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三十九章:租船,贵啊

    陶氏将担忧压在心底,面对着两姐弟的时候,却始终是带着笑意,哪怕时不时的念叨几句,嘴角的弧度都没有下弯过。

    特别是当尝到了那盆所谓的爆炒螃蟹,更是连连的称赞。

    “厨艺不错,这样的做法倒是比平常多了几分味道。”就是不馋嘴的陶氏都是忍不住下了几筷子,又是不住的往几个孩子碗中夹去,当然也没有忘记当家的,接着又道:“就是有些费油,你个丫头不管管不行,大手大脚的多浪费。”

    游姊抿嘴一笑,在现在来说,螃蟹无非就是清蒸,吃个本身的鲜味,可这样的做法,也就大闸蟹吃起来够味。

    可是海蟹的话,虽说也能清蒸,可换个做法味道反而更加的上乘。

    虽然现在还不到吃螃蟹的季节,却也不差。

    蟹之鲜而肥,甘而腻,白似玉而黄似金,已造色鲜味三者之极致,更无一物可以上之。

    游姊想着,她这道爆炒螃蟹,绝对是来到这个世上后,吃到的最为好吃的一道菜色了。

    心中思量着,等回去的时候定要带上一篓子,给杭爷爷与杭晨尝上一尝。

    一顿饭吃下,游姊与陶氏两母女待在后屋互相聊了几句,便相继睡下。

    ……

    次日。

    游姊是早早的便醒了过来。

    她撑着双手坐在木床上,能够听到外面传来了些微的声响,想来起床的人也有几个。

    拿着旁边的衣裳,正穿到一半的时候,却发现衣摆那的一道小口子已经被缜密的线丝缝了起来,如果不仔细去看,甚是都看不出是已经补过。

    嘴角不知不觉中已经爬上了笑意,如果说她其他的事都能够勉强拿手,唯独着绣活是半点不行,衣裳上有条口子,她早就知道,因为破口的位置不引人注意,便也就没当做回事。

    没想到娘看到,居然趁着夜里给她缝好。

    将衣裳穿戴好,游姊迈步出门。

    正巧着见到陶氏正在蒸着糕点,她道:“你们带来的多,这一时半会儿吃不完就怕放坏,就当做早膳吃了好。”

    “行,那娘多留两个枣糕给我,我爱吃枣糕。”游姊也不客气,直接开口说着,又探头望了望外面,问道:“柴叔呢?他出去了么。”

    “你个丫头明知故问。”陶氏好笑的白了她一眼,便递了两块热好的枣糕过去,说道:“你柴叔去借船了,吃了早膳应该就能够出海,出海的时候多跟着你柴叔,可不能胡闹。”

    “没事,我游泳好着呢。”游姊吃着枣糕,这般说道,为的就是给娘先打上预防针。

    不过明显的,陶氏没有听出这话中话来,倒是招呼着屋里的人吃糕点。

    大概过了片刻钟,柴大海拐着脚进门,他吆喝着道:“孩子们,赶紧着吃,半个时辰后,咱们就出海。”

    话音刚落,瞬间就是响起了欢呼声,尤其是那对龙凤胎,叫的比旁人响亮的多。

    柴大海想着,家中难得这么热闹,还是让他们呼喊几声,也便没有开口告诉龙凤胎,至始至终,他都没打算带着这两个小娃娃上船。

    只不过先前是想着让游姊高兴高兴,一时话说得太满,却忘记两个小娃娃也在其中。

    陶氏瞧着不由就是头疼,瞪了当家的一眼,也没说话。

    现在叫的欢,等人一走了,两个小娃娃肯定是会大哭大闹,要劝上好一会儿。

    吃完了糕点。

    柴大海带着一群人向着海边出发,没有任何的意外,陶氏头疼的留在家中,安抚着两个痛哭流涕的小娃娃,好在憨厚的柴溪也留在家里,倒是还有个帮手。

    也不是不乐意带着,只是船小,孩子又多,带着两个连走路都不稳当的小娃娃,难免会照顾不周。

    来到海边的时候,就感觉到一股股带着燥意的热风。

    好在今日的天气不是很热,在外面多待一会儿,也不会被晒伤。

    而越近海边越近,游姊发现,这边的居然还有一块小小的沙滩,倒是不太宽,但是踩在西沙上面的感觉真的很舒适。

    “大海哥,这边。”贺元在一处简易的码头招着手。

    “你小子不是说有事出去么,怎么又过来了。”柴大海说着,并先招呼着柴源上了船,并道:“中午的时候会将船还回来,还是停靠在老位置。”

    “无事,反正今日都是租给你了,多久都无碍。”贺元笑着回应,又道:“我这不是忘记在船上放了渔网么,便给送来,应该不差什么物件了,你们再瞧瞧,缺什么我回去给你们带来。”

    柴大海瞧着船上望了几眼,并未发现缺什么便摇了摇头。

    游姊听着确是不解,她问着身边的柴源,说道:“这船不是借,而是租的么?”

    柴源两父子本不愿意跟游姊说起这个,可被当面的问道,他又不好撒谎,便敷衍的点了点头,便弯身清理着船上的东西。

    游姊倒是多了几分的不好意思,这明显的便是柴叔为了让她高兴,甘愿花钱租船。

    柴大海这个时候也瞧出了游姊收敛了笑意,便说道:“无事,租船也不过几十文,咱们游玩的时候正好捕上几网子的海鱼,便也能够低得上这船钱了。”

    这话倒是没有说假,虽然是临海的村子,可村子这么多户人家,有船的也不过就十来户。

    其他人想要出海捕鱼,便也只能够租船了,不然白借的话,借一日便是损失了一日捕鱼的银钱,说又会乐意如此。

    便是明码实价,想要船出海,也就只有租这么一条的路子。

    只是,租船的费用不少,一年到头也租不上几次,特别是现在,还不到捕鱼旺季的时候,出海一趟,恐怕连租船的费用都抵不上。

    他接着说道:“贺元与我一起长大,人也不错,船费少了不少。”

    “是啊,贺叔人好,每次他出海回来,都会给我塞上几条鱼,等下我捕了鱼,也要给他几条。”柴源咧着嘴说着,举起长杆,瞧着人都已经做好,便准备起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