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打赏章 鬼畜哥哥所有肉章!(慎点~)

    leduwo.com    &l;/r&g;

    &l;/ble&g;

    &l;r&g;

    &l;d&g;

    &l;dv d=&quo;conen&quo; nme=&quo;conen&quo; syle=&quo;lne-hegh: 190%; color: rgb(0, 0, 0); &quo;&g;初h

    “哥哥也很热……”情火燃烧着,叫嚣着,压抑的汹涌情潮瞬间爆发。leduwo.com然而仍然是舍不得过急躁,强忍着心鼓胀的qngyu。缓慢地解开她的衣裙。

    雪白娇嫩,宛若新剥开的荔枝果,晶莹而泛着甜蜜的果香。胸前两团翘耸耸的rufng发育得极好,不像是ongzho托起了胸部,倒像是那挺拔丰满的nz将那粉红的布料给撑了起来。

    明夜呼吸急促,情不自禁地把脸埋到那堆雪腻之上,眼闪过一抹幽光,那上面的滑腻幽香令他失控。生疏又急切地解开,湿热的唇舌野蛮地吻上眼前的嫩尖儿,使它们变得湿润红艳。猛一阵的吸允轻咬,让明遥眩晕起来。

    埋首在高耸的胸前,明夜吸得津津有味,大掌肆意地在她玉背柳腰抚摸roune,听着她一阵娇浓过一阵的轻喘。她的敏感、她的娇媚,还有这身雪白无暇的娇躯——是他的,只是他的!

    从来没有在旁人面前袒露过的私密娇嫩,被哥哥舌头扫过的感觉,一阵快意从胸前两点传来,令明遥情不自禁的挺起胸脯。那四处流窜的酥麻叫她无法思考,只能随着哥哥的动作,不住地扭动着身,挺着nz迎合着男人热切的吻。

    他伸手从大腿往上摸去,明遥烧红了脸,下意识的的想合腿,却相反的夹紧了他的大掌。明夜轻笑着,“……妹妹真不乖。”指掌依旧不依不饶地揉弄着腿心那团美妙的凸起,隔着neku,也能感受到那柔腻娇嫩。

    她浑身无力,意乱情迷,只能难为情的咬着唇不敢看他,偎依在他臂弯里chun着。

    “不喜欢我这样模你?”薄唇叨着奶尖,说话便有些含含糊糊的暧昧。

    这、这要她怎么回答?脸颊如霞蒸,又羞又喜,只能把那张秀美小脸用手捂住,嘤嘤地躲闪着。

    轻薄的neku被拉到了脚踝处,那鲜嫩的花户便暴露在了空气。感受着哥哥周身散发出来的,又危险又迷人的气息,她觉得自己四肢百脉里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他们之间是兄妹,不应该有超越兄妹的感情,这是lun+lun——但是,真的、真的不能有什么超越兄妹之情的感情么?她疑惑了,战栗着,颤抖着。可是,哥哥……哥哥啊……

    “妹妹,遥遥……好美……”手指抚摸上两片香滑软肉,着迷地roune着那娇怯怯的嫩豆,“但是,只能被哥哥看!只能被哥哥干!听到没有?!”伴随着明夜霸道的宣言,修长食指沾了沾渗透出来的mye,缓缓地顶入那片娇柔hujng。

    “嗯啊……”突如其来的刺激和疼痛,令明遥挣扎了起来,ru波dngyng,视觉的冲击让明夜觉得自己快要化身野兽,只想狠狠地把身下鲜嫩的小东西吃干抹净。兄妹,lun+lun,世俗礼法,他通通不在乎!

    只有妹妹,妹妹,他的明遥,是他唯一的在意。

    “唔~~”随着哥哥手指的轻怜蜜爱,还有时不时落到她胸前奶尖上的吻,她身早就敏感地瑟缩了起来。整个人仿佛融化了一般,娇媚的shenyn从红艳艳的小嘴发出,撩人又甜腻。

    “哥哥,好难受……好热……”手臂攀住他宽厚的肩头,被qngyu熏染得绯红的脸蛋抬起,细细的腰儿摆动着,嫩白的臀也无意识地磨蹭着。

    仿佛在qngyu渐渐绽放的花儿,懵懂地散发含毒的香气。他早就沉沦了啊,他的妹妹,他的明遥。

    “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哥哥的声音宛若叹息,宛若宣言,呼出的热气直直地从耳心灌入,令她不禁为之瑟缩,却又意外地沉迷于与哥哥这般的亲密。

    挺了挺身,好让自己更接近哥哥,这一下她感觉便感到腿心碰上一个蠢蠢欲动的灼热硕大。明夜挑了挑眉头,不怀好意地磨蹭着,配合着手指邪恶的动作,弄得妹妹浑身酥软,春水潺潺。

    一阵阵从未体验过的ohun快意,“哥哥……”她心慌乱、期待、欢喜交织在一起,让她又羞又喜又怕。

    手指抽出来,带出无数晶莹银丝,正一阵难耐的空虚,那指尖却又拧上了那颗圆圆的小嫩豆。“嗯……哥哥,好舒服……”她欢快地眯起眼,樱桃小口微微张着,身爱娇地乱扭乱动,寻求更多的快意。

    他抬起了大掌轻拍了一下了那乱动的小屁股,“这么馋。”

    这一掌并不用力,更多的是一种亲近的爱抚一般。不轻不重地,给她带来了一种奇异的酥麻感觉。

    “哥哥……明遥变得好奇怪……”媚眼儿水润润的,宛若溺水的人儿,只能牢牢地抱住最信赖,最亲近的哥哥。

    身下那本就蓄势待发的灼热粗壮昂扬随着她的娇声浪语,情火燃烧得更旺,烈焰几乎要将他焚烧殆尽。扶着那粗壮的rou-gong,在她的花ue口轻轻顶弄着。那yuwng并没有得到缓解,反而灼烧得更为强烈。

    “明遥别怕,相信哥哥,嗯?”在妹妹耳畔轻哄着,大掌roune起饱满的rufng,时不时扯着粉红的珠儿,在她一声高过一声的shenyn,将那勃起的硬物一下下地拍打在她嫩腻的腿心处。

