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四十三章:学不乖的混子

    因为这大丰收的一网,柴大海与几人商量后,便决定直接返航。

    到底是船太小,如果稍微大上一些,还能够有放鱼的地方,现在放了捕上来的鱼,几人挤挤当当的,就是再捕下去也不一定放的下。

    回去的时候,满满的收获,另几人都是眉开眼笑的。

    待回到码头的时候,不少人就是凑上前,瞧着满仓的鱼类,有人便叫道:“大海,收获不错啊,给我来两条鲳鱼回去尝尝。”

    “行,你选两条,现在都还新鲜着呢。”柴大海扬声说道。

    虽说是乡里乡亲,可是这从海里捕回来的海货,都是明码实价,自然不会白给。

    汉子选了两条,用手掂量掂量,便道:“大概八斤左右,你瞧瞧看,斤数对不对。”

    柴大海没有接过来,直接就是道:“我还信不过你么,赶紧着帮我搭把手,将网子抬上去。”

    “行,等回去了我让家里媳妇将钱送过去。”汉子边道边伸手搭把手,瞧着满满的收获,将鱼卖了后,就是给了租船的费用,也能够赚的一笔,不由就是想着,自己要不要也租上一天出海一趟。

    有这样想法的人还真的不少。

    游姊瞧着一个一个凑上前的人,大部分虽然有些好奇,但是神色都算得上和善,可其中却有一人站的虽然不近,双眼中流露出的却是厌恶嫌弃。

    而这时,眼前一黑,游姊抬头去看,便见到柴源挡在她的面前,将那个令人不爽的眼神给遮挡住。

    柴源轻声说道:“别理这人,一个混子。”

    而他口中的混子这个时候却是扬声的说道:“二叔,这么好的收获可别忘记了奶奶,奶奶可是在家里等着你的孝敬呢,可别塞到了这不相干的人嘴中,倒是把我们这些亲戚给忘到了脑后。”

    这话一说出,场面顿时寂静一片,耳边唯独只有了海浪的声音。

    可随即,‘啪’的一声作响,就见那混子脚边瞬间插了一根竹竿,吓得他是跌撞两步,直接后仰的栽倒到在沙滩之中。

    而出手的人,正是混子口中的二叔柴大海。

    柴大海此时是沉着面色,出了手后,却仿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仍旧弯身整理着鱼类。

    游姊瞧着有些疑惑,可是周边的人像是习惯了一般,没有一人出声制止,反而是对着那跌倒的人露出了嘲讽的意思。

    混子吓得浑身发抖,就差了那么一点点竹竿就要插到了自己身上,想要开口去骂,却又完全不敢,支撑着发软的双腿,连忙就是后爬着离开,就怕一个不好,下一个竹竿就是落在了他身上。

    “这柴金可真是学不到乖,就是贺氏这个当娘的都不敢轻易招惹大海,柴金倒是时不时的撩拨一下,每次都是收拾的腿脚发软。”

    “柴家除了大海,根子都是坏了的,有的他们吃苦头的时候。”

    “还说孝敬呢,就是孝敬了贺氏那婆子好意思收下?”

    “唉唉,都别说,不买鱼就赶紧着走,别在这里唧唧歪歪的。”首先要买鱼的汉子瞧不过去,连忙就是大喊了一声,个个都是些多嘴多舌,也不看看当事人脸上都已经青了。

    如果是其他人,说不准还真的会继续说下去。

    可是柴大海的厉害,村子里的乡亲都是有目共睹的,到底还是闭了嘴,不敢多言。

    谁知道柴大海会不会一怒之下朝着他们动手,真要是这般,恐怕十个人都扛不住一个柴大海。

    游姊瞧着顿时就产生了好奇心,可再傻也不会当众问出来。

    便帮着提着一篮子的鱼望着柴家的方向而去。

    一路上,游小彦是蹦蹦跳跳的好不快活,走了一小段路,还得往回来,挨个的瞧着他们手中的篮子,用手碰了碰里面的鱼,不时就是欣慰的说道:“还活着呢,咱们都赶紧回家,放到水里还能养几天呢。”

    哪怕年纪小,他也知道这海里河里得东西放不了多久,一旦死就不值钱也不好吃了。

    又跑了几步,瞧着离家不远,他干脆直接撒腿就跑,就想着让娘去准备好大大的陶罐将鱼给养起来。

    慢了几步的游姊进了院子,正略显别扭又带着羞涩的表情站在那处让娘给他量着尺寸。

    游小彦见到姐姐进来,带着欣喜的说道:“姐姐,娘要给我们做新衣裳呢。”

    游姊走上前,将篮子放了下来,见到院子里的石桌上摆着一深一浅两个颜色不同的粗布。

    “你这是下水了吧,赶紧先进屋换身衣服,等下娘给你量个尺寸,这两日把你们的新衣裳都做出来。”陶氏快言快语,瞧着游姊站在那处不动,便是伸手将人推了进门,又道:“赶紧着,别磨蹭。”

    被推着进屋的游姊,心中当真有那么一丝的激动。

    再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女孩子,来到这个世上,可从未穿过新衣裳,就是柜子里面放着的,全部都是打了补丁,甚至每件衣裳上面连少于十个补丁的都没有,更别说是新衣了。

    而且,她也能够知道,柴家的条件并不是很好,柴溪那么大了没有娶妻不少,连龙凤胎小小年纪都是穿的旧衣。

    现在却要给他们两个不是柴家的孩子做新衣,可想而知,是真得疼他们。

    短短时间的相处,娘虽然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可是为人定是很好不然柴家的父子不会,特别是柴家两个儿子都是主动唤她为娘。

    除了人好之后,定也是懂得相处的分寸。

    这次给他们两姐弟做衣裳,肯定是事先与柴叔商量后,甚至就是连两个柴哥哥都是说了的。

    不然,也不会这般的正大光明,当做所有人面前说出这话了。

    “换好了没?娘进来了。”

    门被敲响,陶氏在外面喊了一声。

    游姊将毯子与换下的衣裳堆放好,便将房门打开。

    陶氏进来便是打量了丫头一边,不由就是道:“就像是眨眼一般,你个丫头居然就这般大了,娘还记得你小的时候哭闹的要喝奶的模样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