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四十章:怪异、神奇

    在画舫中还未觉得,待在小船上,游姊才感觉到随着海浪晃荡的感觉,一上过后微微向下,撑开双手,如同飞翔。

    “姐姐。”游小彦这个时候却是紧紧的抓着姐姐的袖摆,他与姐姐的感觉完全相反,画舫大感觉不到晃荡,站在中央的时候,以他的高度还看不见两侧的海水。

    可是这条船上就不同,伸手就能够触碰到海水,甚至一过浪过来,他就害怕小船被打翻,直接跌落海中。

    “小彦别怕,你伸手摸摸。”游姊说完,瞧着他怯怯的不敢伸手,便抓着他的手,放在了海水中,欢快的拨弄,她道:“你不是会游泳么,这和河里没什么区别,况且姐姐还在呢。”

    感觉到手中的湿意,再加上年纪小,本来就是爱玩闹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反而趴在了船边,双手肆意着玩着海水,甚至胆子大起来的时候,还朝着对面的柴叔拨弄过去。

    柴大海瞧着两姐弟的互动,对着当姐姐游姊的所作所为,倒是更加的赞赏。

    出了两侧的峭壁,柴大海便也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停靠在一侧,他道:“这里不时有鲳鱼出没,咱们在这里下网子。”

    “柴叔,鲳鱼在外面能卖多少文一斤?”游姊有些好奇,甚至有些后悔,为何来之前,没有在码头将行清打听清楚,这样的话,等下下了水,她便只往贵的抓。

    “鲳鱼刺少肉嫩,吃起来味道是不错,可惜的是太容易抓了。”柴大海笑着解释,这大海里的东西,他还真没有不知道的,毕竟怎么都是长在海边,他道:“都说物以稀为贵,这东西一多便也变得廉价,再来咱们村子离镇上远,背一篓子的海货去镇上卖,还没到就死光了,倒不如自己吃。”

    游姊听着倒是不接了,她问道:“既然租了船,为何捕到了鱼不直接将船开到码头上去卖?还省得费力。”

    “码头上都是有主,来往的商船停靠都都收费用,更别说咱们这些小船,一天捕到的鱼还没停靠的费用来的多。”柴大海摇着头说着,又一边与柴源两人合力,将大网撒下去。

    而听到答复的游姊却觉得自己魔障了,她本还觉得有些不解,为何放着轻松不去做反而还费时费力。

    却没有想到,人家在这里土生土长,自然是摸清了行行道道,又岂会明知道简单而不去做,反而硬是朝着相反而行。

    正要是如此,唯独一个理由能够解释,那便是不能罢了。

    瞧着撒在大海中的渔网,游姊总算是将自己来这一趟的目的说了出来,她道:“柴叔我能下水玩一会儿么?我会游泳,当初与杭爷爷有交情,都还是我在海中救了他的侄孙呢。”

    说着的时候,恨不得拍着胸脯保证,毕竟柴叔当真不准的话,她还真不好私自跳下去。

    哪里知道,柴大海一听,便是爽朗的哈哈大笑起来,他道:“你娘说的还真准,她昨夜里就跟我说了,你这一趟啊,准是想要下海,不然也不会开这个口。”

    “娘知道了?”游姊有些讶异,她本以为瞒的老老实实,哪里知道,在一开始就被陶氏看了出来。

    “是啊,不过你娘也说了如果真要下海便下就是,只是只能在船只附近,可不能够游得太远。”柴大海说着,可他并没有说,游姊能够下水,还是昨日夜里他对着媳妇千保证万保证,定是会看牢这个丫头,准不会让她出事。

    毕竟,游姊难得来一趟,他是真的希望这丫头能够喜欢上这里,以后也能够多来几趟。

    之前,这个想法还是希望两姐弟常来,媳妇会高兴。

    而现在,不过短短半日的相处,他也倒是喜欢上这个丫头和小家伙了。

    “姐姐游泳可厉害了,她还会潜水呢。”而听到话的游小彦,赶紧着就是张嘴,脆生生的话语中有着浓浓的自豪,仿佛那个很厉害的人是自己。

    哪里知道,柴大海听着连忙就是说到:“游水可以,潜水可是不行。”

    这潜下去,人都没影,他哪里知道有没有出事。

    虽说是想让她高兴,可是太危险的事也要注意下不是。

    游小彦一听,顿时就是转头四处的张望就是不去望游姊,想来是知晓自己说错了话,让姐姐的计划被打乱。

    游姊揉了下他的脑袋,便背身过去,将身上的外衣脱下,波不及待的就朝着大海中跳跃进去。

    如同鱼触碰到了水一般,她有一种极为饥渴的感觉。

    颈项中再次传来了吸力,她仿佛觉得,灵珠就像是无底的黑洞,让海水不断的朝着里面涌进。

    这样的感觉一直才持续,游姊干脆不在理会,绕着小船游动着。

    “技术不错,你娘还说你是个文静的,不喜玩水,看来这点她倒是看错了。”柴大海本还有些拘束,生怕说错了话,让两个孩子不喜,可现在看着小彦嘻嘻笑个不停,还来回的跑动着,被着喜悦带动着,连他都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他突然指着一处,说道:“瞧瞧那有条鲈鱼。”

    游姊也是瞧见了,轻微的滑动着海水,缓缓潜伏过去。

    随着越近,她更是将头埋进了海水中,可没过多久,她便也些一怔,随即连忙的伸出手,仿佛就是转眼之间,手中感觉湿滑,已经紧紧的将鲈鱼抓到了水中。

    “哇哇,抓到了抓到了。”游小彦瞧着立马就是欢呼的拍着手,如果不是感觉到小船的晃动,恨不得在船上蹦跳起来。

    游姊浮出水面,将抓到的鲈鱼递了过去。

    “好身手。”旁边的柴大海却是双眼发亮,海水清澈,刚刚游姊在水中的动作一目了然,他自然也是瞧得清楚。

    海中徒手抓鱼并非易事。

    双手滑动,能带动着水中的波折,使而还未碰触到鱼类,鱼儿就已经跑的无影无踪。

    而游姊刚才那么一下,瞧着就一个动作,简单了然。

    可是,如果没有极快的速度,别说抓鱼了,就是摸都摸不找。

    游姊此时,也是惊讶的望着双手。

    如果别人只是惊讶的她的速度,而她却是震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