    诱惑着妹妹放松,感受着她越来越软,越来越胀的nz,满意地捏了捏。莹润的o+ue已经水淋淋的了,不断可怜兮兮地吐着口水求着他进入的俏模样。

    “明遥……可以了吗?”她的滋味太过甜美,诱惑着他要一口吞下。压制的qngyu如烈火燎原,烧得他浑身发痛,几乎要失去理智。指尖揉弄着妹妹的丝滑,生怕弄疼了她。

    “哥哥……哥哥……”她扬起被qngyu熏得粉红的俏脸,“身下好湿……哥哥亲亲我……”

    灿灿晶眸湿润润,望着他又依赖又期待。他一颗心又痛又甜,颤抖着俯下去,hngzhu那玫瑰花一般的唇,怜惜又缠绵地吻着。心甜蜜,主动送上小舌头,和哥哥略显得粗粝的厚舌一同嬉戏。

    “……原来,这才是接吻真正的滋味啊……”脑袋里迷迷糊糊的,想到之前自己那个偷吻,才发觉那根本不算什么……

    “妹妹……妹妹,我进来了……”明夜舔过她的脸颊,扶着炽热的rou+bng,用那厚实的菇状顶端磨蹭着她微微绽放的ue口,为两人都带来一阵阵的酥爽。

    “嗯...啊!”话未落音,明夜便迫不及待地挺腰送了进去。

    “啊!”娇嫩狭小的ue口,被那壮硕的guou挤得变形了,被贯穿的恐惧令她尖叫起来,但是依旧无法缓解那撕裂性的疼痛。下意识的要并拢两腿,明夜眼疾手快地将两腿撑得更大,不让她逃开。

    “哥哥,……明遥、好疼……”珠泪纷纷,俏脸惨白,她本来就是娇嫩的小姑娘,又被哥哥宠爱得娇气万分,哪里忍得这样疼痛。她努力地挣扎着,细细的拳头不停地敲打着哥哥的胸背,希望哥哥能把那滚烫的铁棍拔出去。

    明夜也忍得万分痛苦,才进了半个头,就被她绞得寸步难行,滑嫩的ue肉像是无数张小嘴舔舐着guou,恨不得整根插入。“宝宝乖,为哥哥忍一忍。”他不允许她的退缩,这一步,他也是做了万分艰难的决定才终于出手,哪里会放任她逃掉。

    双生的两副完美躯体紧紧扣着相连在一起,他霸道地抓住她的腰儿,就着那之前流出来的蜜露,坚定地将自己火烫的yuwng一点点挤入那疯狂吸绞的hujng。

    她睁大了眼睛,满满地蓄了眼泪,从这一刻起,她们还是血脉相连的双生兄妹,又似乎不再是兄妹。心满满涨涨的,有点疼又有点酸,“哥哥……”“再忍一下,再忍一下……”额头布满了隐忍的汗水,纷纷滚落,他痛惜地去吻吻她的眼睛,将那卷翘睫毛上的泪珠尽数吻尽——他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但是他不后悔,哪怕要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哪怕要背负lun+lun的罪名,他也不要再放开她了。

    但是,把妹妹牵扯进来了……他眼热热的,心不忍,却又抵抗不住另一种激荡狂情。妹妹,妹妹……!

    “遥遥,看着我。”仿佛哀求,仿佛命令,他要她看着他们两个的变化---从兄妹,到爱人——更要让她知道,贯穿她,占有她的这个男人是他,她的哥哥,明夜。

    沙哑的嗓音在明遥耳边回荡,烧烫的火棍般的yuwng,一点点破开处紧密的hujng。她听话地睁开眼,承受他的吻、他的掠夺、他的占有。

    虽然身体疼痛,但是有那么一丝淡淡的甜蜜,那撕裂般的疼痛比起来也不算什么了。心一直有个声音告诉自己,从此刻起,他们彼此相属。

    看到两人紧密相连的地方,她还是羞得满脸通红,娇嫩的o+ue被一根赤红的大rou+bng插得变形了,可怜兮兮地含着,哥哥的长指来到两人的结合处,灵巧的拨弄。leduwo.com两人交缠的身躯,相贴的肌肤,带起身上一阵战栗。

    慢慢地,一丝微妙的酥麻从身体深处传来。即使与身体的疼痛相比,仍然是那么微小,却不容忽视。发丝凌乱地黏在脸侧,一种凄艳破碎的美感。

    半眯的眼睛望着明夜布满欲火却又深邃的眼眸,感觉自己彻底跌入那片深潭。她觉得自己再也出不来了。

    他是她的哥哥呀,却又比哥哥多了更多的东西。他们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他一直爱护她,珍视她……心难以遏制的甜蜜涌来。“嗯~呀……哥哥亲亲我。”撒着娇,撅起红艳艳的嘴儿,和明夜的唇交织缠绵,互相交换着津液。啧啧水声不绝。

    慢慢的在妹妹的体内进出着,享受着处soue的紧致。却也难受得很,即使有蜜露的滋润,那急速收缩吸绞的内壁也挤压得他分外难熬,忍着驰骋地念头,小心翼翼地温柔厮磨着,轻轻地点上hun。只为讨好妹妹。

    酥麻一阵阵袭来,明遥敏感地扭着腰肢,渴望着哥哥的大棒头再去碰碰自己肚里的那一点。当厚实顶端又一次触上去的时候,她触电一般咿咿呀呀地叫了起来,“哥哥……!哥哥!……啊啊……呀……”又喷出一大把蜜水。

    被这一吸一淋,真是让他爽的头皮发麻。但是很快的,棒身一阵酸麻的抽搐,马眼精关大开,控制不住便尽数喷洒了出来。

    滚烫的热流,直直喷浇在那娇嫩的内壁上,又浓又烫,让她忍不住的发出了妩媚的shenyn,“呜呜呜好烫……胀死了……啊……”。

    这就是交欢的感觉吗?好可怕,好无力,很疼却有一种合二为一的完整感。宛若失去水的鱼儿,瘫软在床上,胸脯剧烈地起伏着。浑身香汗淋漓,雪白娇嫩的身躯蜷缩起来,似乎在回味那灿烂的高氵朝快意。

    o+ue可怜兮兮地吐出一波带着血丝的白浊。似雪地桃花点点,她的处血渍,和他的精华混在了一处。本来最不该交融在一起的东西,此时……他抱紧了明遥,心似悲似喜。

    再也回不去了,他也不想再回去。是他的,只是他的!妹妹!妹妹!

