姊打量了一番,说是瓦房也不过是好听一些,泥房屋顶铺满了稻草,只能够看到铺在上面三三两两的瓦片,比起游家来说,差的甚远,可却收拾的很是干净。

    哪怕柴家的大门紧闭,看不到里面的环境,就外面来说,都是经常打理过,完全不像游家屋子外面,尽是龚氏咳得瓜子壳不说,还不爱收拾。

    有时候她瞧不过眼,打扫了没半天的功夫,又是弄得脏兮兮。

    到那个时候,游姊是吃饱了撑着才会继续打扫。

    贺元送到了这里,便离开了,毕竟他也还有事要做。

    游姊深深吸了一口气,想上前去敲门,却有些胆怯。

    虽说是游小彦想着要来,其实她心中也是有期盼,前世为孤儿的她,是没有一次体会有亲人的感觉。

    结果来到了这个世上,多了父母不说还带着那么一堆的亲戚,可是除了小彦之外,其他的是要多极品有多极品,就这样的人,能不沾上就不错了,还巴上去指定是一堆的麻烦。

    可是与娘不过一个照面,倒是能够感觉到那份关怀,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体会一下,当一个有娘照顾的孩子。

    她不求很多,也会付出更多的回报,只是希望能够体会一般。

    而此时,她心中真的是带着期许。

    伸出了手,轻轻敲响着房门。

    声音不过刚刚落下,就能够听到屋子里面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响。

    没过多久,门的那边,就传来了声音。

    “是谁呀?”

    稚嫩无比,显然是个小儿的说话声音,甚至听着比小彦还要来的小。

    游小彦下意识的就是紧紧的握住了姐姐的手掌,他可是无意中听到奶奶骂过,娘生了弟弟妹妹,他现在可是当了哥哥,不由有些胆怯,不知道弟弟妹妹会不会喜欢他这个哥哥。

    可是还未等两姐弟再次说话,门内那头两个小家伙已经争吵了起来。

    “开门…是娘回来了。”

    “不能开,娘回来了会出声,外面都没出声,准是拐人的坏人。”

    “不不不,就要开。”

    “不行,你要开了门,娘回来了准得揍你。”

    说着说着,也不知怎么的,里面一人突然就哭了起来,声音怯怯小小,听起来委屈极了。

    游姊惊讶的张了张嘴,突然有了些不知所措。

    这怎么还没照面呢,就将人小家伙给弄哭了。

    正当两姐弟准备开口安慰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你们是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