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农门悍妇宠夫忙

第四十七章:扳断

    一路上,几人在牛车上聊了许多。

    柴大海更是难得说了很多,他来之前还担忧,与两姐弟一路上会不会显得太过尴尬。

    毕竟他本就是个不爱多话的人,虽然明明是想要对着两姐弟好,可却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

    可没想到,一路上游姊对他以往的事更是感兴趣,他便将外出的一些趣事,所见所闻一一的都说了出来。

    直到回到了水临村,游姊听着都意犹未尽,只可惜已经到了地方,不可能停下来一直让柴叔说着。

    进了村子,牛车并没有朝着游家的院子而去,倒是朝着相反的地方,那头正是杭家。

    伟忠听着守门人的禀告,他来到后门,将牛车放了进来,瞧着上面下来的几个人,他脸上带着笑意说道:“游丫头,你们总算是回来了,可不知道老爷子又多想你们呢。”

    这话倒是不假,也不知道这游家两姐弟是有多大的魅力,连着平日里略显冷清的杭晨少爷这几日更是一脸的冷冽,弄得这几日家中奴仆是胆颤心惊,倒不是怕杭晨少爷会发脾气出手教训他们,而是那望过去,如同望向冰块的冷意,让他们是不寒而栗。

    哪像是先前的几日,冰块缓缓中带着暖意,倒是没有让人感觉到战战兢兢。

    就连老爷子都是高兴的不行,可哪里想到这几日,明明就是炎热的天气,反而感觉到了无比的冷意,就是他都恨不得在这个大热天包着些被褥,省得被冻着。

    “真的吗?杭爷爷可是在家,我这里正好带来了不少的海味呢。”游姊脸上带着笑意,双眸更是带着亮光,如果说水临村还有什么值得她的在意的。

    恐怕便是这些帮了她许多的杭家人。

    话音刚落,她便看到了从转角走出来的小伙子,微微抿着双唇,眉头竖起,显得不言而威。

    虽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游姊也能够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的不满。

    游姊有些莫名,她可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人,会让杭晨这样的瞧着自己,她不由缩了缩脖子,咧着嘴笑道:“杭晨少爷,你喜欢海味么,我这次带了不少,有螃蟹蚌壳和鲳鱼,都是我从海里捞上来的。”

    杭晨瞧着面前的丫头,古灵精怪,皱着小脸如同一个讨奖的孩子般,让他不由就是微微点了点头,可随即又是蹙眉说道:“明日去镇上,记得如时来。”

    说着,便是转身离开。

    游姊在他身后耸耸肩,虽说和杭晨少爷去了几次镇上,可是他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少。

    她凑到伟忠叔身边,小声的说道:“杭晨少爷的病好了么?”

    “好…了。”伟忠刚回答一声,便咦了一声,不由问道:“游丫头怎么知道杭晨少爷病了?”

    他可是记得,游姊来问他的时候,他可都是说过杭晨少爷在学习,可从未说过他生病了。

    游姊并未回答,而是笑着将牛车上的带来的东西都拿了下来,并与柴叔道了别。

    瞧着渐渐远去的牛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见到柴叔一家人了。

    她带来的东西不少,可全部都是送给杭爷爷,两姐弟回到家的时候,除了抱着自己的旧衣裳外,什么都没有。

    进了院门,游姊瞧着院子里面虽然谈不上脏,可是乱的不行。

    用得农具都是随地摆放,也没有细心整理过,反而是为了省事,随手拿随手扔,真就是一个随意。

    可正是因为如此,一侧空空如也,一侧堆满的东西如同小山一般,乱得不行。

    龚氏听到外面的动静,还以为是当家的回来,便收拾了一会儿,笑着迎了出去。

    可是这一出去,脸上的笑意顿时就没了,反而带着怒意,她喝道:“你们这身衣服是从哪里来的?”

    瞧着两个讨人嫌的人,身上穿着崭新的衣裳,顿时就是气上心头。

    一想到自家闺女穿的都是半新的衣裳,虽然没有半点的补丁,可是料子是肯定没有游姊身上穿的好,她眯了眯眼,心中想着,等有机会一定要将这件新衣给要过来,哪怕是卫兰身子骨比游姊的大上一少,穿着肯定是不合适。

    可她就是不乐意看到游姊两姐弟过上好日子。

    这个时候,卫兰听到动静走了出来,瞧着不过两三日的功夫,游姊就穿戴着一身新衣,也是不满的撇了撇嘴,她道:“穿着新衣还不是一个土丫头的模样,倒是埋汰了这身衣裳。”

    游姊挑了挑眉头,也没向以往那般的退缩,却是扬了扬脑袋,说道:“再怎么样都比你这个懒丫头来得强,外头的婶婶们都问我你是不是没有长骨头呢。”

    “你个死丫头,听谁乱嚼舌根,老娘撕了她的嘴。”龚氏直接就是撸了撸袖摆,自家的闺女好不好她也是知道,可是一旦卫兰懒惰的事传到外面,恐怕以后就没人敢上门说亲了。

    卫兰也是脸上一白,顿时就是想要上前教训教训这个胡咧的家伙,可是才迈了几步,就看到游姊横着一脸的像是要向她冲过来,感觉前些日子游姊打的地方疼痛了起来,迈出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

    “你们欺负我姐姐,我就打你们。”游小彦更是举起了拳头,小脸紧紧绷住。

    如此,各方两人,一方有些忌惮,一方却隐隐约约有些期待。

    自从下了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灵珠的缘故,身体内有着一股莫名的力量,力气是大了不少。

    以往还顾忌这卫兰和龚氏比她大,真要动起手来,自己肯定会是吃亏。

    可现在不同了,现在的她感觉,哪怕就是一只手都能够将卫兰收拾过来,如此,何尝不感觉到期待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双带着期许的眸子,卫兰犹豫了半响终究没有冲过来,毕竟两个人真的纠打在一起,她或多或少都会受些伤。

    不过,没冲向前,她倒是放了狠话,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两姐弟不过就是个没人要的孩子,瞧着吧,早晚……”

    ‘咔’的一声。

    卫兰还未说完的话顿时梗住,只见对面的人,双手拿着有粗粗的木棍就这么硬生生的给扳断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