    红艳艳的小嘴又一次被明夜hngzhu,灵蛇般的舌头撬开她的牙关,勾卷住她的丁香就是好一阵狂猛的吮吸。灼热狂肆得让她喘不过气来,“遥遥……再来一次?”

    不等得到妹妹的回应,发泄过一回仍然硬挺rou+bng又一次深深地插进了妹妹的o+ue里,轻怜蜜爱,肆意挞伐……

    珍珠nekuply

    “呜……”一丝压抑至极的鼻音,浓浓的,好似痛苦,又似忍耐,又似煎熬。

    “明遥,你怎么了?”一个女生走到她旁边,低下头悄悄问她,“看起来似乎很不舒服呢……是不是来那个了?”

    她摇了摇头,湿漉漉的大眼睛悄悄地瞥了一眼哥哥,哀求一般。

    现在,“改邪归正”的明夜,成为了自家妹妹的同桌,把这朵娇嫩花儿看得更紧。

    似笑非笑地看着明遥浮起红晕的小脸,眉梢含春的模样,真是不想被其他人看到。

    “遥遥,不舒服就趴着吧,老师不会怪你的。”依然是关心爱护妹妹的好哥哥的模样,落在明遥眼却是一只得意的狐狸样。

    掌心落到细腰上,缓缓地摩挲着。小美人儿浑身抖得更厉害,不知道怎么地,又是一声短促的惊呼,面上烧红,瘫软了下去。

    呜呜,臭哥哥!坏哥哥!快把以前的哥哥还回来啦!

    她赌气似地把脸藏起来,伏在课桌上不看他。明夜心里一荡,小白兔生气了,真是可爱呢。

    两只耳朵尖从乌溜溜的发丝露出来,透着诱人的殷红。忍不住探手,捏了捏,又揉了揉肉嫩嫩的耳垂一番。

    又是一阵诱人至极的瑟缩。胸前两只肥兔也颤巍巍地抖了抖。惹得他又隔着校服和薄薄的ongzho狠手捏了一把。

    “哥哥……”呜呜呜,一点都不敢乱动,都是哥哥的恶趣味!想到那羞人的玩意,被qngyu浇灌得越加妩媚敏感的小娇身,花底又隐隐漏出了蜜浆。

    他精神却是一凛,嗅到一股细微的甜香,正是妹妹腿心间的,水润润的醉人。

    妹妹的香气怎么能让别人闻到!

    火速起身和老师请了假,旁人还在昏着头的时候,他却早已抱起明遥跑了个没影儿。

    天旋地转,也不知道哥哥发了什么疯,抱着她就冲出教室,急急忙忙地赶回了家。

    “哥哥!……”房门刚被打开,她就被扔到了沙发上,虽然不疼,但是却好一阵头晕目眩。

    四肢趴在沙发上,唯有浑圆挺秀的屁股翘得老高,枣红的格短裙几乎遮盖不住大好春光。

    “嘶啦”一声,薄薄的黑色丝袜应声而裂,露出大片莹bnen滑的肌肤。

    指尖粘到一片湿润的春潮,拎起那片残破的丝料凑到鼻端深深一嗅,“遥遥,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啊……水都快把丝袜弄湿透了……”

    “呜呜呜……哥哥坏……”拧着小屁股就要逃开,结果仍是被哥哥禁锢住,一把扯开短裙,露出腰臀间那粉白的蕾丝带。

    “真可怜呀……”宛若咏叹一般,目光chluo裸地游走在bnen的肌肤上,只见明遥胯间只穿了一条白色的丁字裤,早就被春水浸透了。

    说是丁字裤却也不像。一条粉白蕾丝花边绕过腰际,陷入深深的臀沟,掰开那两团雪肉才能找到那可怜的细带。然而裆部既不是布料也不是蕾丝,而是——五颗穿起来的大珍珠。

    此时那些珍珠嵌入了粉艳艳的花户,两片肥嫩的大花唇可怜兮兮地裹着,o+ue不停地吐出蜜汁,把那些珍珠染得亮晶晶的。

    “呜呜呜……不要看,不要看!……”好羞耻,好羞耻,哥哥真是坏透了!

    今天早晨起来找衣服穿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找不到neku。一再追问,哥哥才很无赖地说全都丢洗衣机里了。

    “喏,还剩这条,爱穿不穿~”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挂在那修长指尖上,几乎只能用“一圈蕾丝带”来形容的怪异的neku,脸瞬间就红透了。

    ……这都是什么呀……况且、况且为什么还串了一串珍珠?不敢想象,她可怜巴巴地看着明夜,然而哥哥只是耸耸肩,“由你选择,反正现在去买肯定会迟到。”

    总不可能只穿袜吧!她羞愤欲死,恨恨地想着总比不穿的好——谁知道,一走起路来,就令她备受折磨。

    那五颗珍珠随着步伐摩擦着娇嫩花阴,时不时还嵌了进去,顶着花蒂儿,一阵阵的酥痒不停地从那儿传来,春水儿早就一股股地流出,腻腻地沾满了腿窝。一点点的痒,逐渐汇成空虚,已经识得qngyu的身,不由得渴望起哥哥炙热的身体起来。

    偏偏她天性害羞,哪里敢面对这样的亵玩,坐立难安。想要把那珠弄出花溪,一动却又和肿大的花蒂儿擦得更重,吓得她又是羞又是痒。

    “哥哥……哥哥……”指尖勾着蕾丝带就要脱下来,好难受……

    “坏妹妹,这么馋吗?”手掌不轻不重地拍了一把高高翘起的屁股,明遥发现自己仿佛急不可耐的模样,又是一阵羞惭,手脚并用就要朝前爬开。

    哥哥大坏蛋!

