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不要买,贴错了,是小春日和里面的

    leduwo.com    &l;/r&g;

    &l;/ble&g;

    &l;r&g;

    &l;d&g;

    &l;dv d=&quo;conen&quo; nme=&quo;conen&quo; syle=&quo;lne-hegh: 190%; color: rgb(0, 0, 0); &quo;&g;最好的东西?她恍恍惚惚地想着,修长白美的腿儿缠上他不停耸动的腰肢,多情依恋地将自己揉入他的胸怀…最好的,就是他啊……如果说不出的话,就用拥抱来代替吧……

    然而下一刻,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了。leduwo.com他带着她坠入三丈软红尘,无边的绮靡快慰,体息相闻,犹如三春柳絮在风卷舞,不停被抛上轻云之上,软软熔融。浑身被填得满满当当的,明明已经美得很了,却还贪心的想要更多……

    云收雨散,她寸寸皆酥透,慵懒娇媚无比,喉咙间逸出几丝心满意足的joheng。林疏寒抱起她,手掌抵着背心,一点点地助她吸纳精元。

    “林疏寒?…”感觉被抱上了床榻,他牢牢地锁着她,温暖雄厚的胸膛贴煨着后背,“受了伤,好好歇着吧……”

    她面红耳赤,雪臀后方顶着一根不容忽视的硬挺热铁,怎么睡得着。

    转过来望着他,纤纤玉指恍惚地描摹着他的眉眼。leduwo.com月色清凉,随着春风潜入帘帐,柔柔地洒落他身上。

    他眉目比旁人要来得深邃,剑眉斜飞入鬓,浓密睫毛与深陷的眼窝,为那双灿灿星眸渲染了一种鸦青底色,更显得幽远深秀。泛着香的指尖点上俊挺的鼻梁,天香女们偷偷告诉她,他这样高的鼻,欲身定是极为可观。

    “珊珊…”星眸华光万千,似无数星辰明辉尽数凝聚其,却只锁着她一个人。他握住她的手轻吻,心房又一次暖烫起来,很奇异的酸涩,很甜蜜,又有一种惶惶无措的失落与无助。

    心思绪幽幽翻滚,几乎要落下泪来。说不清道不明,只想再放纵一回,春江花月夜,就让她永远铭记这一场绮梦。

    “你,不是还想要吗?…”细白贝齿轻轻咬在丰润红唇之上,娇羞羞地吐出一句话,眼底春情无限。那出了一次华的玉柱,犹自滚烫硬翘,圆硕顶端顶着丰腴敏感的玉贝,一阵阵的酥暖。

    双腿合拢,嫩滑如凝脂的大腿内侧夹了夹他赤红茎身,“……林疏寒”语气温柔甜蜜,情致如水dngyng。翻身跨在他腰侧,yuru曼妙晃动,两根纤细兰指扶起那因为她话语又重新热烫粗壮了一圈的玉柱。

    “珊珊…别……”他皱起眉头,“乖,你受伤了……”不是不想要,刚才那一夹,滑嫩嫩的,几乎让他欲仙欲死,只想再闯花宫交融合欢。

    “林疏寒……”她呵气如兰,眼波魅惑,妖娆妩媚地张开腿儿,纤指揉开自己两瓣粉白玉蛤。leduwo.com

    “好补的呢,再给我一些,嗯?”玉容生晕,指尖沾染了春水,剥开鲜嫩贝儿,线条分明的莲溪粉融融嫩醉醉。另一只手抚上他光滑的圆头,调皮地用指腹擦着他渗出清液的铃口,“你不想要我吗?”

    低低地咆哮一声,宛若隐忍的野兽,压制着狂情。额角青筋暴起,“珊珊,别玩了……”他刚刚开荤,又是心爱的姑娘,真是浑身的自制力都用上了。简直像一头发情的雄狼,他无奈地苦笑。

    然而下一刻,他血脉瞬间沸腾了起来,再也控制不住!

