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舔掉哥哥嘴角上的淫液(高H)

02 去找他

    深夜三点。

    整个宁府灯火通明,宁老爷坐在客厅沙发上,短短几个钟头,他整个人都苍老了很多。

    世人皆知,宁陆两家联姻是为了强强联合,可现在婚还没结上,宁家的项目被报道,项目负责人卷款逃离,宁家将损失的将是个未知数,宁家甚至还来不急回应这事,紧接着又出现宁家和陆家的联姻竟是想一口吞并整个陆家就是为了填补项目出现的漏洞。

    宁小羽满脸忧愁的跟着坐在沙发上,虽然平时她嚣张跋扈,可现在她只能干瞪眼着急,她知道集团股票大跌,在这样下去迟早要丧失几年来累积的口碑,然而,最要人命的是陆家打来了电话,那边说,取消婚姻。

    夏芸接到这通电话后,直接被气晕倒地,此刻还在房间之躺着。

    宁小羽听着爸爸叹了一口又一口气,她很想安慰一下他,还未开口,又是一通电话。

    宁老爷哆着手接听起秘书的电话,耳边响起,“宁总,公司竟然被人收购,并且...并且直接宣布破产。”

    ...

    半个月后。

    A市宁氏集团彻底不在世人眼,并在几天之内宁氏集团被默默无闻的一个集团给取代。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宁氏绝对是得罪了什么人,半个月前的事情完全成了所有人饭后的笑柄。

    宁小羽坐在急症手术室门外,她脸色惨白,完全没了生气,父母连着倒下,公司也成为别人的。

    急症手术室的门被打开,医生里面走出来,“宁老爷本就心脏不好,现在这个情况绝对是要换心脏。当然换心脏有一定的风险...”

    宁小羽突然间觉得天塌下来了,她竟然成了整个家的顶梁柱。

    “宁小姐,你只有几天的时间考虑,你要尽快做决定。”

    听到这话,宁小羽才回过神,“我知道了。”

    她重新回到座位上,低头沉思,妈妈那边的手术需要钱,爸爸这边也还需要钱做手术,曾经她最多的东西,如今她没有了,而这东西竟然成为了救家人命的东西...

    -

    几天后,宁小羽在父亲的秘书口突然得知,公司竟然是被宁墨辰给收购的。

    得知这个消息,她彻底懵了。

    她坐在病房之给夏芸削着苹果,好几次她都削到手,鲜血流出时,她才回过神。

    夏芸闭着眼虚弱道:“羽羽,去、去找他。问他到底要做什么。”

    “什么?”

    “去公司找宁墨辰。”

    听清这话,宁小羽大脑一片空白。

    “妈妈,你怎么知道的?”

    “发生事情的第二天,宁墨辰故意发出了消息告诉所有人是他把我们家弄垮,老爷为了遮丑,竟然花费最后的钱封锁这则消息。”

    宁小羽放下手的刀和苹果直接跑出了医院,她一路直接跑到公司楼下。

    短短半个月,公司变了,似乎是变的更豪华更亮丽...

    她走到前台,“我要找你们总裁。”

    前台小姐本想不屑的把来者打发走,可看到眼前的人时,眸闪过一丝惊愕,“宁小姐?总裁特意吩咐过,宁家的人不得入内。”

    宁小羽怔了一下,果然,那个人绝对就是宁墨辰!

    “我知道了。”

    宁小羽转身离开,她走到门口时,直接晕了过去。

    总裁办公室。

    宁小羽被放在沙发上时,她知道这里只剩下自己和宁墨辰时,她闭着的眼直接睁开,她一开始只是在赌,可现在她赌赢了,宁墨辰没有把她送到医院反而是带她来办公室。

    刚想开口,宁墨辰冰凉的声音缓缓响起,“别装了。睁开眼马上回去。”

    “...”

    宁小羽从沙发上坐起身,她看着地板,双手放在膝盖上握成小拳,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宁墨辰迈着修长的长腿走到她的面前,坐在茶几上,“这是落魄千金对我说话的口气?”

    宁墨辰心产生了暗暗的爽感,几年前,眼前的小女人嚣张跋扈到每一次跟他说话都是趾高气扬,现在这感觉很不错。

    宁墨辰本以为她会一口咬上自己,没想到她颤着声音,“爸爸妈妈现在在医院,他们病危...”

    “哦?宁大小姐曾经那傲娇的脾气是去哪儿了?”

    宁小羽抬起头,她忍住心的气,她看着宁墨辰,心忍不住一颤,这个男人身上没有了曾经的卑微,反而是散发着一身聂人的气息,她看着他冷峻的脸庞,继续开口,“求求你,救救爸爸妈妈...”

    说话间,她浑身浮起了鸡皮疙瘩。

    宁墨辰抬起手,勾住她的下巴,往上轻轻一抬,“求我?这是宁大小姐求人的态度?”

    好耳熟的话语,宁小羽至今记得那个晚上,宁墨辰也说过这样的话,她那时本以为他会杀了自己,带着独有的傲气即便是死了也没关系,可现在,为了父母她哪儿还有资格跟他反抗,她小心开口,“妈妈是对你不好,可是爸爸...爸爸总是你的亲生父亲...”

    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宁墨辰松开了她的下巴,环住了她的细腰,轻轻一抱,转身,直接坐在了沙发上,怀抱着她,看着她乖如白兔的模样,他贴上她的耳边,“他只是在利用我,如果他还能让女人怀孕,他还会给我一个正眼?”

    他顿了一顿,“宁大小姐来的速度比我想的慢了很多,现在这样被我抱着也没事吗?你的傲气哪儿去了?曾经不是碰都不给我碰一下?”</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