    然而下一刻,一根手指便伸了过来,将那怪异的珍珠neku扯到脚踝,往春露泛滥的腿心间就是重手一抹。

    “嘤咛……”仰高了脖,一声娇娇的shenyn溢出红唇,半偏过来的小脸qngyu弥漫,眼波几乎能滴出水来。“哥哥……大坏蛋……”

    他褪去衣衫,跪在她身后,将那楚楚细腰不断带向自己的胯间碰撞着。勃发的yuwng热烫烫地拍打在花户上,不停地耸动腰肢蹭着妹妹芬芳潮湿的禁地,让那两片饱满粉白的花瓣无力地包裹着自己的棒身,渗出清液的guou将那娇颤的花蒂儿顶得不停战栗。

    “哥哥坏吗?……这么多水,是谁这么馋这么坏?”暖暖的气息,邪恶的话语,刺激着她早已绷紧的神经。不由自主地挺起臀儿去就哥哥粗壮的顶端,漫长的挑逗,令她春情难耐,媚眼含泪,“……哥哥、哥哥快进来!呀……”

    “等会就看看,是这个珍珠弄得遥遥水多,还是哥哥的rou+bng厉害。”说罢,剥开那两片不停抖动的小花瓣儿,冲破层层软肉的守护,长驱直入明遥的体内。

    又热又软,早就被撩拨得春深水满的娇人儿,几乎是进来的瞬间就到了一回。粗硬火烫的yuwng插入hujng,将自己撑的满满的,几乎要胀裂一般。酥麻快美闪电般劈入脑,她咿咿呀呀地joyn起来,“…啊啊啊哥哥……好深……嗯……”

    明夜只觉得自己yuwng被她绞得无比的舒爽,一摸过去,交合处已经是一片泥泞湿滑,便不再忍耐,肆意地冲撞起来。leduwo.com每次都入到最深处,直到妹妹哭喊着太深了要被插破了,才缓缓地退出。用棱角青筋不停的磨弄着粉嫩的内壁,退出到只剩下一个头。

    “呜呜呜、哥哥!哥哥……”她难耐地偏过头来,水波迷离地看着哥哥泛红的俊容,腰臀乱摆,“哥哥……进来……”

    他俯下身,吻着她汗湿的后颈,语气暧昧地问她,“遥遥真麻烦,插进去又说太深,拔出来又想要……”一手还狠狠地掐了掐涨大的奶尖,惹得娇人儿又是一阵哭叫不休,“……大坏蛋……大坏蛋……”

    “好,是哥哥坏……这就来喂饱我的妹妹,呵~”说罢将她的脸扳过来,勾住她滑腻的小舌头就是一阵凶狠的纠缠,不断地汲取她甜蜜芬芳的津液,下身更是大开大合,饱满的玉囊重重地打在丰满的臀肉上,和那搅动的水声奏成一曲ynm的乐章。

    “嗯呀……啊啊……”她被无数次地抛上高峰。哥哥炽热粗壮的顶端,不停地磨弄着hujng里最幽深最细腻的那个点,感觉自己宛若灌满水的囊膜,在这样一次次的狠力顶弄之下,就要……就要迸裂开了……

    耳边是妹妹迷迷乱乱的娇呻浪吟,一句句破碎得不成样的求饶爱语,火上浇油般将心情火燃烧得更厉害。心一股狠厉浮起,抓住那两只不停弹跳的又白又大的nz,肆意roune。

    软软的,嫩嫩的,在手不停地变幻着形状,引逗得明遥哭叫着求他慢一点轻一点,身下却大把大把地喷出蜜水,将沙发染得一片滑腻晶亮。

    “说,喜欢哪个?!”恶意地捏着娇俏的奶尖,将那珠玉玩弄得涨成殷红之色。腰杆向前送,精壮小腹享受着雪臀挤压的滑腻肉感,yuwng送得更深,贴煨在hun之上不停挑着那一点嫩腻。

    “……哥哥!最喜欢哥哥!”不管不顾地求饶,她真的觉得会被哥哥钉死在沙发上,“哥哥……”她觉得那水囊就要被顶破了,更多的快意,令她完全不敢去想象接下来的场景,只能求着哥哥饶过她。

    “妹妹真嫩。”终究是舍不得一下逼迫她太过,大力又入了十几下,直到她哆哆嗦嗦地尖叫了起来,又到了一回,才嘶吼着抽出来喷洒在她滑嫩雪白的后背上,烫的她浑身瘫软下去,一片绮丽靡艳之色。

    圣洁又堕落,宛若深陷qngyu的天使,甜蜜又性感,妹妹,妹妹,我的妹妹。

    我的生命之光,我的yuwng之火。

    解题ply

    “这个要用右手定则……是吧?”食指抵着脑门,他做出有些不确定的样,幽深的凤眼望向明遥。

    “答对了,哥哥真棒!”她雪白的面颊浮起红晕,看吧,哥哥还是很厉害的,补习了这么一会儿,就快把落下的课给捡了回来。

    然而对面的少年只是地望着她,衬衣领口散开了,肌肤是漂亮的深蜜色,从锁骨流淌到宽厚的胸膛。看似闲暇,但是那双凤眼,却含着一丝别扭的期待,仿佛急于讨要奖赏的大型猫科动物,又装作满不在乎的样。

    哥哥好可爱!但是想到之前哥哥要求的“奖赏”,她的脸又控制不住地红了起来。

    咬了咬嫩唇,她又是羞又是恼地瞪了明夜一眼,拨开披散的青丝,将校服衬衣扣一颗颗解开,露出嫩得掐得出水的小娇身。

    唔,果然调教了一阵后,胸部更可观了。目光从细腻馥郁的脖颈,滑过高耸挺翘的胸部,仿佛带了火,燃得明遥一阵阵的颤抖与羞恼。

    “哥哥!”她一拍桌,娇喝道,“你能不能认真一点啦!”

    啊,炫目的ru摇,两团雪白凝脂泛起了粉红,随着妹妹的动作剧烈地抖动着——也许改天该哄哄她来个女上位?

    “我一直都很认真啊。”耸肩,一直都有认真看她的说。

    “那你再做一做这个题!”羞愤的妹妹,将题目略改了一遍,做出恶狠狠的样逼着他马上做题。

    小白兔生气了,真可爱。

    拿过演算纸,看着那被改编过的题目。嗯,妹妹真是坏透了,居然还下了个陷阱。

    明遥见他低下头去思考,眉峰微蹙的样,心又软了起来。几次想开口提醒,但又有点贪看他认真的模样。长长的睫毛垂下来,薄薄的嘴唇抿着,一脸正气认真,意外的动人。

    哥哥真的很英俊呢!

    “遥遥,你看做的对不对?”

    乖乖地跑过来,拿起演算纸检查,“唔,哥哥好厉害!”居然没有被她故意设下的陷阱骗到呢!

    “嗯,奖励呢?”

