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舔掉哥哥嘴角上的淫液(高H)

05 鲜血和淫液把床单沾湿一大片

    晚上。

    宁小羽把爸妈好好的安抚好了后,她坐上了宁墨辰派人来接她的车上。

    开到一处陌生的别墅后,她下车走进了屋。

    一进去,她就被女管家张婶给拉去换上了女仆装。

    她穿完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比别人的短了一大截。

    裙摆只到臀部下方一点,只要弯腰或者蹲下去,绝对会曝光。

    “张婶,我的衣服是不是太小了。”

    “这是先生特意吩咐过给你的,你哪儿来的废话,还不赶紧干活?”张婶的口气恶劣到了极点。

    宁小羽真是想不通,看着挺面善的张婶,脾气竟然会这样...

    她只能闭上了嘴巴默默的跟在张婶身后,不过,衣服居然是宁墨辰特意给她的,难道是想羞辱她?

    ...

    深夜十二点。

    宁小羽跪在地上,拿着抹布慢慢的一点一点擦着客厅地板,就在两个钟头前,宁墨辰回到了家,二话不说就嫌弃地板脏,指名点姓让她来擦干净。

    她一声不敢吭,直接拿着抹布擦了起来。

    “切,明明有智能吸尘机器人,还非要我动手擦。”宁小羽口抱怨着。

    坐在房间内看着监控画面的宁墨辰,不断暴跳眼皮,他看着宁小羽翘着屁股的模样,胯上的阴茎硬到生疼。

    突然整个画面都黑了,紧接着张婶走到宁小羽的面前,“时间到了。你快点擦干净,干净睡觉。”

    “啊...能不能开灯...”宁小羽浑身瑟瑟发抖,她害怕黑。

    “开什么开,哪来这么多废话,速度擦完。我去睡觉了。”张婶说完直接走了。

    留在原地的宁小羽一动不动,缩成了一团,往常在家,她睡觉都不关灯...

    宁墨辰关掉了监控,他起身正打算躺会床上的时候,他大脑突然闪过了什么...

    “呜呜...”

    偌大的客厅,宁小羽蹲在地上抱头痛哭,她就在这短暂的几个钟头,好像尝到了这辈所有没承受的委屈。

    泪水止不住的流,朝她靠近的男人几乎是直接抱住了她,把她抱进怀,“这么大的人了,还哭?”

    “哥哥...我好怕...”宁小羽知道来的人是宁墨辰,哽咽着声音说话。

    她直接埋进了他的怀里,小的时候她被人绑架过,被关了整整三夜,从那之后,她就对黑暗有着无穷的恐惧。

    “乖。”宁墨辰的心都快被她的哭声给软化了,堂堂宁家大小姐岂能哭成这模样,他抱着她朝房间走去。

    一进房门,他打开灯,将怀的人给放在了床上。

    他欺压在她的身上,似乎是克制不住了。

    宁小羽的小脸上挂着两条泪痕,不断眨着的卷长睫毛被泪水沾湿,眸带着楚楚可怜的神色,让人看了惹人心疼。

    看着这模样,宁墨辰勃起的阴茎粗了一圈,他的大脑闪过三个字-

    占有她!

    宁小羽突然发觉不对劲时,滚烫的阴茎已经抵在了她的穴口,哭声戛然而止。

    她看着宁墨辰发楞,“哥哥...你、你在做什么!”

    “操你。”宁墨辰扶着阴茎扯开她的小内裤,粗长的阴茎缓慢的往前推送。

    硕大的龟头挤进嫩穴时,被温暖湿润的花穴包裹住的感觉刺激的宁墨辰头皮瞬间发麻,层层电流涌进他的大脑皮层,他想连根没入,让整根阴茎都被小穴给吃光。

    “痛!呜呜...”宁小羽被疼的泪水又开始流出,没有任何前奏,突然被肏入的感觉很不好受,要人命的是,她还是第一次...

    宁墨辰大脑只剩下想操死身下女人的想法,龟头慢慢的打开皱褶往里探入,直到顶在了一层膜前,他突然停了下来。

    宁墨辰整个瞳孔都猛然一缩,他凑近宁小羽的耳边,“小羽乖,别哭。我会很轻的。”

    他的额头上布满了不少的汗水,他算是第一次,额外的紧张,更是没想到事情到这一步什么都还未开始,他就有了射精的冲动...

    宁小羽摇着头,在宁墨辰身下挣扎着,“不要...你是我的哥哥,你不能这样...”

    “呜呜呜...”

    女人整张脸都哭成了一团,双手抱着男人结实的后背,小穴被撑开的感觉痛的她浑身打着哆嗦。

    “小羽...”

    宁墨辰轻唤了一声,先前对她刻意装出来的冷漠在一刻全部瓦解,抵在处女膜前的龟头往前猛然一挺...

    膜被撕裂后,宁墨辰将阴茎整根肏入深处龟头被嵌在宫口时,他看着身下被疼坏了的小人儿时,他堵上了她的嘴巴,吸允着她的舌头,在小穴被宫口紧紧的锢住的龟头,他在一次用力往前顶入,插进宫...

    “恩...呜呜...”

    宁小羽整个人都被痛的快要抓狂,双腿缠住了宁墨辰的腰身紧紧的夹着他,身体试图往后缩,可放在她腰上将她固定的手让她动弹不得。

    宁墨辰半睁开眼,他看着身下的女人,开始抽送起了阴茎,每一下他都操进她的宫之。

    被欲望彻底占满的大脑,他顾不得身下女人是不是在痛,加快了活塞运动,吸着她的软舌...

    宁小羽被松开唇时,她的舌头已经被吻到发麻,喘着粗气恢复体力,放在宁墨辰后背上的手,早就隔着他的衬衫在各种抓挠着,尖锐的指甲直到崩断,她依旧抓着他...

    听着身下女人若有似无的轻声哼吟,宁墨辰抽送的速度又加快了好些,阴茎从深处抽出时带出了不少的淫液和鲜血的混合物,两片粉嫩的阴唇跟着棒身翻了出来,伴随着肏入,少量混合物又附在棒身上重新被带回花穴之,阴唇紧跟着被操弄进去...</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