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这城市 《高H 各种短篇》

玩具推销员。美丽的少妇。1.第一种羞耻姿势〈2 〉

    三天前。

    刚完成一笔买卖,齐藤新带着随意的脚步转进一条巷弄,他叼着菸,让烟雾在下午两点不到的风飘浮。

    三十岁的他,宛若看尽人间百态,内双的眼,极其冷静。笔挺的西装让身高有一百八十公分高的他看起来更加的精实。修长的手指提着业务用的硬壳包,擦得光亮的皮鞋,在午後的巷弄踏出清脆的回声。

    那是东京近郊的高级住宅区。

    巷道整齐乾净,住户与住户间都有着高石墙或雕花的围栏,让彼此看似亲切实际上却是筑起漠不关心。

    他在十字的巷口犹豫该转往哪一边,迟疑之际,看见一栋传统宅邸,门前有宅配员将手的包裹交给来应门的人。

    这本是稀松平常的事,却让齐藤新瞧见了表面下的不同。

    他耐心的等宅配人员离开,他站在门前,把叼着的菸用舌头弹掉,让掉在地上的烟蒂弹出零星火花、尔後熄灭,默等一分钟後才按门铃。

    在默等的同时,他看见挂在墙上的门牌,写着:东地。

    而厚沉的木质大门两侧,摆着数盆菊花的盆栽,白的、黄的、粉色的,一一随着时序绽放。

    再等三十秒,来开门的是刚刚那位年轻的…?少妇?

    「请问,你是…?」来应门的是刚刚那位长像清秀的女人。她会这样问,是因为她的丈夫是外商公司的高阶主管,而齐藤新拥有迷惑人的容颜,让她觉得齐藤新应该是丈夫的客人,怕会怠慢丈夫的客人,才会这样问。

    齐藤新由西装的口袋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低音的嗓音,像是负极的磁铁带着莫名的吸引力,「您好,我是生活用品推销员,我想,我会有您需要的商品。」

    女人看着他的名片再看看他,心想自己生活富裕,没有所欠缺的,把名片还给他时,宛转的拒绝:「谢谢你,但我不需要。」说完就把门关上。

    齐藤新却在她要关门前一秒,用手挡住,用着业务员的诚恳语调说了:「您先看看商品,不喜欢我马上离开。」

    女人犹豫了下,败在他的诚恳与他深邃的眼眸,请他进入。

    齐藤新的嘴角扬起一个意味不明的浅笑,进门时说了句,「打扰了!」

    ※

    跟在女人身後,穿过铺设石板的引道时,看着疏落有致的花木,与一方假竹林、藉由竹引水的人造池...

    齐藤新不免在心嘲笑这世间真是不公平;有的人为了三餐而拼命却不一定能温饱,有的人天生就是带着富贵。

    女人拉开拉门的声音拉回齐藤新的思绪,两人一前一後的进入了客厅。

    一在沙发上坐好,齐藤新问了:「家里只有你一人?」

    女人点着头,「外喜欢清静。」

    「不知太太如何称呼?」齐藤新边问边把硬壳业务包放在桌上,打开锁扣。

    「东地璃奈。」

    齐藤新问出了他所知道的情报後,开门见山的把业务包转向,让女人看里面有哪些商品是她需要的。

    东地璃奈好奇的看着他所推销的商品有哪些。

    只是映入眼底的那些商品,着实的让她吓了一跳。

    那些不是普通的商品,而是各式各样的成人玩具。

    长短不一的跳蛋、黑色仿真造型的假阳具、以及各种造型的女性按摩棒;当那根萤光粉、表面布满颗粒造型的按摩棒,在璃奈的眼前显眼的招唤时,璃奈不自觉的把批肩握得更紧,想要掩饰什麽的说:「请你马上离开…」

    这是一个逐客令,但齐藤新并不在乎,他伸手拿出那根萤光粉的按摩棒,改坐在璃奈的身边;一手绕过璃奈的颈後,一手用还没打开开关的按摩棒,顶了顶璃奈的乳首。

    齐藤新在她的耳边这样说了:「有谁会在应门时,里面什麽都没穿?」

    东地璃奈心底的慌乱显现在脸上。

    她不知道他察觉到什麽,但他说的事实。

    捕捉到她闪过的慌张,齐藤新绕过璃奈颈後的左手,不安份的,用姆指与食指揉搓着璃奈左边的乳首,右手的按摩棒,则配合着左手的频率,不断的在右边的乳手画圈或往内搓。

    「请…请住手…」璃奈的声音因夹杂着害怕而    有些发抖。

    齐藤新的左手仍不断的刺激着乳首,指腹感受到她的乳尖已经变得硬挺,拿着按摩棒的右手,则改变地方的来到她夹紧的大腿。

    手握着按摩棒的前方,一寸寸的往大腿底部隔着衣服的三角深处触摸,忽快忽慢的摆弄方式,以及被玩弄的乳尖,让深处的花心想要绽放的流出淫水。

    没有底裤的遮蔽,很快的,三角深处已经湿了一片。</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