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摸鱼】恋与制作人乙女向

李泽言丶雨后(下)

    07

    你害羞了吗?

    胡说八道。

    李泽言还是躺着,你家“L”型的布艺沙发算是帮了忙,他躺上去后长短也没有多么局促,但横宽就不够了,并不支持他随心所欲的翻身。

    你看见他头偏向内侧的动作一顿,然后靠你这侧的肩头勉力耸起,试图转成一个面朝里背对你的侧卧:“这才几天功夫,你不仅胆越来越大了,连异想天开的能力都见长啊。”

    哇——李泽言。

    这真是比真金还真的李泽言。

    按道理来说,这时候你就该怂了。

    你应该在心里翻出一声愤懑的“哼”,然后鼓了一鼓腮帮,说一声“哦”,或者“是”或者“哪敢呢”,再接上一句“总裁大人”,可是没有。

    你把它归结为这伴生的一切,因为这是你自己的家,你无比熟悉的地方,你的地盘;因为李泽言和平时不太一样,他现在不仅没有穿着他那标志性的黑衬衫黑西装,而且穿着你贪赠品买回来的情侣睡衣,衣摆上甚至还有一只可爱得不行的大兔;因为他不是严肃冷静、自持威严的冲你说话,他现在脸上还沾着发烧未褪完的红晕,面积还特别大,连耳朵到脖的皮肤都受到了影响。

    他现在不仅不能像平时那样果决利落的动作,而且缺力到从仰面正躺到侧卧的转动都没做得成功。

    这种机会,应该很长、很长、很——长时间内,都不会出现第二次了。

    所以、所以、所以。

    所以你笑眯眯的发出一声轻快的“嗯~”,贴着他坐到了沙发上。

    你这个动作显然又一次的出乎了李大总裁的意料,他的一侧肩头还没有放弃侧身的动作,你看见那点拱起僵硬的顿住。

    “总裁大人~”你叫他,尾音拖得又软又长,“你难受吗?”

    “没有。”他否认道,然后快速的说出第二句话,“看来你记忆力的退化速度跟你的智商可以持平了。”

    大混蛋。

    你陡然间没了设想的耐性,如你所料,他其实已经缩得紧紧的贴在沙发背上了,你的手隔着一层被,不轻不重的就按在了他的身上。

    “喔?”你听见你发出这样一声上扬的音节,“那,您躲什么呢?”

    “我哪有躲。”他一瞬间就绷紧了身体,“你最好也去量个体温,我看你脑确实不清醒。”

    大大大——混蛋哦。

    你也不多磨蹭了,抬起压着他的那只手不客气的摸了一把他的额头。

    “你开始发汗了哦,总裁大人。”你说,“身上发得怎么样了?要不要换衣服呀?”

    你笑。

    “我摸摸看哦。”

    08

    “你别——”

    他只来得及发出短促的一节阻止,就不得不改成下一句:“住手!”

    你才不听咧,开了暖气的室内经过这样长的时间,现在一点也不冷,空调上明晃晃的一个28°,热风呼呼。你的手不凉——不算凉,但对现在的李泽言来说,还是对比鲜明。

    他现在是真的没有力气,否则你断然没有一点可能能这样摸进他的被里去。这套睡衣的尺码非常大,反正是送的,你是决然没有想过它能给谁穿,所以在售货员询问你男士那一套需要什么尺码的时候,你随口说那就拿最大码的吧——

    最大码,大概是给偏胖的人穿的。

    李泽言先生的身材很好,宽肩窄臀,虽然没有仔细看,但你发现你并不难回忆起他从这套睡衣挽到手肘的袖露出的小手臂,和不扣上面两颗扣而露出的一小片胸膛。

    现在这套其实他穿也觉得宽松的睡衣在拥挤的被褥里被扯得乱七八糟——当然的嘛,他先前还发烧呢,觉得热啊。

    没退烧之前你可不能让他迷迷糊糊的从被里挣出来歇凉,所以他只能下意识的在被里折腾,你现在摸进去,发现衣服扣竟然全都被解开了,哟嚯。

    李大总裁大为震撼,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从淋雨到进门被推进卫生间里洗澡、洗澡后谜之发烧、退烧了还被怂包骚扰——这一天过得太刺激了。

    于是效率至上的李大总裁没有悬念的再一次提出原初之问:“你想干什么?”

    “耍流氓呀。”你诚恳的说,被下面的空气又黏又热,你的手指碰到了他的小臂,高兴的握了一把,然后毫不客气的再往里一探,贴到了他高温的胸腹上。

    “总裁大人~”你说,用一种委屈巴巴的语调,人也整个上半身都趴低去,“你可吓着我了,给点补偿,不过分吧?”

