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这城市 《高H 各种短篇》

玩具推销员,美丽的少妇。2.自慰快感依存症〈2 〉

    璃奈以为齐藤新会跟她做爱。

    但在她得到第三次高潮後,齐藤新只把瘫软在他身上的璃奈抱起,他起身後,重新让璃奈坐在被淫汁浸湿的椅。

    璃奈眼神迷恋的看着他,但齐藤新没有要继续这场性爱游戏的意思,有技巧的阻止璃奈想要解开他皮带的手,只这麽告诉她:「若使用上有任何问题,请连络我。」

    然後从衬衫的口袋拿出一张名片,蘸了蘸小穴上还在滴落的淫汁,粘在璃奈的乳房。

    在男人手指无意摩擦乳尖时,乳尖不争气的起了反应,齐藤新恶意的、顽皮的用指尖弹了弹璃奈的乳头,让璃奈的腹部又窜升想要又粗又大的男性之具插进自己小穴的淫想。

    但那只是男人对女人一种玩弄。

    齐藤新对着早已模糊的镜整理了一下衣服,挂起业务用的笑容,礼貌的朝璃奈点头,走到沙发椅座那边,把五十万放进手提业务箱,然後为她挑选五样产品,一一摆放在桌上,就提着他的业务箱离开。

    璃奈感到空虚的呆坐在椅上。

    等她回过神後,夕阳已经落尽。

    她起身,粘在左乳上的名片跟着飞落。

    璃奈任由它飘落在椅脚旁,赤裸的走进客厅,开了一小盏的灯,看了墙上的时锺,时间已经是晚上点二十五分了。

    她从客厅的矮柜上拿起手机,打了通电话给自己的丈夫,电话话那边传过来的回应是:「今晚有应酬,不会回家。」

    璃奈如以往的顺从,叮咛着开车小心、酒喝少一点,等她丈夫先挂断电话,她才把手机重新放回矮柜。

    ******

    天色越来越暗,璃奈躺在穿衣镜前,因为刚刚潮吹了几次,喷洒在镜面上的淫水已乾掉,成了一点一点的水渍,让侧着身的璃奈,看不清自己的容颜。

    余韵未退的璃奈,从来就没想过,自己竟然会被男人的手指玩弄到潮吹。在她单纯的心思里,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事。

    二十四岁的璃奈是可人的,一百十公分的身高,四十八公斤的体重,乌黑的发丝过肩,再加上D+的尺寸,不管从哪个角度欣赏,都是诱人的身材。

    名门的女大学毕业,结婚之前,有要好的男友,本已论及婚嫁,却因为为了巩固家族在商界的影响力,而嫁给了东地秀树。

    东地家族因土地致富,在为长寻觅对象时,当然是以可以为家族带来更大利益的对象为优先。而璃奈会被选上,则是身为日本数一数二的营造商,与当地政府的关系是匪浅的。

    东地家族明白,所有的土地开发与都市更新计划,说穿了,都与庞大利益有关;而利益该如何分配,则是与政治影响力、财团的势力范围有关。

    於是,几次见面会之後,两家就决定了这起婚事。

    纵使璃奈的恋人是秀树的弟弟――东地夏树。

    却因实际接班人是秀树,硬生生的拆散这对恋人。

    璃奈安份且风光的嫁给东地秀树,而东地秀树也人前给足了宠爱,但其实他并不珍惜她。

    一点都不珍惜。

    并不是璃奈不好,而是他怪她在新婚之前,把处女献给了夏树。

    所以结婚後,秀树只在新婚之夜,毫无怜惜且粗暴的占有她之後,就不再回到这个家。

    就这样,半年过去了。

    璃奈想着秀树的无情、夏树的温柔。

    觉得自己要是坚持嫁给夏树,也许,今天的自己会是幸福的。

    但其实璃奈错了。

    夏树并没有比较好。他惧怕自己兄长的权威与能力,会用爱情打动、说服璃奈把初夜献给他,纯粹是想做一件凌驾於兄长之事,这时,璃奈就成了牺牲品。

    这些事璃奈都不知道。她只认为秀树是迫於家族压力才娶她。

    入夜後的气温有点低,感到冷意的璃奈起身,随手取下刚刚遗忘在沙发椅背上的披肩,随意的披在身上,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想随便煮碗面或做个熟食沙拉。

    一打开冰箱,看见几条早上刚买的小黄瓜。自然的取出一条,转身,把小黄瓜在流理台的水槽仔细清洗,很仔细的清洗……然後,把沾满水的小黄瓜用大腿夹住,在穴口与股间,来回的摩擦。

    由与小穴还很湿润,每来回抽拉一次,就会让小穴的两片密肉跟着翻动,让饱满多汁的小穴感受丝丝电流的流窜。

    「啊…」

    「啊…」

    「啊…唔…唔……」

    有别以往的舒服电流在花穴内张扬,璃奈呻吟着,正想把小黄瓜送进花穴里时才想起齐藤新所留下的成人玩具。

    她停止了把小黄瓜送进花穴的动作。把它放进水槽里。

    从未使用过成人玩具的她,带着好奇与期待,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仔细的看着齐藤新为她所选的玩具有哪些。

    一支长得像牙刷,但握柄更粗、握把处有整排凸起颗粒、牙刷造型的震动器。

    一个是椭圆形状,乳白色的无线跳蛋。外加一件,裤底有一个小口袋的绑绳三角裤。

    一个是较长的椭圆形状,白底黑点的长跳蛋。

    一个是仿真人尺寸的肤色假阳具。

    一个是又黑又粗的电动阳具。

    璃奈的手,抚着自己起伏不定的胸口,迟疑着……要选哪一个……</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