    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小手捂住裙,可怜巴巴地说,“哥哥……我冷……”

    小骗,房间里空调控制得正好,不冷不热。不过的确也舍不得妹妹着凉。

    “好,妹妹乖,穿哥哥的。”说罢脱下自己的衬衣,披到她身上。

    小白兔并没有察觉鬼畜哥哥的心思,满心眼都是粉红泡泡。哥哥真好!衬衣对她来说太大了,套在她身上宛若洋装一样,兜头盖脸地都是他身上的气息。温暖,干净,阳刚得令她腿软。

    “遥遥,那你来帮我看一下这个带电粒的运动。”

    精赤着上身的少年,因为热爱运动,肩背比同龄人要来的宽广。优美的肌肉线条,流畅又紧实,流动着令人垂涎欲滴的光泽。

    “咕咚”一声咽口水的声音,她慌忙抬起头,却看见哥哥似笑非笑地,手钢笔轻敲桌面。

    面红耳赤,定了定神,凑上前去看那道题。带电粒在电磁场的运动,唔,洛伦兹力方向对了,公式也对了,嗯,电场力……

    明夜轻轻松松地把陷入思考的小姑娘抱到腿上,早已习惯了亲密接触的妹妹没有一点抗拒,熟悉地气息包裹着她,令她意外的安心。

    “哥哥!你好傻的啦!”她哭笑不得地转回头,敲了敲明夜饱满的额角,“粒不用考虑重力啊!”

    “为什么?”唔,腰儿还是这么细细,皮肤光滑细腻得像奶脂一样。

    作怪的手,一路来到柔润的ru峰下缘。“哥哥!粒这么轻当然不用考虑重力啊!”好坏,乱摸她……可是,似乎也有那么一点点期待?一点点,就一点点!夹紧腿儿,不让他发现自己的异样。

    “一点都不轻,沉手得很…”邪肆轻薄的话语,在耳边呢喃,烫烫地灌进耳心。弄得她浑身酥麻,软弱地倒在少年怀里,“…哥哥坏!”

    手掌拢上去,抓住满掌的柔软丰满,沉甸甸又翘耸耸,嫩的好似要化在手心里。“哪里轻了?嗯?明明被哥哥揉得这么大!”

    “呜呜…不是遥遥的…”只觉得奶尖一阵阵的痒,一种熟悉的空虚,从腹传来。滑腻腻的春水流出来,好想被哥哥……

    狂乱地摇摇头,“……是粒很轻…嗯呀…”ongzho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开,ru肉直接贴上哥哥的手掌,指头恶意地捏上俏立的ruou,淡淡的粉凝成红,“这里也不轻啊!”

    说罢恍然大悟似得,将她身上所有衣物剥光,按在桌面上,居高临下地一寸寸地审视她。

    哥哥的视线,让她呼吸急促起来,“哥哥……”

    “这么挺,这么高…”重重地捏了一把胸脯,“地心引力的确没起什么作用啊…”

    说罢,饥渴的唇舌卷住奶尖,不停地n吮,甚至嘬起一圈ru肉,恶意地拔弄成长圆柱,引得妹妹哀哀求饶。

    与滑腻的胸部相比,舌头就显得有些粗砺了。那小小的颗粒擦过奶尖,宛若数百次的撩拨,令明遥哭叫起来,两只细细的腿儿不由自主的缠上哥哥的腰,却又想逃开,“哥哥…快做题…”

    言不由衷的小白兔!他重重地拍了一把明遥的屁股,将裙与neku扯落扔到地上,“这么湿,要哥哥怎么做题?”

    晶莹蜜露沾满了腿心,粉嫩的ue口像缺水的锦鲤一般一开一合,饥渴地等待着什么。他看的双眼泛红,将她翻了个身,丰满的rufng压在桌面上,朝两旁满溢了出来。腰儿被压住,只能高高地翘起屁股。

    哥哥太坏了,总喜欢这个姿势弄她。呜咽着,控诉着哥哥的“恶行”,“呜呜呜哥哥坏……说好了做题的……呜呜呜以后遥遥不和哥哥玩奖励游戏了……”

    “啪”一根灼热粗壮的东西,打上敏感的臀缝,“好,哥哥就去做。”

    她只觉得随着哥哥伸手去拿纸笔的动作,那根硬挺也自发地顶到娇柔的花户上,不怀好意地上下摩挲着。顶到那敏感的小嫩豆后,专注地研磨戳刺,一阵阵潮水般的快感冲刷着她的身体,迷迷乱乱地扭着腰儿仰着脖不停浪吟。

    “啊…哥哥……不要~~”少女娇嫩的身体异常敏感,肆意狎玩之下,浑身泛起樱花般的粉色。已经识得qngyu滋味的身,渴望更多、更深的触碰。瓷玉般的细长腿儿,难耐地绞着,溢出一bobo蜜露。

    “来,这次总算是对了吧?”话未落音,腰杆一耸,硕大的圆头揉开两片薄薄的嫩唇儿,内壁立刻裹上来,紧致,温暖,湿润,ohun蚀骨得让他舒爽地喟叹一声。

    探手到那两团丰腴之上,不停地捏着两粒奶尖儿,又嫩又韧,每次碰到,连带着hujng绞得更紧。发了疯似地,大开大合直直捅入最深处,顶住那一团hun不停地画圆,弄得她双目含泪,声声娇啼宛若猫儿伤春。

    “……呜呜呜……公式、式对了…”破碎的话语,混合着嘤咛shenyn,格外的fngdngynm,“…哥哥那里、那里…不要……不要,好酸……啊啊啊啊……你、没写答案……呜呜呜别啊……”

    “嗯。”似答非答,只是又狠力将rou+bng全部入到那娇嫩的o+ue,从温柔的厮磨转为狂野的抽送,重重地碾压过那敏感的hun。每次抽出,都溅出一大片晶莹,沾湿了两人的下体。

    “呜呜~哥哥慢一点…哥哥…”nz被压得扁扁的,贴在冰冷的桌面,身后却是野蛮的冲撞。rou+bng惊人的热度在o+ue里泛开,一冷一热,宛若冰火两重天的折磨,却意外地增添了快感,仿佛无数细小的电流通过全身,一阵阵的酥麻,一次又一次的高氵朝……

    “遥遥……”他chun着,扯过演算纸,身下动作不停,厮磨着她每一寸软肉。松开一只手匆匆地在公式等号后面写上“明遥”。

    “我的答案是你。”hngzhu娇人儿的红唇,深深缠吮,极尽悱恻,将一腔狂情与恋慕尽数交于她,“妹妹,你是我所有的答案,我所有的答案都是你。”

    丝袜ply

    回来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明夜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间门,大灯已经关掉,只剩下一盏床头台灯,散着柔光。

    娇小曼妙的身,藏在深蓝色的空调被里,一把流泉般的青丝披散在枕头上,暗香dngyng。

    心不免有些愧疚,今天真是得意过头了些。生怕闹得太晚,便让妹妹先回来了,自己则与热情的同学和老师多喝了几杯。现在脑袋里还有点晕沉沉的。没想到都这么晚了。

    “遥遥。”喃喃低语,那被下的小人儿看起来这么单薄,心疼一阵阵地漫起来。遥遥等了他很久了吧?

