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四十四章:柴家人

    游姊可不想同娘讨论小时候吃奶的事情,趁着娘给她量尺寸的时候,她将海边的事说了出来,并问道:“娘,这柴金是什么人?难不成是柴叔的亲戚?”

    陶氏的手微微一顿,将软尺放下,她坐在木板床上,唉声一叹,说道:“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你柴叔命不好,碰上了这样的人家,倒是糟蹋了他这个人。”

    既然女儿问起,她倒是没有隐瞒,毕竟柴家发生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整个村子里的人都知晓。

    可偏偏,柴家有些人,完全就是些不要脸皮的货色,根本不顾外人如何的嘲笑,弄得屋中是乌烟瘴气,硬是凭着自己的性子闹腾,与游家老屋那边的人还要来的不要脸面。

    “柴叔与柴家是分家了吧?”游姊问着,现在柴叔住的屋子,瞧着虽然小了些,可瞧着就是建了没多久,也就是一家六口人,并没有看到其他的柴姓人出入。

    “哪里算是分家,分明就是被赶出来了的。”陶氏干脆从头到尾说了起来。

    原来,差不多十年之前,军队征兵,柴家根本拿不出银钱,无奈只能由柴大海出征。

    这一去便是七年,虽然七年未归,可是每年柴大海都是托人带了银两回来,为的就是家中妻儿能够过的好一些,可哪里知道,当他归来时。

    却发现,媳妇早就受不住婆家人的欺辱,趁着夜色跳入海中,落个尸骨无存,而他的两个儿子,更是在他们娘不在之后,便被净身赶了出去,让两兄弟自生自灭。

    那个时候柴溪不过才十四岁不到,柴源更小,两人相伴也不知道怎么熬过来。

    好在,就在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柴大海瘸着一条腿回来。

    “听大海说,他回来的时候柴源发烧,如果再不送去医馆都快烧傻了。他在外当兵七年,每年都会托人带回来五年银子,七年一共三十五两银子,这在村子里绝对算是一笔大钱,却被柴家那屋子里的人败光不说,就是柴源发烧柴溪跪着去求,都没能要回来一文钱。”陶氏唏嘘,这件事村子里的人知道的不少,个个都说柴家的人狠心。

    逼得媳妇跳海、又差点害得小儿傻掉,可是偏偏,人家没有一丝的悔意反而还责怪大海将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却也不想想他们的所作所为不光是托月村,就是其他地方都有所耳闻。

    “也就是那个时候,大海大闹了一场,和柴家那房的人彻底是断绝了关系,平日里也绝不走动。”陶氏继续的说着,就是她嫁过来后,都没有登过柴家那房的门,就是碰到了也没唤一声。

    只不过,那些不要脸皮的人,反而时不时就上他们这里闹上一闹,好在大海是彻底看清了那些人的嘴脸,倒是直接凶神恶煞的将人赶走。

    这次数多了,那房的人讨不了什么好处,又被修理了许多次,来的倒也少了。

    游姊听着,不由就是有些咋舌,这人真是一家比一家的极品。

    游家的人虽然心肠也黑的很,唯一好一些的便是他们还在乎颜面,她利用着这点,倒是也能让她和小彦好过一些。

    量好了尺寸,游姊便去厨房收拾蚌壳肉。

    蚌壳肉硬,不像小的壳类生物,肉嫩不说还带着鲜味,光是用清水一烫,烩一下就有属于海鲜的特殊美味。

    而蚌壳肉的话,清淡的吃起来根本没什么味道,还得来的点重口味。

    好在,这个时代已经有辣椒,只是不常出现在饭桌上。

    游姊将蚌壳肉切成长条的形状,便放进锅中炖了起来。

    蚌壳肉硬,还得好好炖上一炖。

    炖上之后,她出了厨房,便见到院子里的人在宰杀着海鱼,她便问道:“柴叔,这些都杀了吗?不拿到镇上去卖?”

    柴叔利落的杀着手中的鱼,一边说道:“咱们村离镇上远,真要挑到镇上早就死光了,卖也卖不出价,倒不如杀了腌好晒干,当干鱼来卖。”

    所谓的干鱼,就是抹些盐巴后风干即可。

    这样的鱼,带着咸味自然就没有海鲜本身的鲜嫩。

    别看了费了这么多的功夫,可真要卖出去,干鱼的价钱还没有新鲜的来的高。

    只因干鱼的做法单一,唯独就是蒸熟了吃,味道不好吃买的人就少,价钱自然是高不起来。

    而这个时候,门外传来几个粗重的脚步声,没过多久就是几个面上带着愤怒的人上门。

    一个年迈的老婆子狠狠的剁了剁手中的拐杖,喊道:“你个要死的,你居然敢对着你大哥的儿子动手,是不是什么时候也敢对我这个老婆子动手啊。”

    “二弟,你怎么能够这么的狠心啊,柴金怎么说都是你的晚辈,用得着动刀动枪吗?”又一个妇人站了出来,话说的可怜兮兮,可是那双眼睛却是瞧着院子里面的海货,恨不得直接上前抢了是好。

    因为贪婪的目光与满腔的恨意,两人面目狰狞,甚是难看。

    而对于所谓的娘与大嫂,柴大海早就没有亲情,有的唯独是恨。

    银钱他可以不在乎,可他在乎他的家人,柴溪娘跳海的事他虽然没有亲眼瞧着,却也能够感觉到她的绝望。

    两个半大的孩子,面黄肌瘦,望向他们的面目时,只有无尽的空洞,仿佛正在等死一般。

    那个时候,他恨不得手刃这些所谓的亲人。

    猛地站起,柴大海直接拿着菜刀迈步过去,大声吼道:“赶紧着走,你们还真当我不敢动手不成。”

    说完, 将菜刀狠狠的砍在门板之中,那气势威猛的不行。

    游姊瞧着,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害怕,反而极为的欣赏。

    如果因为孝道整日的被压制,连日子都过不下去,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那还不如奋起反抗,让他们不敢上前闹腾。

    虽然着两个婆媳来寻麻烦,可是她却发现了一点。

    这两婆子哪怕就是再怒再贪婪,都不敢跨过柴家的门槛,只是站在外面费着口舌,而当柴叔冲上前后,更是连连后退,动作极为的熟稔,显然是经历过不少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