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这城市 《高H 各种短篇》

玩具推销员,美丽的少妇。2.自慰快感依存症〈3 〉

    或许是感到疲倦,璃奈只是看着,把牙刷造型的那款震动棒拿在手把玩,用纤细的手指握住,姆指好奇的在握柄较前处的颗粒上摸擦;或许是矽胶材质的缘故,摩擦的触感很柔软。

    矽胶颗粒的背方,有一个小小圆凸体,璃奈按下那个圆凸体,牙刷刷头部分是固定不动的,但握柄却开始震动;她吓一跳的把牙刷丢在桌上,看着它,极力的在桌面上动个不停,与玻璃桌面相互碰撞,发出扣扣的响声。

    璃奈不知道它会这麽有力,一颗心莫名的噗通、噗通的狂跳,然後把它重新握在手,感受它震动的力道。

    小小的马达发出嗡~嗡~嗡~~~的回声。

    璃奈把牙刷的刷头放在左乳上,刷毛虽不会动,但柄身的震动强度,藉着手的抖动,让压放在乳首的刷毛来回移动,伴随着嗡~嗡~的马达声,还是让乳尖感到兴奋的凸起。配合着狂乱的心跳声,璃奈平滑的小腹深处,传来一阵热流,宫口一个收缩,温暖的黏液、再一次的滑润花穴。

    「啊…………」璃奈的唇瓣,溢出既深且长的呻吟,左手摸了摸自己的小穴,知道自己又不知羞耻的泄了一次。

    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体验了三次潮吹与一次自慰的满足。

    这种体验,还是第一次。虽然刺激、畅快、情慾感官得到满足,同时也唤起璃奈的理智。

    她怕自己喜欢上这种自慰时的快感,她怕自己的身体记住男人爱抚时所得到的慰藉,她怕自己进入情慾的深渊……

    微凉的空气夹杂一丝淫靡,提醒她不久前所上演的一切。

    所以她关掉震动牙刷的开关,把所有的按摩棒丢进垃圾桶,拿出清扫用具,开始打扫起家的每个角落的让自己忙碌。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就算她再仔细打扫,等她感到精疲力竭时,也才刚过午夜。

    她站在镜前,看着镜的自己,赤裸的呈现。

    还年轻的身形,依旧姣好,乳房依旧丰盈的往上挺翘,却得不到丈夫的宠爱。

    看看墙面上的时钟,深夜一点。

    在如此深沉的夜晚,不知道他正在做些什麽?

    璃奈觉得自己会依赖自慰成性,但她又不想变成那样,所以她把期待给了东地秀树,她打电话给他,几个铃声响起後,秀树才接电话。

    「是秀树吗?」璃奈的语气透露了些许的依赖。

    她的依赖,东地秀树不是听不出来,但他恶意无视,极其冷淡的问:「是,有事吗?」

    「想…想问你明天早上会回家吃早餐吗?」这是璃奈心底的期盼。

    这麽寻常的话题,倒让东地秀树的心起了一丝反应,那心动的反应很快的被他抹消,他仍然冷淡,「想回家时会跟你说。」然後就无情的挂断电话。

    那快速挂断电话的动作,在璃奈的心只道是寻常,但东地秀树知道,那其还带有成份很细微、很细微的牵挂。

    然而,他正与一个自愿跟他做爱、且是别家公司的社长秘书,在高级饭店的某个房间做爱。

    只是被璃奈的这通电话所影响,他已经无心持续刚才的激情。但同行的女伴不想就此结束,樱桃小口熟练的含住东地秀树的肉棒,含住的同时,舌尖也在肉棒的最前端舔舐,让东地秀树受不了诱惑的要求变换成69的姿势,手指掰开女秘书的花穴、舌头也不客气的在她的穴内舔舐。

    女人在上、男人在下的69式。方便男人舌头的进攻。

    东地秀树的舌头一探入穴内,女秘书的蛇腰,兴奋的扭动,不好进攻,东地秀树扬手打了她丰美的屁股,发出了啪――啪――清脆的声音,疼痛夹带了快感,含着肉棒的嘴发出「唔……唔……」的嘤咛。

    女秘书不再扭动,压低了腰,让东地秀树可以尽情的舔着或吸吮她的淫穴。

    不知情的璃奈,握着话筒发呆。几秒过後才把话筒放回。

    她用手指抹了抹眼角,穿过客厅,走进浴室,想把一身的疲惫与不安洗去。</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