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舔掉哥哥嘴角上的淫液(高H)

08 滚烫的精液一股接着一股灌进子宫之中

    “小羽,我想听你叫出声。”

    宁墨辰带着沙哑的声音轻道,如果他能早一点知道把小羽上了的感觉是这么的爽,他一开始就不该走,哪怕忍气吞声把身下小美人哄骗住照样能上了她。

    “不...”宁小羽坚决不会让自己叫出声,明明这样都够羞辱她了,为什么还非要让她叫出声,难道他不知道这实在是太过分了吗?

    宁墨辰抓着她的蛮腰,他对她的身体已经有些了解,硕大的龟头每一下都钻进宫之磨着花心,他挑逗着这里不出半秒钟,小羽好听的浪叫声果然传进了他的耳。

    “恩~唔...呜...”

    宁小羽带着哭腔一边哭泣一边呻吟,她的脚趾都蜷缩成了一团,痉挛的感觉让她双眼迷离,少量的口水也顺着嘴角往下滴落,这感觉和昨晚那撕裂般的疼完全不同,小嘴抑制不住让叫声越来越大,快感在她的大脑像是爆炸开来,小穴收缩的速度越来越快,一股淫水从深处喷出...

    “操!”

    在小穴里面的阴茎被夹的生疼,宁墨辰低吼了一声,他做起了最后的冲刺,射精的冲动占据着他的头脑,直到马眼松开滚烫的精液一股接着一股灌进宫之。

    “啊...哥哥...”宁小羽张着小嘴轻轻喃喃...

    宁墨辰帮她清理干净下半身,又接着为她穿上的女仆装,宁小羽看着眼前脸上带着冷峻表情的男人她的神情有些恍惚,他怎么穿上裤的反应跟脱了裤的反应相差这么大...

    刚才他灌满她小穴的时候可不是这样...

    “去干活。做好你该做的事情。还有把你那娇气的臭脾气收一收,要知道你自己的身份。”

    宁小羽还在失神之,宁墨辰冰凉的话语传进耳,她睁着红肿的眼睛眨了好几下,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这,还是刚才那个将她压在身下的男人吗?

    她几乎是被拖拉着站起,刚站稳后,她忍着双腿传来的剧痛往前走了几步,刚走两步一个扑通,她直接摔在地上,这一次不是装的,腿是真的软了。

    宁墨辰看着她这幅落魄的模样,脸上挂着冷漠的表情,心某处在作痛,他深呼吸了口气,冷道:“走路都不会走了?还是说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哼。”

    宁小羽轻哼一声,艰难的爬起来,这样最好了,不就是穿上裤不认人,反正他不这么做,她还惦记他这样呢。

    眼看小女人已经彻底离开了房间,宁墨辰淡定的拉开被,他看着床单上的红色血渍心暖暖的,拿过一边的剪刀,完整的将那块血渍剪下来,珍藏好...

    ...

    下午。

    宁小羽头一次发觉做佣人居然是这么累的事情,明明这边女佣够多的,偏偏所有的事都找上她,不用想她也能猜到这肯定是宁墨辰那个王八蛋故意刁难她,想让她在人前出糗,她还偏偏不如他愿,不就是一年,眨眨眼就过去了。

    她拿着抹布擦拭着古董花瓶,心抱怨,明明花瓶一个一个都很干净,还非要她重新擦一遍,简直有病。

    “你手脚能不能利索点,动作怎么这么慢?如果拖累我也被先生斥责,看我会不会给你好果吃。”

    张婶站在一边倚门框上看着宁小羽,口气很差。不过这也不是她的本意,还不是宁先生让她这么刁难宁小羽,她眼尖上午看着宁小羽从楼上瘸着脚下来的时候就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让她意外的还是上午之后先生又在一次刻意强调要她刁难宁小羽。

    三个钟头后,宁小羽被张婶带着去厨房打打下手的时候,她瞄了好几眼张婶,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张婶,我能不能出去一趟?”

    张婶愣了一下,放下手的菜刀,瞪了一眼宁小羽,“出去做什么?”

    “我、我想去药店...”

    “不能。”

    宁小羽刚想继续开口,就听到张婶那剁菜的声音,本来她认为张婶讨厌自己肯定是因为宁墨辰,可现在她又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就那么惹人讨厌...

    她洗着菜,托腮思考该如何溜出去然后买到避孕药。

    到了饭店时间。

    宁墨辰此刻才从公司回来,走到家门口时,他的面色都不太好,一整天他的脑海都是那该死的小女人,这种情况从来没有过,这是第一次。

    他收起眸底的对小女人的渴望打开大门,直接走到餐厅。

    他扫了一圈,还是没见到惦记了一整天的小女人,他低沉着嗓音,“她人呢?”

    站在一边的张婶愣了一下,“谁?”

    宁墨辰皱着眉,满脸不耐烦,“宁小羽。”

    “呃...宁、宁小姐在那间房间休息...”张婶低着头小声说道。

    她又补充了一句,“对了,宁小姐下午的时候说她想去药店,没有你的吩咐我拒绝了她...”

    啪嗒-

    宁墨辰听完张婶的话,几乎是直接将手刚拿起的筷给丢在餐桌上,去药店?

    很好!

    ...

    宁小羽躺在一张小小的床上缩成一团,她本来是想躺床上琢磨如何溜出去的事情,可实在是太累太困,直接睡了过去。

    宁墨辰迈着长腿走进杂物间,他本安排她在这里睡这里是想给她一点教训,正也想看看她被吓的失魂落魄的糗样,现在这情况很好,似乎他成了那个失魂落魄的人。

    “起来。”

    富有磁性的嗓音传进宁小羽的耳,她突然就睁开了眼,整个人警惕了起来,挠了挠凌乱的秀发看向站在床边的男人,“哥哥...你怎么来了?”

    “吃下去。”宁墨辰将手的药丸和水杯一并朝小女人递去。

    宁小羽眨巴了好几下眼,“是避孕药吗?”</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