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四十五章:揍得连他娘都认不出来为止

    贺氏气得不行,却也是知道,这该死的柴大海是轻易不会对她动手,吓退的步伐又是上前了几步,挺着胸膛,就道:“你个孽子,你砍啊,老婆子我就不相信你敢动手。”

    柴大海缓缓勾着嘴角,那冷沉的目光让贺氏猛然咽了咽口水。

    果然,就在下一刻,柴大海开口,说道:“柴溪你们去那边,将柴金抓来狠狠的揍上一顿,给我揍得连他娘都认不出来为止。”

    柴溪是个木纳的,听着这话就是拿起一旁的木棍向着外面而去,柴源更是摩拳擦掌,跟着大哥一同,早就手痒的不行,现在奉着爹的指示揍人,自然是快活的不行。

    “你们敢!”众多子孙当中,贺氏最喜欢的便是嘴甜的柴金,一听到这个孽子居然敢向柴金动手,怒火当中也有着慌乱,她可是知道柴大海是说到做到的人啊。

    “不准,不准,你们敢找柴金的麻烦,我就跟你们拼命!”李氏也是慌得不行,大声的呵斥不说,更是想要上前拦着离开的两个兄弟,可是她一个人拦得了这个,拦不了那个,无法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两兄弟朝着自家的方向而去。

    以往柴大海当兵的时候,这两兄弟都是个被欺负的命,可是柴大海回来,到底是上过战场杀过人,哪怕就是瘸了个腿,都能够一个打十个,两个兄弟跟着也学了不少,这真要去揍柴金,肯定是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顿时就是搀扶着婆婆还往家的方向撒腿就跑,生怕一个去迟了,还真认不出自家的宝贝儿子了。

    游姊瞧着这场闹剧以这样有趣的方式结局,甚是有趣。

    倒是柴大海,转身的时候,略显担忧的望着游姊两姐弟,生怕从他们眼中看到恐惧,可哪里想到,一大一小,一个眼神中带着饶有兴致,一个却是满脸的钦佩。

    完全没有害怕的意思,他宛然一笑,也是,就是两姐弟的娘都不怕他这个莽汉,她的孩子自然也是不怕。

    托月村不大,在院子里面还能够听到另外一边的呼天喊地的声音,极为的热闹。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柴溪两兄弟回来,虽然身上难免会带着一些的伤痛,可是脸上却是极为的痛快,难得有次机会,自然是好好教训了那个从小就知道欺负他们的人。

    晚上的一餐,便是游姊做的蚌壳肉煲,哪怕是炖了一下来,费了不少的柴火,肉还是有些硬,可吃起来有嚼劲不说,肉中更有着带着辣味的香。

    香辣的味道,是柴大海等人第一次吃到,还别说,虽然辣得只吐舌,可筷子仍旧往蚌肉煲中夹着。

    “你这丫头法子倒是多,这辣椒吃起来辣,不少人受不住这个味道,可怎么你做出来的,辣还是辣,却越吃越想吃呢。”陶氏说着,她对于厨艺也不是很在行,可这一日过去,她发现游姊的厨艺是真的好的很。

    平常用的佐料菜色,在她的手中,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让人越吃越想吃。

    “这话不错,你还得向着游姊学学才行。”柴大海呼啦着辣红的嘴,就是不愿意停下筷子。

    陶氏白了她一眼,可不得不说,这话她倒是认同,趁着游姊待在这里的几日,能学多少算多少,自家汉子喜欢不说,瞧着几个小的吃起来也是津津有味,如此她都得好好学学。

    游姊笑了笑,心中却想着其他的事,娘家的条件不好,却事事都紧着他们两姐弟,如果可以自然是希望他们家的条件能够好起来,这样的话,对她也是有利的。

    别的不说,游家那个地方她现在还有些耐心继续的待下去,可是一旦这么继续的折腾下去,她想尽法子都会脱离那家的人。

    她是个姑娘家年纪有不大,真的带着小彦出去,就是有钱财在手,也会引起外人的算计,还不如找个有庇护的地方,过得也能够轻松一些。

    而她初步打算的便是托月村,她本就喜海,自然是希望待在海边生活。

    更何况现在有一个极为神秘的灵珠,灵珠有海水为媒介说不准会发生她更无法想象到的事。

    再来虽然不过一日,可柴叔一家子人都是不错,还有娘在身边,待着这里,比水临村要好上许多。

    她将筷子放下,开口说道:“柴叔,你们有没有想过做些小生意,我在镇上帮杭少爷卖煎鱼,一日差不多能够卖上一两银子呢。”

    ‘嘶’的一声。

    众人听了就是倒吸一口气,特别是陶氏,虽说女儿一直说生意不错,可却没有想到居然能够挣这么多的银钱,她顿时就道:“那你得帮着好好做,可别辜负了人家对你的好意。”

    “没错。”柴大海也是点了点头,对于那只听起却未见到的杭家人,倒是觉得都是好人,他道:“虽说是有救命之恩,可是人家想要一次性的报答你,也是十分的容易,却愿意如此护着你,对你来说也是好事,怎么都得领这个情义。”

    游姊不由莞尔一笑,她本以为当说出这话后,柴叔和娘会好奇她到底做的什么生意,或者打听一番,却不想倒是在叮嘱着她要好好的做下去,不辜负杭家人的期望。

    “这个我自然知道。”说着,游姊指着桌面上的食物,再次开口:“我们做的是吃食的生意,就在码头上卖煎鱼,因为煎鱼的豆油中有特别的佐料,味道很是不错,来卖的人自然也就多了。”

    众人闻言便是点了点头,做吃食生意,最为重要的便是配方。

    手中能够握着一张吃食的配方,足够养活一屋子的人。

    游姊瞧着他们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反而是柴源脸上露出了诺有所思,想要开口,却极力的忍耐的模样。

    其实,在知道柴源对市价极为了解,她就有想过,他倒是一个适合做生意的人,只要给他一个机会,说不准还真的能够奋起。

    如此,游姊也干脆不再拐弯抹角下去,她说道:“煎鱼的生意已经做了起来,可是难免会将耽误整日的功夫,便想着干脆直接卖配好佐料的豆油,让其他的人去做煎鱼的生意。我就想问问柴叔有没有这个心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