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这城市 《高H 各种短篇》

玩具推销员,美丽的少妇。2.自慰快感依存症〈4 〉

    当你真心期盼一个人能在你最无助的时後转过身来抱抱你,被拥抱的喜悦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

    璃奈多希望她在渴望拥抱的时候,东地秀树可以回头将她拥入怀。

    凌晨三点。

    躺在舒适被窝里的璃奈却毫无睡意。她眉心微皱,黑色的眼眸染上一层疑惑。

    她想着:奇怪,已经按照医师的指示,吃了半颗的安眠药,怎麽还睡不着?

    璃奈在三个月前的某个下午,因持续的失眠,求助医师。

    因为她还很年轻,医师本来不开药给她,却敌不过她天天来看诊的憔悴。医师觉得她是心里生病,才会造成她的睡眠障碍。

    那时,医师问她要不要求助心理医生?

    璃奈这麽回答:「我没有生病,只是睡不着而已。」

    她这麽坚持,医师重新评估了她的状况後,开了最低剂量的安眠药给她,并再三叮咛:「一定要按照指示用药,不可过量。」

    璃奈听话的点头。

    每当在她吃了药仍睡不着的想要再吃半颗药时,就会记起医师的叮咛,然後忍住。每每得到的结果,是一整夜的反侧难眠。

    以前,只要是睡不着的晚上,她就会走到一楼她的专属书房。因为阅读让她得到短暂的平静。

    但这次她来到客厅,把丢进垃圾桶的成人按摩棒,由垃圾桶倒出来。按摩棒掉落在地板上,发出不安分的叩叩声,一颗跳蛋滚到她的脚边,怂恿着。

    璃奈坐在地板上,拿起那颗无线跳蛋,放在穴口,另一只手在散落的物品找到了遥控器,她按下开关,让跳蛋的低频频率,在穴口的粉色裂缝不断的震动,促使穴内的嫩肉想要被爱抚的分泌出粘稠的蜜汁。

    璃奈拿着跳蛋的手,慢慢的把跳蛋塞进花径。花径里,又湿又热,在粘稠的蜜汁帮助下,跳蛋很顺利的滑进湿漉漉的穴内深处。

    璃奈仰躺在地上,夹紧大腿,让找不到出口的跳蛋,在花穴内横冲直撞,发出闷了又闷的转动声。

    嗡~嗡~嗡~~~的闷绝声,骚扰着穴内的每一片嫩肉、每一条神经。

    没受过这种刺激的璃奈,夹紧的三角深处已湿透,让流窜的电流在嫩肉里扩散、在大腿根处撞击。

    璃奈脑一片空白,穴肉的骚动已让乳头变硬,她微微弓起上身,腰间前後摇摆,不一会儿,虚渺的电流由穴肉传到指尖,让膝盖发软,大腿再也夹不住的张得极开。

    热热的汁液,随着嫩肉的收缩、快速涌出。把腿张得极开的璃奈,已经忍不住高潮来临的亢奋而全身颤抖。

    大量淫水,啪――――的喷出来,让在花穴里的跳蛋跟着滑出。

    她把跳蛋捡起,重新塞入已经变得柔软且湿透的穴内,这次把电流开到极大,嗡嗡嗡嗡嗡的回声充斥整个耳边。

    密集的刺激,让蜜汁泛滥的花穴快速吞吐。

    嫩肉把跳蛋吸进、把淫水吐出。

    一吞一吐、穴内的密肉向外张扬,带出更多淫靡的水声。

    小小的花核也已经充血,此时只要对着花核吹一口气,或是用舌头舔舔,花核所受到的颤栗,一定会让娇艳且成熟的女体,兴奋到花穴痉挛不止。

    但男人不在身边,璃奈用自己的手指,蘸了涌出穴口的汁液,上下摩擦花核;本来是慢慢的玩弄,但随着跳蛋高速震动的频率,玩弄自己花核的手指,不但加快了速度也加重了指尖的力道。

    柔嫩的花核禁不住这样的摩擦,湿暖暖的肉壁再一次急速收缩,把穴内震动的跳蛋挤出,配合了阴核的痉挛,璃奈整个人疯狂的喘气,任由大腿淫荡的抖动。

    花核再也禁不起任何的爱抚而隐隐发疼。

    奇妙的疼痛让璃奈放弃继续对花核的抚弄。

    她的手离开了花穴,双手无力的落下,她闭起湿润、迷蒙的眼。

    此时的她已经听不到外界的声音,接连高潮的余韵,让她投身在淫猥的世界里。

    ******

    隔天,她如往常的开车到离家较远的超市或百货公司的生鲜蔬果,买日常用品。

    不管东地秀树是不是会回家,她仍会为他准备晚餐。

    开那麽远的路,只是为了打发时间,每天所等待的,不过是心底的期盼。

    唯一跟以前不同的,是她今天所穿的内裤,是裤底可以放跳蛋的那件绑带的三角裤,然後把遥控器放在香奈儿风的薄外套口袋里。

    若无其事的在人来人往的生鲜蔬果区挑选食品。

    就算她只是穿着、还没打开跳蛋的开关,但薄到不能再薄、以及贴在三角私处的布则是少到只能盖住花核,所以只要一走动,跳蛋会顶了顶花核,另一端则顶在穴口处,然後底裤的细带,则会陷入股沟。

    会这麽穿,是因为璃奈忘不了齐藤新给过的滋味。虽然用跳蛋也可以得到高潮跟满足,但与男人爱抚的手指与言语相较,生理上的满足,总是少了些什麽。

    想要藉由隐性的暴露来填补异常空虚的心灵,所以璃奈想要大胆的尝试一次。

    这是全新的体验。

    表面跟平常没有什麽不同,但衣服的里面却是另一种风情。

    游走在守礼与羞耻两种情绪,竟意外的有感觉。

    她的手伸进外套的口袋按下开关,重新推着推车到处逛。

    低低频率的震动让走动时的摩擦,有了不同的定义。

    拘谨的、却又极度想暴露出耻态的,把璃奈的双颊,染得更加红润;  即使不用手触探,也可以感觉到穴口传来麻热的快感。粘液滑动的咕啾咕啾声,诱惑人的响起。

    「噢…噢…噢…!噢…噢…」不能张扬的呻吟,只能含在唇齿之间。

    好像有人在看她,又好像没人发现。

    越想越兴奋的璃奈,被一位年轻的男性工作人员,因为检查架上物品而不小心撞到她的那一瞬间,泻得一塌糊涂。

    「噢!――」璃奈夹紧大腿、膝盖发软的跌坐在地,忘情的呻吟。

    男性员工吓坏了,他以为璃奈受伤,连忙蹲下,「小姐,你哪里受伤了?」

    赫……,努力恢复气息的璃奈摇着头,说自己没事。

    男性员工一看到璃奈过於红润的双颊与迷蒙、染着薄薄水气的眼,心跳突然加快。他隐约察觉璃奈的神情很不自然,像是在忍住高潮般的妩媚。

    他试探着:「我再一个小时就下班了……」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璃奈拒绝。

    拒绝了他的璃奈,用夹紧大腿的怪异姿势起身,推着推车离开。

    他痴痴的看着璃奈的背影,一股想要脱光她衣服的冲动,让他的鼠蹊部胀痛到难受。

    知道背後有人在看她。

    被跳蛋顶住的穴口,情慾的感官与理智再度错置。

    阴核变得更加敏感,柔软的乳头跟着穴内啾啾的水声,按捺不住的想要得到解脱。

    发烫的花穴,现在正饱满多汁的等着硕大的男具狠狠的抽插。</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