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这城市 《高H 各种短篇》

玩具推销员。美丽的少妇。1.第一种羞耻姿势〈4 〉

    齐藤新的手指顺着小穴内的通道往里面滑进,轻轻蠕动着手指,每当指腹碰触到耻丘里的G点,璃奈就会忍不住的颤抖。

    齐藤新再试一次,最长的指微微弯曲的在花径里滑弄,花径内的嫩壁,受到不浓不烈的蠕动,反倒难耐的吐出更多的淫液,在由滑入花穴内的指指缝流到齐藤新的手掌。

    对於她的反应,齐藤新倒是有些讶异!好似她在做爱时,从来没有真正高潮过。

    齐藤新慢慢的把折磨人的手指,由穴内抽出来,深入穴内顶到宫壁肉的手指,沾满了浓稠的汁液。

    他把手指放入璃奈的鼻尖,让浓稠的汁液滴在她的鼻尖,戏谑的问:「有闻过自己淫水的味道吗?」

    闭着眼睛的璃奈,摇着头承认没闻过。

    「喔!」齐藤新随便的回了一声,把那根手指放入璃奈的口,让她含着,笑着又说了:「你不但要记住这个味道,也要嚐嚐自己淫水的味道。」

    璃奈顺从的用饥渴的唇,吸着齐藤新的手指,让齐藤新的唇角涌上一抹笑意。

    「好吃吗?」他问。

    璃奈点点头。

    「要多吃一点吗?」

    璃奈点点头。因为她希望他的手指再次进入花穴,用一根手指...喔,不!

    就算是两根、三根手指一起进去都没关系。

    她只希望他能再多用点力的搅动,让花径里的每一处,都能得到高张力的快感。

    所以,她抬高且扭动着下体,好让男人的手指可以更加用力、更加深入她的花穴。

    知道女人心理的男人并不想那麽快的让她高潮。

    总是把手指有意无意的轻轻插入再抽出,轻轻插入再抽出。

    如此反覆,让受不了这样磨人的骚痒,下意识的用自己的手抓着自己的乳房,学着男人的手法,不断的揉搓自己的乳房,或用手指捏住自己的乳尖,用力的捏着。

    人的心理很奇妙。

    当璃奈的心都悬在想要得到高潮的那个点上,当她用力的捏住乳头时,那种痛意传到花穴,就会让她流出更多的淫水。

    「啊...啊...啊...」此时她正沉入达到快感却又得不到的恍惚。

    「喔...快让我...快让我...让我高潮吧.......」璃奈抛却理智,轻声的哀求。

    齐藤新轻哼一声。

    一直在沙发当然不能满足她。

    尤其是一直想要得到高潮的时候。

    齐藤新明明知道只要在花径内快速来回冲击,即使不用爱抚花核,一样可以让快感来袭。

    是他不要而已。

    所以齐藤新把按摩棒先丢在一旁,由餐桌那边拉过一张椅。

    拉到靠进往二楼的楼梯处,那里有一个穿衣镜。齐藤新把椅拉到那里後就停住。

    他先改变坐姿。

    结实且健美的腿把西装裤穿出优雅的线条,他坐在那张没有把手的椅上,把腿打的很开,只留椅座前端的部份,让璃奈自己坐进他的腿间。

    此时的璃奈已经没有任何的犹豫。

    虽然没有任何犹豫,但齐藤新要求她坐下的姿态,是连丈夫也不曾要求过的姿势。所以她羞红了脸,按照齐藤新的要求,背对着他,坐进双腿之间。

    平滑的背贴在齐藤新的胸膛,臀部的位置与男人还未张扬的男具贴在一起。

    璃奈双手往後的摸上还未张扬的男性之具,她想要快点得到慰藉,不是因为丈夫就要回到家,而是她花穴里的淫液又自穴口流出,滴落在地板,形成糜烂的水滴。

    那种湿透的感觉,间接感染了她的慾望。

    所有的耻态,都被椅前方的穿衣镜捕捉。

    齐藤新没有她那麽急,慢条斯理的将她摸上裤拉链的手移开。

    移开了璃奈的手後,把她的大腿分开,分别架在自己的腿上,让璃奈看看镜自己淫荡的花穴,彷若吐着糜烂的气息而胀红、鲜美。

    璃奈的双手极度害羞的遮住自己的眼睛。

    因为就连她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此时正分开着腿,坐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双腿间。

    在莫名羞耻与莫名期待被玩弄的双重心情之下,露出了第一种的羞耻姿态。</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