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这城市 《高H 各种短篇》

玩具推销员,美丽的少妇。3.与陌生男子的情慾之夜〈1 〉

    噢!…………

    怎麽会有这麽美妙的感觉?

    回到家的璃奈,把车开进车库後,车库的铁门都还没有完全关上,她已迫不及待的开车门,绕过庭院,把包包丢在一旁,得到解脱似的倒在缘廊。

    一路上忍着低频的震动,沉溺在现实与虚幻倒错所交织的快感。

    她解开三角裤的绑线,拿出还在震动的跳蛋塞入湿透的花穴,细微的马达声由腿间往外溢出。

    正午的阳光落在缘廊的檐边,连带的把花的影照在璃奈分开的腿上,形成娇柔的图案。

    重新把频率调到最大,埋在穴内的跳蛋,深深的撞击着。

    穴内的密肉滑嫩嫩,甜美且带着淫秽汁液,从穴口处滴落在大腿处,细黑的耻毛独自纠结的附在如水蜜桃般柔软的阴唇上,即可爱又淫荡。

    想要把脚弓着,又想要腿分得极开,穴内的嫩肉开始骚动,犹豫不决的璃奈,最终是把脚架在缘廊的木制细条栏杆上;向前抬高阴部,毫无遮掩的把下体暴露在外。虽然是在自己的家,但这样的耻态,是让人沉溺在情慾的关键因素之一。

    璃奈的呼吸开使紊乱,没拿着遥控器的手,隔着衣服、隔着胸罩,捏住乳头不放;就在跳蛋失去电力之前,璃奈的身体忍不住的轻颤,大腿奋力的前後摆动,捏着乳尖的手更加用力,「啊啊…啊…啊…啊…嗯…嗯……」,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家里,尽情的呻吟……

    下一秒,乳尖所传达的疼痛与穴内所张扬的颤动一同来袭,让璃奈的脑内一片空白,双膝颤抖,一股热液喷洒而出,跳蛋跟着滑出的同时也失去了电力的掉在地板上,发出喀喀喀的回声。

    「噢…噢……」璃奈喘着气,「噢…哦……」

    不知泄了几次的花穴,宛若沾了晨露的玫瑰花,妖艳的盛开。

    身体的每寸肌肤因高潮接连而来,变得异常敏感,而染上一层绯红。

    等到所有余韵都退去,乳房也不再胀痛到难受,璃奈按照以往的打电话问候东地秀树,东地秀树听不出璃奈心境微妙转变的差异,一样冷淡且表明会到京都出差几天。

    璃奈说些叮咛的话,等东地秀树把电话挂上後,她轻阖上双眼,边回想在超市被跳蛋搅弄却又不能发出声音的异样快感边露出意义不明的微笑。

    最後的思绪,落在齐藤新的名片。

    她起身,拍拍裙边缘,在靠近楼梯的穿衣镜前找到了齐藤新的名片。

    她讶异着自己没有把名片丢掉的同时,心底也有不可言喻的窃喜。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

    齐藤新在第三次电话响起时才接电话。

    「我是齐藤,请问哪位?」语调一惯业务客气,低磁般的嗓音却很令人难忘。

    「……」对方传回短暂沉默。

    「我只会再问一次,请问是哪位?」

    说他没有耐性,其实并不是。他给了璃奈一分钟的时间考虑,是他认为交易不能有任何强迫的成份在其;虽然这只是他的原则,但他撒下的网,是没有漏网之鱼的。

    「璃…璃奈,东地璃奈。」

    「喔!」吐出一口烟雾的齐藤新才反问:「有事吗?」

    「嗯。」璃奈对着空气点点头,「你……今晚有空吗?」

    「明天晚上才有空。」齐藤新把手的菸在烟灰缸内按了按,等香菸的火光灭掉後才给了这个答案。

    「那……你可以过来一趟吗?」

    谈话进行到此,就可开门见山,「谘询服务?」

    「嗯。」什麽样的说法都好,璃奈在决定拨电话给他後,就已经把道德观抛弃,「好,就明天晚上。」

    「地点?」

    东地璃奈给了齐藤新住址,才问他,「费用怎麽算?」

    「你给多少,我就给多少服务。」说这句话的时候,用的不是暧昧语气,仍是一惯业务声调,让人听不出他的真正想法是什麽。</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