    他走上去,跪在床边,拨开发丝,却看见一张弥漫潮红的小脸。睫毛眨了几眨才羞答答地睁开,春意流转,眼波如水,几乎要将他溺毙。

    “还不睡吗?”手掌抚着细腻的脸蛋,轻轻地在她额角留下一吻。

    “嗯,等哥哥一起…”水汪汪的大眼儿,勾魂摄魄一般,引得他低下头去,含吮住那肉乎乎的小耳垂。玲珑柔嫩,轻轻一舔妹妹就娇娇地瑟缩起来。“遥遥好乖,没有哥哥睡不着吗?”

    她绞了绞藏在被里细长的腿儿,爱娇地撅起小嘴儿要哥哥亲,“哥哥抱抱,要亲亲~”

    从善如流,垂下头去hngzhu那玫瑰花儿一样的丰嫩红唇,细细地舔,深深地含。手也抱住那娇小人儿,按着她的头,让两人吻得更深。五指梳过青丝,感受着那温暖又顺滑的触感。

    “嗯~”哥哥喝了一些酒,口便含了一股淡淡的酒香,混合着他独特的气息,令她也好似微醺,只愿沉迷不复醒。

    指尖顺着那青丝滑落下去,抚了满掌的柔腻滑嫩,心下一震,“遥遥……”

    她气喘吁吁,含羞带怯地松开还环在胸前的手,“哥哥…”丝被水一般滑落,露出chluo雪白的肩儿,圆润,线条柔美,蝶翼般的锁骨泛着珠光。胸前越加挺拔的两团,颤巍巍地顶着薄被,欲露未露,欲语还休的模样,比浑身chluo更加诱惑人。

    “你…”他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你没穿衣服……”

    “嗯~~”小白兔红着脸乖乖地承认,手指勾引似的轻轻拨动薄被,流水一般的深蓝褪去,袒露出娇嫩雪白的身躯。两团nz鼓胀胀的,尖儿是漂亮的樱粉,晶莹剔透得令人食指大动。

    然而令明夜血脉贲张的,还远远不止这个。

    “哥哥……”她把他拉到床上,猫儿一般趴跪着,性感得让人喷鼻血。腿上套了一条薄如蝉翼的黑色丝袜,紧紧地勾勒出修长柔美的小腿线条,浑圆玲珑的大腿,还有那挺翘的小屁股……

    越往腿上,那丝袜颜色便越浅,浮现出朵朵精致黑色玫瑰花的纹样,浮在雪白肌肤上,妖艳与清纯,冰与火的矛盾与冲击,令人只想一口吞下这个小娇娃。

    腿心间,是一朵怒放的黑玫瑰,巧妙地掩住最神秘的o+ue。然而一抹湿意早已漫开,将那黑色染得更为妖艳,散发cuqng幽香。

    他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声小妖精,手重重地扣上腿心那只鼓起来的肥嫩贝户,“这么湿,自己浪了多久了?”

    “啊~~”她腰儿一软,倒在哥哥身上,殷红嘴儿正好隔着衬衣吻上哥哥的肚脐。他颤了一会儿,那妖精竟然缓缓地解开了他的裤头,小手滑过轻薄的neku,含着一丝笑,握住已经勃发的茎身!

    “妹妹……”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只见明遥将那根硬挺释放出来,雪腻小脸贴着茎身蹭了蹭,“哥哥好热呢~~”

    说罢张开小口,深深地hngzhu了硕大的圆端。她很生涩,玉齿时不时刮到他,却格外地cuqng。小舌头顶着裂缝,一点点舔舐,甚至调皮地探入马眼,将渗出的前精一一吮净。

    “遥遥……真棒~”按住她的头,让她含的更深。她嘴儿太小,只堪堪含了一半,呜呜咽咽地淌下许多银亮的口水,染得无比ynm。细细地用舌头舔过每一寸,虬结的青筋,厚实的顶端,丝滑暖腻。明夜微微挺动腰身,舒爽得轻轻shenyn了起来。

    她从来不知道,男的shenyn也可以这么性感勾人。明明享受的是哥哥,可是她觉得自己腿心秘处也暖热了起来。

    小屁股不自觉地翘的老高,细细的腿儿并起来扭来扭去,小腹时凝时挛,无数春水滴落,黏黏腻腻地将腿心处的丝袜染得一片甘润芬芳。

    “嗯……遥遥,转过来。”他扪弄着两团滑腻酥ru,察觉她的难耐,便哄着她转过身来。

    啊呀,这个姿势好羞人……她面红耳赤地想着,手儿却不停下,软软嫩嫩的指腹抚慰着含不进去那一部分。感觉自己像是叉开腿跨坐在了哥哥脸上,腰儿不自觉地摇了一摇。

    巨掌高高地捧起黑丝包裹的臀儿,伸出舌头隔着一层丝料便重重地舔舐了起来。

    “唔……呐~”如遭电击,鼻息间尽是他阳刚雄浑的气息,敏感处又被他这样逗弄,ue口便哆哆嗦嗦地喷出一股mye,腰儿塌陷,两座越发坚挺饱满的雪峰重重地揉在他腹肌上,酥腻非常。

    明夜舌尖灵活地抵上去,顿时再也不能挣扎半分,“哥哥……哥哥、啊……”含不住那粗壮,她胡乱地晃着小屁股要躲开他。

    “遥遥乖……唔,摸一摸哥哥……嗯……”含含糊糊,舌尖一扫,竟隔着丝袜揉上那早已挺立的小嫩豆,勾着好一通挑弄,轻轻地咬,高挺鼻梁陷入细缝,嗅着浓郁甘润芬芳,身下涨得发疼。

