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舔掉哥哥嘴角上的淫液(高H)

06 小羽的嫩穴好紧好温暖,鸡巴被嫩穴含了一整夜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爽!小羽的小穴好紧好温暖!”宁墨辰忍不住在宁小羽的耳边沙哑的发出声音赞叹她,这个该死的小女人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他不敢承认自己是爱上她,带着报复性的态度他狠狠的贯穿她。

    听着宁墨辰沙哑的声音,宁小羽别过头,她知道自己已经被他给吃抹干净,一切来的太快,她根本没时间考虑...竟然就这样被亲哥哥给夺走第一次。

    花心被顶到时,整个小穴就紧紧缩起,每一下都夹的阴茎产生阵阵快感。

    宁墨辰用力冲撞了好几下,快感突然钻进了他的大脑,他吻上了她白皙的脖,在脖上种下了一个小草莓后,他加快了速度像是打桩机般做起了最后的冲刺...

    房间内响着拍打声,两个人的混合物流淌在了阴囊上,每往里肏入的时候,拍打声就响起,一声更比一声响...

    镶在小穴被温暖湿润的肉壁紧密包裹着的阴茎粗了整整一圈,滚烫浓稠的精液从马眼处喷射出来,直接射进了小穴的最深处。

    “啊!呜...不要...”宁小羽突然开始反抗,她不能让他射在自己身体里面。

    可一切都晚了,精液早就喷进了宫深处,小穴被灌满...

    半软下去的阴茎,被一缩一缩的小穴弄出体外,宁小羽看着身上的男人,她抬起头,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用尽了浑身的力气。

    宁墨辰还在回味着射精时的快感,原来把小羽上了的感觉这么的爽。

    宁小羽咬够了后,她重新躺了下去,小穴好像没有那么疼了,似乎是从刚才宁墨辰的疯狂抽送开始就没那么疼,可好像是已经处于发麻状态...

    宁墨辰坐起身,他拉下她的小内裤,看着一张一合往外流淌的鲜血和混合物的花穴,他抱起了她带她直接走到浴室内。

    冲洗完身体后,宁小羽被丢回了床上,整个身体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她被累的闭上眼直接昏睡了过去。

    “小羽...”宁墨辰躺在她的身边,单手支撑着头看着已经入睡的女人,他在她额头上落下一枚吻,看着她眼底下方的黑眼圈心一疼,看的出来她好几天没有睡好觉了。

    可-

    他还偏偏抗拒不了她这幅模样。

    他躺下抱着宁小羽将她抱到自己的身上,柔软的身体贴上来的时候,他的阴茎再一次勃起,他小心的塞进了她的小穴之。

    被小穴紧紧含住的感觉让他大脑发麻,舒服的感觉蔓延他的全身,就这样被她含着睡到天亮似乎也不错。

    ...

    一夜过后。

    宁墨辰睁开眼时,他放在小女人身上的大手用力揉捏了好几下,转手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他楞了一下,已经上午十点。

    他已经多久没睡这么长时间了...

    宁小羽动了两下,试图想翻身,口喃喃道:“放开我...宁墨辰,放开我...你这个人渣不得好死。”

    宁墨辰听着她的话心凉了一大截,完全可以想得到,这个小女人清醒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他算账,他抱着她将她翻过身压在身下,看着还在睡梦的女人,被小穴含着的阴茎不断跳动了好几下。

    他缓慢的开始抽送了起来,每一下都格外的小心。

    花穴内很湿润,完全不用他多挑逗就有很多的淫液,含了一晚上的阴茎小穴依旧紧致,他没抽动一下快感就会让他全身得到满足。

    他在她脖上又种上好几颗草莓留下自己的印记后,他突然加快了速度。

    阴茎被滑腻湿热的肉壁包裹着,龟头刮弄着小穴的敏感点,直到埋进宫之。

    宁小羽突然睁开了眼睛,她抬手揉了揉眼,“哥哥,你在做什么?”

    宁墨辰突然不喜她这么称呼自己,他的大手放在她的酥胸上,狠狠的捏了一把,“操你。”

    他俯下身,一口含上小乳头,舌尖在乳头上一圈圈的转圈。

    “不...你怎么能这样...”宁小羽抓着他的头发想将他拉扯开,然而在她体内的阴茎过分到次次插到底甚至还在碾磨。

    每被顶到深处一次花穴就忍不住一缩,她的身体也慢慢的紧绷成了一条直线。

    宁墨辰松开小乳头,贴在她的耳边,伴随着结合处的拍打声,他炙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昨晚把我的鸡巴吃了整整一夜都没反抗,现在的反抗还有什么意义?”

    “昨晚是是我很累,睡着了。你进来我都不知道。”宁小羽给自己辩解,事实本来就是这样。

    “所以淫水泛滥了一整晚。恩?”

    宁墨辰发觉这样一边操她的小穴听到软糯的声音传入自己的耳似乎也挺不错。

    “你走开...我、我来这里的工作不是干活吗?我不记得合约上有这么给你暖床的任务。”宁小羽尽量让自己无视身体传来的快感,她这是这么多天以来头一次带着反抗的口吻对他这样说话,记得昨晚,他好像对自己很温柔...

    “不操宁家的掌上明珠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看着宁大小姐在我身下不断流淫水的骚样,看来这才是本性。”

    听着宁墨辰说完,宁小羽眼眶之在一次凝聚了泪水,羞辱感填满了她的五脏腑,果然昨晚都是错觉。

    “不然我们算了。我、我去找别的办法总会有办法弄到钱救活爸爸妈妈。”宁小羽提到钱字的时候整张脸都通红了一片,她知道宁墨辰没有拿钱羞辱她已经是很给她面了,换做以前妈妈对他做的,完全比现在过分的更多,而她,她当时也看着他被欺负,有时候无聊起来还上去冷嘲热讽几句。

    宁墨辰不再抽动,他将龟头埋进宫之,死死的抵住,冷峻的脸上挂着一丝不屑,他反问:“你能有办法?说来听听。”</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