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三十七章:弟弟妹妹

    游姊转头望去,身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人,瞧瞧高高壮壮的一个小伙子,很是精神,只是因为怕是在海边的缘故,游姊发现在这个村子里遇到的人,都挺黑的。

    而现在,面前的这个就是黑乎乎的一个小伙子。

    她还未回答,小伙子就上前喊道:“小晓小芽,二哥回来了,赶紧着将门打开。”

    哭闹的声音嘎然而止,房门更是瞬间被打开,里面的立马就是奔出了两个小娃娃,直接向着小伙子扑了过去。

    游姊瞧着,这两个小娃娃倒是与小彦有几分的相似呢。

    “刚没注意,你们便是游姊和小彦吧?娘以前老是惦记着你们,见到你们来了,她准会十分的高兴。”小伙子也便是柴源咧开嘴角说着。

    这话游姊听着倒是觉得不假,如果不是娘在柴家经常说到,恐怕这个便宜哥哥也不会这般容易的就认出他们。

    跟着进了屋,柴源冲了两碗糖水,一边递了过一边说道:“爹娘和大哥在作坊那边做活,不然也不会将小晓两人放在家里守门了,这还是娘不放心,让我时不时的回来看看,不然也碰不到你们。”

    “作坊?”游姊接过糖水,瞧着旁边两个小娃娃眼巴巴的模样,顿时便是伸手招呼着两人过来。

    小娃娃也是不怕生的,瞬间就是溜了过去,眨巴眨巴着双眼,脆脆的问道:“你是小晓的姐姐么?娘说姐姐可喜欢我了,你怎么才来看我呢?”

    “还有我还有我,小芽也可喜欢姐……不对是姐姐可喜欢小芽了。”

    “游姊妹妹别介意,这两个小的古灵精怪的很。”柴源虽然如此说道,可语气中却带着宠溺,对着游家两姐弟也是很和气,他还真的担心娘的这两个儿女不喜欢他们家,不然的话娘定会十分的难过,他们也不好受。

    可是现在瞧着,倒是放下了心中的担忧,一个的面上表情还能装装,可是眼神却从不会骗人。

    游姊妹妹望着两个弟妹的眼神,就如同他看到大哥对着弟妹的眼神一般,并没有作假。

    他又道:“是一家私人作坊,专做干鱼,我们一家时不时去做做短工,还能借着主人家的工具给自己晒些鱼。”

    正当几人轻声的说着什么时,陶氏急忙忙的就是跑了回来,显然是听到了消息。

    脸上浓烈的喜意见到人后,便收敛了一些,说道:“你个丫头,想要来娘这里便拖个话过来,我好去接你啊。”

    来的时候她便听到贺元说了,就是两个姐弟相伴而来,连个送行的人都没,也不知道这一路上吃了多少的罪,心中更是将游利仁骂的要死,倒是也放心让他们姐弟出远门。

    与两个儿女说了几句话,陶氏便进屋拿了些铜板,对着柴源说道:“你去买些五花肉,在去看看谁家铺上了好鱼好虾,也带回来一些,咱们今日吃点好的。”

    “唉。”柴源接了铜板,就已经考虑该买些啥,好久都没有尝到肉荤,正好今日能够借光吃上一些。

    可还未出门,他便被游姊给拦了下来。

    她将两个放在旁边的篮子提了过去,掀开上面放着的干草,里面装着的物什都露了出来。

    大坨的五花肉、一只还冒着热气的烤鸡、几根糖葫芦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糕点,还有一大罐的白砂糖。

    游姊将罐子抱了出来,这里面所有的东西就数这白砂糖价钱最贵也最重,也是因为知道娘家里有两个小的,糕点一时会吃完,可是砂糖可以保存,这么一罐子能吃上几年了。

    瞧着抱出来的一样接着一眼的物什,陶氏是睁大了眼,惊愕的不行,她连忙问道:“这些都是从哪来的?”

    打死她都不会相信,这会是游利仁让游姊两人带过来的,游家人没那么好,说不准上上下下的都恨死了她这个人。

    游姊开口解释,只不过有一些事仍旧是瞒着娘,倒不是不信任,而是人口杂多,到底还是怕泄露出去,到时候反而让她有些难做了。

    给娘的说法,仍旧是帮着杭家人做生意,只是因为生意很火,杭家人多过了她一些的报酬。

    “你这丫头,手中有钱,便存着些,可不能够太过浪费。”陶氏有些心疼,再过两年,女儿便是到了相看人家的时候了,游利仁和龚氏自然不会去管,甚至很有可能因为礼金收的高,随意选择一户人家嫁了去。

    到时候手中无银钱,恐怕是别想过好日子。

    而她现在的夫家,家中条件更是不好,家中两个儿子都已经成年,却还未定下亲事,就是因为无钱娶不到媳妇,她和大海早就私底下商量过,这几年辛苦一些,尽量给两个儿子娶个媳妇后,等游姊出嫁的时候也添上一些的银钱,说到底,还是不放心啊。

    “娘,你放心吧,我还存了不少呢。”游姊连忙就是说到,她如果看不出娘的担忧,那便是眼瞎了,她接着说:“杭爷爷是个好人,杭少爷面上虽然冷,却也帮了我不少。而且生意红火真的是挣了不少的银钱,我手里还藏着些呢。”

    陶氏倒是微微点头,瞧着女儿现在的模样,没有了以往的胆怯,也没有了她离开时候的愤怒,提着的心虽然放了些,却不免有些心疼。

    这孩子能够变成如今这般懂事,可是想想这些年来,是吃了多少的苦头,不然也不会成长的这么快。

    不过,到底没有将心中的情绪表现在面上,毕竟女儿儿子难得来上一次,自然得高高兴兴才是,可不能够扫兴。

    而且,听着游姊的话,想必她手中有银钱的事是瞒着游利仁的,不由就是赞叹一声,自己拿在手里,总比给游利仁两口子花的强多了。

    “娘,那肉就不买了,买些海货回来吧,游姊妹妹应该很少吃过,也能够尝尝鲜。”柴源提议着,对着游姊倒是佩服的不行,瞧着瘦瘦小小的,比他都是厉害多了,亏得他比游姊还来的大些,真是有些丢人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