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四十六章:最远的路

    夜里,陶氏将两个幼儿哄到入睡,她缓缓坐在木床边上,一直有些晃神。

    烛光闪烁,时不时‘噼啪’一声炸得作响。

    “怎么?还在想着呢。”柴大海给媳妇递过来沾着热水的手帕,瞧着她仍旧不懂,干脆直接上手给她擦洗的,动作不似他粗糙的模样,显得格外温柔。

    这个时候,陶氏哪有回不过神的,连忙嗔了他一眼,说道:“都是媳妇伺候当家的,现在倒是反着来,你看着吧,迟早有一日你将我惯坏,整日里就要你伺候着。”

    “我个汉子宠媳妇是理所当然的事,要的就是将你惯坏。”柴大海张口就来,一脸的理所当然。

    陶氏心中暖的不行,脸上却是白了他一眼。

    将他拉到一边坐下,收敛了脸上的神情,她道:“你说说游姊说的法子可行不可行?”

    其实,柴大海也是想了许多。

    他们家中现在缺的便是银钱,大儿子已经十七,同年的伙伴别说娶妻就是孩子都有了,就是他还是老大不小。

    当年他去当兵,就是知晓家中无银,自己身上留了一些傍身,其他的全部都是托人到了回来,结果倒好,那么多的银两没有一文是花在自己孩子身上。

    从军队回来,他身上也是带着一些碎银,可是当初柴源生病,硬是花光了才抢了条命回来,一直到现在他拖着一条瘸腿,无田无地,倒是让日子比先前好过了许多。

    可是照着这个速度,还得再努力几年才能够给孩子娶上老婆。

    他叹声而道:“我最对不住的便是柴溪,就是为了他也得赌上一把。”

    陶氏伸手握住当家的手掌,两人的手掌都是带着粗厚的茧子,磨得皮上发疼,可是偏偏谁也不愿意缩回来,她难得温柔的说道:“船到桥头自然直,你也别太急,不过你说得倒也是,既然有这个机会,怎么都得搏上一搏。”

    她说完后,便起身弯腰,在床下的放着的小盒子拿出来,用锁打开后,清数着里面的银钱,数过之后她道:“一共一两银子有余,我的意思还是不赊直接给钱的好。”

    刚在饭桌上,游姊的提议是可以先赊豆油,等他们挣到了银钱再还回去,可是这样做她担忧游姊在杭家人面前不好做,拿不出钱倒是没法,可既然拿得出来又怎么能让女儿腆着脸面去赊。

    “我也是这个意思。”柴大海说着,做煎鱼的生意,说到底了就是豆油贵,翘嘴鱼的话海中虽然打不到,可是周边也有湖泊,但是能够以更低的价钱向周边的乡亲收一些。

    而且照着游姊的说法,煎鱼能卖的那么好,恐怕就是油得关系。

    既然能够卖煎鱼,其他的东西也能够不是。

    到时候换些花样,轮着去卖,总能有一样卖的好。

    两口子你一句我一句,对着做生意的事商量了好久,彼此都能够看到对方眼眸中带着的期许。

    ……

    三日的时间过的很快。

    仿佛不过眨眼之间,如果可以游姊是真的不愿意这么早的回去。

    她对着这个蓝色令人沉醉的大海,是万分的不舍。

    “行了,既然喜欢下次再来就是,你这丫头没不舍得娘,倒是舍不得这大海了。”陶氏有些无奈,这不知道还当是自家闺女舍不得她这个当娘,可实际上丫头对着大海倒是念念不舍。

    游姊无法,到底是将目光收了回来,这等到下一次还真不知道要何年何月。

    收拾好物什,依次和柴家人告别。

    两姐弟便上了牛车,而赶车的人正是柴叔。

    柴大海早就向村子里的人借了牛车,就是想着将两个孩子送到村子里去。

    水临村的人都认得陶氏,她去有些不合适,可是他就不同,就是游家的人都不知道陶氏再嫁的人是谁,由他去送最合适也最安心。

    这一路,游姊也没闲着,她对着外面赶车的人问道:“柴叔,你被带去参军,可是去了何地?离咱们远吗?”

    “还能何处,咱们的国界也就两个地方需要防守,一个是边关一个是草原,我当初被派去的便是边关。”柴大海知道游姊感兴趣,便详细的说道:“从这里到边关最少要一个月的路程,也是我这辈子走过最远的路了。”

    游姊静静得听着,前世不说,因着爱好的关系,国内国外她都是跑遍。

    可是来到这个时代,她唯独就去过三个地方。

    水临村、宜清镇以及托月村。

    她想,哪怕现在不行,总有一日她也会踏遍这片土地,尽情的游山玩水。

    不过,短时间内,还是得解决游家的烦心事。

    游姊接着开口,她又问道:“那些年,柴叔一定很辛苦吧。”

    哪里知道,柴大海闻言却是浮现出了笑意,他摇了摇头说道:“先不说辛苦不辛苦,可参军的事是我这辈子做的最不后悔的事情。”

    虽然因为充军后发生了很多事,可是他不得不承认,在军营的日子是他一辈子的怀念。

    可这些他都无法去解释,毕竟唯独他自己才能够体会的到。

    游姊却是真的不明白,先不说柴家发生的那些事,就说柴叔这条腿,恐怕就是在战场上因伤瘸得,即使赔上了一条腿,可柴叔此时的模样是真的看不出一丝的后悔。

    她没有继续深究这件事,而是说道:“明日起你们恐怕要一直在镇上跑,既然能够挣得到钱,柴叔可别亏待了自己,你们村离镇上远,来回还是得租凭牛车的好。”

    柴大海闻言便是点了点头,虽然觉得欣慰,可是没有见到挣到的钱,他们又如何会舍得去坐牛车来回。

    一人就是一文钱,这一来一回的都得花上不少的银钱,谁舍得。

    “柴叔可一定得听进去,煎鱼的生意比想象中要累的些,又加上你们还得赶路,时间短了还能够坚持,日子一长准得熬出病来,说不准这治病的钱都没车费来的贵。”游姊苦口婆心,并没有发现此时的自己有些婆婆妈妈,她接着又道:“再说了,会花钱的人才会挣钱,这句话可是不假,不然辛苦挣来的银钱攒在那里又不会生根发芽,还不如让自个过的舒畅一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