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舔掉哥哥嘴角上的淫液(高H)

04 还想体验一回口交的感觉,不然操小穴那就更好了

    两天后。

    此刻宁小羽被手术费压的喘不过气来,她突然后悔前天为什么没有签下那份卖身契,明明她都吃了他的阴茎,甚至吞下了他的精液,不过就是在他的家干一年时间的奴隶么,为了爸妈这有什么难的。

    想着,她突然发觉自己竟然走到了公司楼下。

    鬼使神差之下,她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这一次跟上一次不同,前台小姐直接联系了秘书,让秘书护送她上了宁墨辰的办公室外。

    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脸皮好像厚到了不能在厚,走进办公室后,她直接被眼前的场景被惊呆了。

    坐在办公室内的男人一身高级手工定制黑色西装,男人脸上露着她似曾相识的温柔,而他的怀则抱着一个穿着超短裙满脸浓妆的妖艳女人。

    是个人都知道他们接下去要发生的事情。

    宁小羽反应过来后,她低下了头,心某处在泛痛,他的眼神太过熟悉了,那眼神是从小只对她使用的眼神...

    现在好像是变成了别人的。

    “宁大小姐怎么来了?”宁墨辰看着怀的女人,他不紧不慢的开口。

    “我、我是想...”宁小羽走了进去,“我想签那份合同,你能不能...”

    实在是没有勇气说接下去的话,早知道会这样,她就不该来。

    “不是被你撕了吗?”

    “我...我...”

    看着她回答不出来,宁墨辰突然来了几分雅致,他看着怀的女人,声音异常温柔,“你先出去。”

    “好的,宁总。”女人识相的起身离开,走之前还不忘瞪了一眼宁小羽,她下意识认为自己麻雀可以飞上枝头做凤凰,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绊脚石。

    宁小羽被她瞪的心虚,等到那女人走了之后,她不好意思的看着宁墨辰,“我不知道你们在做这事情...下次你做的时候应该先通知一下你的秘书,让我在外面等等。”

    宁墨辰本是想看她吃醋抓狂的画面,没想到他还是高估了自己,反而心的某处被她的话语彻底点燃,怒火燃了起来,“过来。”

    宁小羽僵着身,她听着宁墨辰冰冷的话,她艰难的迈着腿走了过去,“爸爸妈妈真的不能拖了...”

    宁墨辰本想继续跟她唱着反调,好气一气她,可看到她小脸上不断滑落豆大的泪珠心某处跟着痛了起来,他转手从抽屉拿过合约,丢在宁小羽的身上。

    宁小羽被砸的发懵,她弯下腰捡起纸张,又站起,她看着上面的字,确定是和上次一模一样后,她朝宁小羽的身边走了好几步,拿过桌面上的笔,快速的在上面签下名字。

    “好了。”她把纸张放在宁墨辰的面前,满脸期待的看着他,但,她只从他的眸看出了一丝对她的厌恶。

    宁墨辰皱着眉签下了名字,他没想到这个笨女人竟然没看出刚才是他故意朝她身上丢去的,没想到她竟然毫无脾气的直接捡了起来。

    宁小羽知道他讨厌自己,她开口,“那我让刚才那个人进来,你们弄完了,再、再说别的。”

    “你还想和我说什么?给你半天时间和你爸妈好好道别,今晚我就派人接你,你的爸妈我会将他们转移到美国进行治疗。”

    “哦。”宁小羽应完直接走了。

    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宁墨辰突然发现短短几天,她好像又憔悴了,不过她现在所承受的,就连他当年承受的千分之一都没有。

    宁小羽一出门,她才发现门口的女人不见了,她重新想回到宁墨辰的办公室,可未关紧的门传来了声音,“给我换个女人过来。”

    是宁墨辰的声音,宁小羽吓得赶紧走,离开公司后,她才明白,原来宁墨辰的女人不止一个...不过这好像也很正常。

    她的泪水不知怎么的越流越多,她心想,肯定是自己舍不得爸妈才哭的...

    办公室。

    宁墨辰在办公室暗室的浴室内洗了个澡甚至换了一身西装,他坐在办公椅上等着朋友送进来的女人。

    直到门被人打开,他看着走进来的女人长相清纯,五官神似宁小羽,他以为自己肯定能对这个女人来兴趣,可就在女人靠近他一点点时,他还是忍不住吼了出来,“滚。”

    短暂的一个滚字,吓的女人直接逃走。

    他整个人靠在了靠背上,他揉着太阳穴,大脑回味着那天射进宁小羽嘴的快感,慢慢的他想着宁小羽这个人,胯上的阴茎勃起,他气的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个电话。

    “我说了,我需要优质一点的女人。”

    “大哥,你要的女人我给你送去了多少个?哪一个不是就连你的身都没靠近直接被你赶出来,害的老要帮你擦屁股,在这样下去那些女人夜夜找我,我要为了你精尽人亡了!”

    “滚。没用的废物!”

    “我看你就是有病,是个女人不都一样,就你挑三拣四...”

    宁墨辰气的直接挂断了电话,之前,他低三下四的在宁府苟且偷生时,宁老爷就给他送了不少的女人进他的房间,他知道宁老爷是想要一个孙从小培养好继承公司,而他似乎对女人天生就有一种厌恶,除了那个一直看不起他的宁小羽以外,他对所有女人都提不起兴趣。

    前几年忙于事业,他更是不近女色,至于现在,他满脑似乎只剩下了宁小羽那张该死的小嘴吃自己阴茎的画面...

    他想,在体验一次。

    不过,他回想刚才他故意让那个女人靠近自己,宁小羽那事不关己的态度,他怒的真想把她按在地上狠狠的操坏她。</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