    浑身哆嗦,桃ue儿翕张不已。完全没有力气,一双娇盈盈滑嫩嫩的nz压在他腹上,挤压成千奇百怪的形状。滚烫的温度贴煨着嫩肉,手又包拢了一根狰狞粗壮,怎么看都是满满的ynm绮丽之色。

    身下湿濡热烫,一阵阵酥麻电流般穿过身躯,她拼命扭着腰儿,“呜呜~~哥、哥,好难受……”

    “这么湿,哪里难受了?”他懒洋洋地问道,探手重重地揉了揉那一双粉嫩嫣然的肉莺桃,“…说是奖励哥哥的,又变成了哥哥伺候你。”

    浑身绵软,偏过头来娇羞嗔怒地看了哥哥一眼,媚意似烟波似春水。他心头火起,拍了拍她丰满挺翘的屁股,“遥遥,乖,摸一摸哥哥好不好?”说罢抓起她滑嫩的一团小手抚上欲身,兰掌绵软,好不舒爽。

    用手当然比用嘴轻松些。乖乖地,指尖抚弄着那巨物每一寸肌肤,感受着它在掌心的搏动,想着这么粗壮的一根是怎么插进自己那儿去的。回想着那些浓情蜜意,哥哥在她身上驰骋,玉茎不停地插入自己的最深处——无力地娇嘶一声,hun一开一合,涓涓露滴牡丹心,桃源又吐出一口春水儿。

    “啊啊啊……嗯呀……”明夜的手指揉开ue口,隔着一层黑丝,重重地按上了娇嫩的内壁!那里本来就是花汁嫩态,被丝料这样一摩挲,粗糙地滑过褶皱内壁,刹那间千百万细微电流贯穿全身,浑身抽搐,hun急促跳动,竟然小小地丢了一回。

    “啊~~”口娇声浪吟,媚眼翻白,千娇百媚的小脸蛋儿无力地倒在哥哥胯间。炽烈欲身贴着面颊,无比的ynyncuqng。殷红嘴儿凑过去,勉力吸住一部分棒身,小舌头细细地舔着,“嗯,哥哥……”

    极乐过后,又是一阵茫茫然的空虚,渴望着更茁壮更灼热的深入。挣扎着起身想要褪下丝袜,摸到了满屁股的水儿,脸上又是一片红霞蒸腾,“嗯……”

    不止腿心,就连大腿内侧的丝袜都浸透了花水,晶亮丝滑地黏在肌肤上,让那一朵朵玫瑰花鲜活了起来。咬着唇儿一点点地褪下,才卷到臀上最丰隆那一处,奶尖就被掐住,粗糙的指腹揉着如脂如酥的小奶尖不住地亵玩,“等不及了嗯?”

    哀哀媚吟,“哥哥,哥哥~”屁股轻轻晃,腰儿款款摆,香雪嫩肌在黑丝之下越发显得鲜妍妩媚,奶油般甜蜜,几乎要化了渗出来。

    “撕拉”一声,薄薄丝袜不敌蛮力,应声撕裂,腿心间的幽秘一览无余。春深水漫,花翻露蒂,一颗圆润酥腻如脂玉般的小嫩豆儿颤巍巍,比娇丽可爱。

    狂流的蜜露把腿心染得晶亮一片,块块娇媚的堆脂粉玉皆沾了一层薄薄的晶莹。丝袜开裂,衬着裸露的花ue,无比的妖艳动人,令人血脉贲张,身下rou+bng一抖一抖地吐出前精,叫嚣着要插进去,狠狠地操弄身下的小娇娃。

    “坐上来。”将她抱起来坐在自己坚实的腹肌上,腿心肥嫩花阴浮拱而出。晶晶亮的yn液,不停翕张的o+ue,她半睁半闭的媚眼儿,一声声的哀求,哥哥,哥哥……

    圆硕伞端抵上她圆圆鼓胀的嫩豆,弄得她舒爽不已,一阵阵的酥麻从那一点辐射开来,浑身细胞都喊着需要更深入的充实。“哥……呀,哥哥,嗯,快进来……”

    柔声腻语,任是谁听了都会面红耳**身为狼。

    “遥遥,把哥哥吞进去。”他声音低哑,扬起脖,喉结性感地上下滑动,带着她滑嫩的小手握住自己硬挺勃发的玉柱,往那桃源探去。

    掌心一片滚烫,面染桃花晕,连脖颈锁骨胸口都泛起了淡淡绯红。那圆硕顶头才滑到ue口,两片细细滑滑的粉肉就自发地张开,紧紧地吸住不放。“唔……”呼吸粗重,喷到奶尖上,不用他用力揉开桃源,她便抬起屁股摆着腰儿将他一点点地吃进去,用那娇柔一点点容纳狰狞巨兽。

    “嗯、嗯……啊呀~~”太饱满粗壮了,刚刚吞进去半个头,卡在最壮硕的地方动弹不得。入口内壁被他撑开,饥渴的媚肉争先恐后地围上来,不停地蠕动摩擦着,渴望着他的填满,渴望着他的挞伐。

    “呜呜、哥哥……哥哥,你动呀~呜呜……”她急的哭了起来,糯糯的嗓音细细地叫嚷着,o+ue好痒好痒,深处泛着不满足的空虚。

    “小坏蛋,浪成这样!”恨恨地揉上她的花蒂,欺负得那一点脂玉鼓鼓胀胀,又红又硬的好不可怜。

    一股无处可去的花汁从两人相连的地方漫了出来,溶溶曳曳地沾满了赤红长枪。看着那被入得变形了的ue口,心爱怜,当下轻轻挺动腰杆,缓缓地挺入幽径深处。

    随着他一路轻柔的动作,粉壁上的肉儿被犁开,紧紧地贴着玉茎。被qngyu浇灌的身,早已识得如何吸绞蠕动,柔柔艳艳地缠着裹着,欢快地吐着水儿滋润,活泼泼地乱跳,给两人带来无上的享受。

    “遥遥。”心情动,看着她迷蒙的眉眼,殷红的小嘴微张,骑在他身上扭着腰舞动,腰肢纤细,胸前玉兔急急跳动,dngyng炫目ru浪。宛若圣洁的神女沉溺在qngyu,鲜妍妩媚,却又矛盾地纯白无暇。

    他是罪人,再也赎不回的罪孽。是他将明遥一手拖入qngyu的深渊——何尝不想抽身,但是扪心自问,他能做到吗?