    李总裁,可能被你摸懵了。

    你看见他近乎不可置信的张了一张他那双深色的眼,本来已经褪得只剩下一层薄绯色的面部皮肤迅速的尽数涨红了回去。被角被你掖得非常紧,他还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你就千辛万苦的把里面那侧一点一点的塞到他身下垫着,生怕管不住从那边的歇凉——这可帮大忙了。

    现在总裁大人的四肢简直徒有其表,里侧被自己的体重压着,外侧被你坐着,被形成一个不可能被挣破的束缚,只能尽力的抽了一抽他唯一能抽得动的半截手:“你……”他分明的喉结就在你的眼前上下一滚,“你别闹!”

    你垂下眼睛,及肩的发丝从耳后滑下来,柔软的垂到他的面前。

    “李泽言……”

    他的眼睛眨都不眨,紧巴巴的:“……”

    “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欢我啊……”你慢慢的趴下去,给他做枕头的抱枕弧度比枕头稍微高一点点,你怕他睡起来落枕,还在颈后塞了叠成条状的衣服,看着整个人是一条平和的线才放的心。“你总是在嫌弃我,我也确实什么都没做得好……”

    被非常软,垫着你的下巴并不疼,你这样趴在他身上说话,就看不见他的表情了:“你总是说我又幼稚又笨……”

    他没吭声。

    “算了……”你闷闷的说,从被里抽出手。“我困死了……你别挣出来歇凉啊,还没发汗的,还有点低烧呢……”

    “……”

    “……白痴。”

    他低低的说。

    胸腔的发声震动让你觉得轻微的痒,你往前一点头,口鼻都往被上埋了一埋。

    “……哦。”

    你不起来:“知道了。”

    “……抬头。”他接着说,“敢推我去洗澡,还敢这么……压着我。”他短暂的停顿了一下,“胆很大嘛,怎么又连看都不敢看我了?”

    谁知道啊……

    你闷闷的想。

    热血上头就这么做了。

    “抬头啊。”他又说了一遍,“你这么压着我,我怎么抱你?”

    09

    这个距离足够近了。

    你抬起头,正撞上他沉沉的深色眼睛,心脏几乎是没有悬念的就漏跳了一拍。

    嘴唇的触感非常软,你以往只觉得他看起来那样不近人情,这次也真是物极必反的造了个反,挑在这种没可能出现第二回的好机会上,还半途夭折。

    “有贼心没贼胆……”他说,你探手进去的那个地方松动了,他倒也恢复了些力气,便从那块缺口抽了一只手臂出来。这时他手掌的温度还要多高,热得你下意识的缩了一缩。

    “你躲什么?”

    他眼里罕见的含着一丝笑,把你才同他说过的话原样奉还:“我就摸摸看啊。”

    这样……真的太犯规了。

    你简直觉得颈椎一沉,那节撑着你脑袋的骨头一点余地也没有的就变成了融化了的巧克力,撑在沙发上的手肘关节也咔嚓咔嚓的碎出一地饼干粉,他至少此时体温远高于你的手指从你的耳后没进你的发丝里,把你按向他。

    “张嘴。”他低低的说,这把要命的嗓里也带上了一丝轻飘飘的笑,“小笨蛋…这都不会。”

    你被这灼热的气息弄得头脑发昏,耳畔收进他这一句话,竟也是不晓得戳到了神经的哪一个点。

    “我、我怎么不会了!”你张大了眼,飞快的咬了一咬还有点麻意的嘴唇,“你、你别……别小看了人了!让、让我来啊!让你看看……”

    “哦?”他盯着你的小动作,喉结又清晰可见的上下一动,“拭目以待?”

    应该是昏了头了。

    你感觉到你也吞咽了一口口水,然后闭上眼睛,舔了舔他的喉结。

    手下的触感很好,你在紧张之余这样想,并且一不做二不休的多摸了几把。

    壁挂式的空调智能性的又开启了一次送风,你觉得不太妙,被褥下面也太热了,是不是有点过分啊?这样的温度,简直热得……

    ……手骨都要融化掉了。

    “你应该知道我要说什么了。”

    这样躺平任由你动作了十秒的李泽言今天第三次在你面前笑了,他抽回手,反手撑在布面的沙发上,不急不缓的坐了起来。

    棉质的睡衣确实被他尽数解开了,现在正松垮垮的挂在他的身上,正面露出紧实的胸膛。偏高的体温让此时你眼前的这具男性身体显得气血十足,半点都偏不开视线。

    他一直受困的另一只手就势环过你,把足够让你过出一身又一身鸡皮疙瘩的热量熨在你的腰上。

    “不、不过……如……”

    你的舌头开始打结,一点办法也没有那种磕磕绊绊,你的神经在脑内剧烈的震颤,一点都不怀疑它马上就要完全绷断。

    他握住你的手,半是强势半是诱哄的伸进落到他腰间的被里。

    “摸这里。”</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