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这城市 《高H 各种短篇》

玩具推销员,美丽的少妇。3.与陌生男子的情慾之夜〈3 〉

    隔天,齐藤新缓慢的赴约。

    在诱使东地璃奈落入圈套的同时,齐藤新也对别人出手;可以同时撒下三个网,却又不相互交错,这样的手段,被年轻的三田村所崇拜。

    午后,三点。

    从健身心的地下停车场,开车前往本木之丘的齐藤新显得神清气爽。由於刚沐浴完毕,浓密的黑发,无法全部往耳後梳放;额前的发丝,顽皮的垂下。当他用手指随意把落在额前、颊骨处的发丝往後梳,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就能散发出诱人的气息。

    他单手转着方向盘盘,动作流畅的穿梭在车阵之。

    约莫半个小时,把Aud跑车停在一家西服订制的名店。穿着和服的接待人员,是个还在念大学的女孩,一看到他下车,就已经在门後等着帮他开门。

    齐藤新仅对她微点一下头,在一位学徒的带领下,直接来到师傅的接待室,准备试穿他订做的西装;然而,接待小姐却因齐藤新走过时,身上残留的沐浴乳的香气混合了男人独特魅力,让年轻的心起了骚动。

    ***

    重新回到车上的齐藤新已换上新装扮。

    深灰色的整套西装、浅V领的白色薄羊毛衫、以及垂挂在颈项间的灰蓝色围巾,烘托出几分随性。

    齐藤新看了腕表,时间显示为下午四点半。随即开车前往本木的地标,在接近大蜘蛛的地标时,除了观光客之外,也看到二阶堂夫人在司机的陪同下等着。

    就算他知道自己迟到,也按照自己的步调停好车、从容不迫的走向二阶堂夫人,他露出一个浅笑,「对不起,我迟到了!」然後给夫人一个拥抱。

    二阶堂夫人表示不介意,暗示司机先离开。

    他们约好一起看夕阳。

    所以在夕阳来得早的秋末,齐藤新跟二阶堂夫人赶在太阳下山前,两人有说有笑的从大蜘蛛的脚下穿过,一同走进森大厦,直达五十二楼的Tokyo  Cy  Vew。

    他们站在景观台前,静静的等待夕阳落在东京的上空。

    等到夕阳落尽、城市灯火一瞬间绽亮於夜空之,他们才会离开森大厦,沿着街道漫步、吃饭、约定下一次的见面时间、然後告别。

    或许是接近圣诞节的月份,街道异常的缤纷与热闹。

    那些灯火,在夫人的眼底映照的是整个城市的浪漫,在齐藤新的眼里,不过是岁月的漂荡流离。

    齐藤新陪着夫人随意的逛,偶尔为夫人想买的衣服出点意见;他们在他人的眼,就像是一对母。

    而他们相识的起端,也是如此。

    十岁的二阶堂静,在一次纪念酒会偶遇齐藤新,因齐藤新的身形与神态跟她早逝的长有些相似,纵使得知齐藤新是某位宾客邀来的玩伴,但那一晚,她还是把长的影像叠在齐藤新的身上。

    她不在乎别人怎麽批评他,也不在乎闲言闲语;虽然他的陪伴是要用金钱换取,但她仍每两三个月固定跟他见一次面。

    就这样,两年的日过去,渐渐的,她会跟齐藤新讲起她儿的事,或对齐藤新表达对儿的思念。

    只是对於她的思念之情,齐藤新能做到的,也仅是倾听。

    有三家上市公司的二阶堂静,虽说公司已交给儿,但仍拥有极大的权力,所以她很想把齐藤新留在身边。

    几次,她开口要齐藤新到她的公司上班,却都被他拒绝。

    「感谢厚爱。」

    这四个字的回答总是让二阶堂静感到失望。

    虽然感到失望,却不强迫他。因为怕一强迫,就再也见不到面。

    二阶堂静是齐藤新唯一没有肉体关系的客人,也是唯一一位跟他长期固定见面的人。

    他知道二阶堂静把自己当成她儿的替身,有时也会按照二阶堂静的期盼,穿她喜欢的装扮,或随她唤着自己的名字或是她儿的名字。

    这是齐藤新对她的体贴。

    因为齐藤新知道,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只有自己知道的寂寞。

    ***

    把静送到家後,在往璃奈给的住址的途,齐藤新绕到花店,选了一束由白玫瑰、乒乓菊、满天星与有粉色缎带所搭配的淡雅花束,是要送给东地璃奈的礼物。

    就算见面的目的只是为了满足她的慾望。

    两个小时後,来到了某社区,齐藤新把车停在稍远的地方;  下了车、带着花束,点燃一根菸,朝烟雾扩散的方向行走。

    当最後烟雾在空不见痕迹,齐藤新的脚步也停在一栋传统豪宅前。

    在刚才的电话里已经有说过,他按了门铃她就会把门打开;所以他礼貌性的按下门铃,不到三秒,就听见「叩――」门锁被遥控器打开的声音。

    齐藤新在门口把已熄灭的菸弹掉,同样的说声:「打扰了。」进入後反手把门锁住。

    一抬眼,穿着正式和服的璃奈带着复杂的心思,看着齐藤新走向自己。

    夜风吹拂,把晚落的桂花香气送来,璃奈或许还没真正的准备好,但齐藤新宛若是与恋人相见一般的自然。

    在他把花束送上的同时,他的吻也一并送上。

    男人的身驱往前,把颊上染上绯红的女人强压在墙上,两人的胸口隔着花束,齐藤新却能听到璃奈揉合了不安与紧张的心跳声。

    「别紧张……」齐藤新的舌尖滑过璃奈的耳畔,轻轻的吹气,把她紧张不安的心,吹得意乱情迷。

    璃奈的教养让她为自己的反应感到害羞。

    察觉到她的矜持,齐藤新一手拿起花束丢在一旁,一手搂住她的腰,把柔软的身抱往自己的胸怀;男人的唇再度覆上,恶意吸吮璃奈的唇瓣、舌尖滑进入她的唇内。

    单脚架开女人矜持的腿,丢弃花束的手隔着衣服抚摸乳房。

    男人身上淡淡的菸味,刺激着璃奈的感官,而被爱抚的乳房也抛却羞耻的胀痛着。

    璃奈被他吻得透不过气来,这时齐藤新才把唇移开,游移在腰际的手顺着背脊往上,揉着她的耳垂,另一手伸进被架开的腿间,低磁般的声线在璃奈的耳际诱惑:「放轻松…尽情的享受今晚我带给你的欢悦吧……」</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