    挺耸着腰杆一阵阵地推送,圆头便碰上她最深处那滑溜溜的一团hun。似是饥渴极了,乖乖就就上来,软软地含裹着粗硕,娇怯怯地探入顶端裂缝,小心地啄吻着马眼。

    他做不到。一想着她有朝一日也会这般千依百顺地躺在另一个男身下,娇声媚吟,千般袅娜,万般旖旎,乖乖地翘着胸脯张开腿儿求着欢,一股强烈至极的杀意便冲上脑门。

    妹妹,妹妹,我的妹妹。

    她咿咿呀呀地乱叫着,被他绵长有力的贯穿弄得浑身酥软,浑身轻飘飘的,像是要融化在春风。不由自主地握住自己那两团随着他动作不断跳动的nz,翘耸耸圆鼓鼓,如脂如酥地腻了一手掌,学着哥哥的样不停roune。

    “哥哥!哥哥,呜……”一丝来不及吞下的银唾流出嘴角,妖娆迷人。看着那一双小手揉着自己的绵ru,晶莹嫩肉从指缝满满地溢出来,两颗奶尖高高地挺着,心欲焰熊熊。

    身下狠劲挺刺,次次挑hun。每次出入都勾出一滩晶莹春水滴落,她不停地用丝滑的腿儿摩挲着他强健的腰臀,他的毛发地刮过她腿心的花蒂儿,奇异的酥痒让她放声joyn。

    “遥遥,恨我吧。”他眼眶含泪,钳住她的细腰又一次狠狠地顶入,重重地抵着她的hun,让她又一次被抛上了高氵朝。

    他的狰狞,棱角分明地刮擦挤压着她,玉道每一分都感受到那被刨犁的爽利,花蕊最嫩那一点张开,噙住马眼,一股花浆滚滚抛出。

    听着他沉痛的言语,她飞到天外的神魂缓缓平复。滑嫩玉手捧起他的脸颊,“哥哥,我愿意。遥遥喜欢哥哥。”

    这是世人不齿的畸恋。可是,还有谁能像哥哥一样全力地包容她,爱护她,不让她受一点点的伤害?父母早逝,是哥哥艰难地支撑起家,为她遮风挡雨,令她衣食无忧。

    她多狡猾啊。她看到了哥哥躲闪的眼睛,看到了哥哥在阳台握着她的丝袜怔怔地发呆,狡猾地要惩罚他,逗弄他。

    是她把晚翠学姐介绍给哥哥,装作要撮合他们的样。其实心里异常的煎熬,一方面希望哥哥能找到所爱,一方面又希望哥哥不为所动。

    哥哥还是最喜欢她的,又回来了。每一次她故意和其它男孩说话,哥哥都不开心,但是还是一如既往地疼爱纵容她。哥哥啊哥哥,遥遥才是坏姑娘呢。

    一阵昏迷一阵儿酸,她滑腻的四肢缠上哥哥精壮的身体,小腹用力,故意绞着那滚烫的粗壮。“嗯,哥哥……哥哥,还要~只喜欢哥哥……”

    她一点都不喜欢那些蠢兮兮的小男生,他们看她的眼神让她想吐。她只喜欢哥哥。她从来都不是哥哥想象的小白兔,她坏透了,故意把换下来的dku放在篮的上头,躲在门外听哥哥的zwe,腿心湿透了。

    现在,她又要绞着他,缠着他,要他嵌入她体内,刺得深深的,重重地顶着她hun。

    茎心酥透,听着她莺声燕语,声声婉转,说着只喜欢哥哥,只要哥哥。狂情燎原,摆动着腰杆狠力出入,将那饥渴翕张的内壁一一撑平了,用那粗硕的棱角刮擦着她的嫩腻。

    “遥遥,遥遥!”

    快感纷至沓来,没有能够细细品味,他又杀上来,反复进出间拖出娇嫩粉肉,多情缠绵地绕着柱身不愿意离去。“这么馋吗?妹妹……”浓浊的笑声,她娇羞地看着他,点了点头,“嗯,哥哥……啊呀,嗯……遥遥喜欢,喜欢哥哥弄我……”

    芳心醉醉,弓起身把女孩儿最嫩的那处送上。他闻言,一下顶到最深处,炽烈的温度,她幽径内仿似烈阳升空,几乎要化了。硕大圆头揉入几度高氵朝而越发肥软的hun,吻上最嫩的那一点,她哭喊着要到了要到了,腰儿一摆,喷出一股潮液,淋淋漓漓地洒了他一腹。

    绝顶的快意袭来,快美酸慰,仿似无数焰火在眼前炸开。她呜呜地哭着,又是美又是羞。hujng那粗壮急促地跳了起来,知道哥哥也想射了,便勉力绞住他,柔嫩抱握着他,不让他抽身而出。

    “遥遥……”他咬着牙,汗珠滚滚而下,滑过性感的喉结,胸膛,结实的小腹,洒落在她身上,和她的香汗融为一体,“……让哥哥出去……”

    “不要!”她执拗地看着他,滑嫩的腿儿绷紧了,“哥哥,射在里面……遥遥想要……哥哥、哥哥!”

    fngdng,娇艳,又天真娇憨。他困难地笑了一下,hngzhu她的奶尖,深深地顶到她最深处。春潮汹涌,蜜水不停地冲刷着guou,一阵无法忍耐的麻痒酥爽,精关大开,抵着她的hun眼儿,nongjng滚滚而出。

    “啊~!!”好浓,好烫,满满地填了她一肚,又是饱胀又是温暖的酥麻。她颤抖着,牙齿陷入他肩头,喉一声短促的yn叫,又丢了。

    滚烫的浓浊几乎要把她熔穿一般,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不料又被他翻过身来。她细腰圆臀地跪在那儿,一双雪白奶儿垂下来,奶尖晶莹红艳,腿间那张小嘴被灌得满满的,一丝丝的白浊正漏下来,刚发泄的yuwng又硬了起来。

    “遥遥……”又一次挺入,大力揉弄她饱满的nz,“不许漏出来……”

    知她心意,他们是一样的。明遥也同样恋慕着他……心满涨,说不出的欢喜,只得身体力行。夜静寂,春正浓。&l;/dv&g;leduwo.com</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