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三十八章:螃蟹

    “这个好。”游姊眼眸中顿时就是闪出了光芒,她紧接着问道:“娘,家里可是有渔船,能不能出海玩玩?”

    瞧着游姊高兴成这样,陶氏还真的不忍心打破,可惜的是,如果家中真的有渔船,就不会生活的这么窘迫了,她摇了摇头,说道:“船倒是没有,不过等下闲了,娘带你们去海边走走。”

    “没事没事,贺元家里有条小船,游姊想去我带他们去就是。”

    这个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人,正是人高马大的柴大海。

    柴大海见着游姊两姐弟的时候,脸上带着些些的讨好,想来是很想同媳妇这两个孩子打好关系,可他不知道,因为平日里不苟言笑,这刻意的笑意,却显得脸上有些狰狞。

    游小彦看得心慌慌,赶紧就是转过头,瞧着弟弟妹妹洗洗眼。

    而游姊倒是觉得柴大海比游利仁瞧得顺眼一些。

    游利仁常日干农活,虽然面上黑了些,却也能够瞧出几分的俊俏,模样虽然不差,可是对着他人畏畏缩缩的样子,再好的容貌都没用。

    可柴大海不同,一个粗糙汉子,却眉眼正气,对着娘的目光更是带着一股柔情,摆明了一个疼老婆的好男人。

    她笑着道:“柴叔当真可以?会不会太过麻烦。”

    凭着这个笑意,柴大海觉得就是再麻烦都成,连忙就是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自然可以,只是今日怕是不成,明日早上柴叔便带你们出海。”

    柴大海迈步进来,一瘸一拐却走的很快,他直接伸出手将小芽抱在怀里,接着说道:“不过贺元的船不是很大,走不了多远,也只能够在附近转转。”

    小船在海上走不远,这是事实,只是一般的渔夫手中就是有船也是小船,在附近捕不到什么海货也只能够冒险远些走,虽然收获大一些,可每年也因此出了不少的事故。

    他可是不敢将孩子们带的太远,真出了事,后悔都来不及。

    游姊连忙就是欣喜的点了点头,至于出海后准备下水的事,自然不会现在说出来,不然她敢肯定娘是百分百的不会赞同,倒不如等到了船上,磨磨柴叔说不准还能有机会。

    而这时,她看到跟在柴叔后面憨厚的小伙子,年纪比柴源要大上一些,先来便是柴大哥,只见他手中已经提着买好的五花肉和海货。

    先来就是知道他们来后,才买下来的。

    她指着其中的一个篓子,问道:“这便是螃蟹吧?可真够大的。”

    比巴掌还要大的花蟹,挥舞着两个爪子,甚是威猛。

    这花蟹再海里可不好捕捉,平日里在码头都很少瞧见,却不想在这里看到了,而且等一下还能够直接下肚,想想就馋了。

    也不知道是职业的缘故还是为何,对比其他的食物,她最爱的便是海鲜。

    时不时就是自己下海捕捉,捞上来后再亲自下厨饱餐一顿。

    瞧着这几个威猛的螃蟹先生,游姊发现,她的手已经痒了起来,便道:“这螃蟹怕是不便宜吧。”

    “还好,只比肉的价钱贵上一些。”柴溪挠着闹到说着,想将螃蟹放出来给游姊妹妹玩玩,可又怕游姊妹妹被螃蟹钳到,可看着快要凑到篓子面前的人,到底还是将篓子递了过去,只是谨慎的待在一旁,就怕伤到人。

    “这么便宜?”游姊有些惊讶,可随即,便也知道是为何。

    古代人迷信,她还记得《剪灯新话》中‘水宫庆会录’就有过一种说法。

    大致的说法便是,水府、冥界与阳间是平行地隶属于上天,如果按照这个设定,渔夫捕鱼,甚至是吃鱼算是对异族的屠杀。

    在怪志小说中,水族的报复要比其他家禽家畜的报复多的多,如此有一些行善之人,对于海鲜特别是大海中的生物,是一点都不沾。

    就拿螃蟹来说,如果世人当真是抵挡不住螃蟹的鲜味,也会再吃完之后,再将蟹壳给拼回原样。

    而且,就算要吃也只会吃河蟹而非海蟹。

    当然,这样的说话也只在一些富贵府中传递着,至于他们这些平民百姓,穷得时候连树皮都吃的下,更别说这些海货了。

    只是,正是因为如此,一些在前世反而珍贵的海货,在这个时候,就显得价廉,甚至无人愿意花钱去买,当然也不是全数都是如此,只不过海蟹还真的卖不出什么价钱来。

    这对于渔夫来说,是一大憾事,可是对于游姊来说,真的犹如生在美梦中。

    不过,就是卖不出大价钱来,螃蟹对于平民百姓来说,还是算贵的。

    富人不敢吃,穷人却是吃不起。

    如此,捞上来的螃蟹要么是自给自足,要么就是低价的卖个想要尝尝鲜的人。

    她连忙就道:“娘,这几只螃蟹便交给来收拾吧,保证你们吃了还想吃。”

    “行,就交给你。”陶氏瞧着她喜欢,自然是满口答应了下来。

    游姊便是提着篓子朝着厨房而去,身后跟着一大两小的豆丁。

    可她不知道,在她离开后,陶氏本满脸欣喜的模样瞬间变得不愉,她现在是恨极了游利仁,两个好好的儿女,现在虽然懂事了许多,可瞧着两姐弟,瘦瘦小小的就是连他们家的孩子都不如。

    他们家还能说是贫苦,吃不饱肚。

    可是游家条件就是再差,也绝对不会差到几口的饭钱。

    当初和离,她可是净身出户,不是不能够要来一些银钱,而是向着两个儿女得跟着游家生活,便想着卖个好,希望游家的人对待两姐弟好一些。

    可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这般。

    甚至还将主意打在了小彦的身上,虽然没有成功,可有得了第一次自然也有第二次。

    就算她能够去闹,可是上村子闹得一两次,还能够说理。

    可真但时时的去闹上一闹,就是连水临村的村长都不会乐意的。

    “别想太多,我瞧着游姊是个聪慧的,不然小彦也不会这般的开心,想来游姊也是有法子,日子不是太难过。”柴大海在一旁小声的安慰道,如果说游姊年纪不小,还能够装装模样,可是才五岁多的小彦,脸上真切的笑意可不是装出来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