    只因为那个坏姑娘,拈起他渗出的前精,扯出一丝银亮,娇媚妖娆地抬到鼻尖深深一嗅,“好腥呢~~”说罢探手到身下,仔仔细细地涂到另一手儿拨开的ue口上,喉间溢出一丝缠绵的shenyn,“嗯……~~~”小娇身因为自己的放浪,敏感地抖了一抖,桃ue儿可怜兮兮地吐出一波春液。

    “这就喂饱你!”再忍下去,真不是男人了!抱起她,令她自己将ue口拨大一些,扶着玉柱就直接入了进去。

    长驱直入,直剖嫩贝采撷蕊心。两人皆因为这般亲密rel的交合而叹息一声。饱满yuru揉着胸膛,欲身被她幽深娇池紧紧含着,分外的舒爽。

    和前一次的温情脉脉,绵长有力不同,因为她fngdng的引诱,他格外地狂野,大开大合,粗壮坚硬不停的刨犁着浸满春水的内壁,dnzhehun一阵阵的刮擦,指尖还时不时地捏一捏肿大挺立的小奶尖儿。她只觉得快意几乎灭顶,只能不停地媚叫着,腿儿不停地摩挲着他的腰——呜呜,怎么、怎么这么快……她就要、就要……

    林疏寒只觉得娇人儿的那hun会咬人似的,绵绵弹弹的一团嫩蕊儿,乖乖地裹着大guou,柔柔地摩挲着。却又总想使坏,暗自探入那一道裂缝,悄悄地舔舐着铃口。一会儿又逃开,他心头火起,不停挞伐,入得她神魂俱茫,手脚尽数酥化。

    察觉她一阵紧密过一阵的收缩shun,天灵盖上穿过一股酸麻至极的快意,他低沉地笑着,咬着她耳尖暧昧至极地说了这么一句,“好姑娘,别丢了。”

    可不是,说好了要给她些精元补补身的,好好地滋润他的心头肉。

    然而瞬间玉道绞杀得更紧凑,他捧高她的身,另一只手扣住挺翘的雪臀不停地朝自己胯间带,染得浓密青林一片水光淋漓。室内dngyng着一股甜腻勾人的香,格外的甘润缠绵。是她的芳液,是她的香汗,是在他身下妖娆绽放的女体,展露出风流袅娜的鲜妍妩媚。

    “呜呜……太多了、太多了……”因为承载了太多激情,殷红唇角流出一丝不自觉的银唾,指尖嵌入他宽广的肩头,“…不要了……”

    “珊珊,等一会儿,再一会儿就好……”贪恋她ue曼妙,不想这么快就缴械投降。伸出舌尖,qng=se至极地舔上雪嫩侧脸,将她分泌的香汗,唇角的唾液一浓稠的花浆儿迭迭抛洒,淋在他圆硕之上,只觉得一股酥麻渗透一卷入舌。她早已小丢几回,现在那雄壮的狰狞犹自在腹兴风作浪,顶着那一点儿不放,“林、林疏寒……我……”

    话未落音,玉宫大开,一股暖热茎心,格外刮精。怕她亏了身,连忙hngzhu她的唇儿,铃口吻上hun眼儿,“珊珊接着。”顿时一股鲜浓阳精直直地射入嫩蕊,滚烫烫的麻人,简直都要把她酥化了。一声抑扬顿挫的婉转媚啼,柔滑四肢娇娇瑟缩着缠住他,个快美,实在笔墨难容。

    “呵,自己又美慌了吧?……还怎么补?”他堵着她,一遍遍色气满满地舔着玲珑耳垂,“不过没事,定然把我的心头肉滋润得美美的……”

    前日海棠犹未破。点点胭脂,染就真珠颗。今日重来花下坐。乱铺宫锦春无那。剩摘繁枝簪几朵。痛惜深怜,只恐芳菲过。醉倒何妨花底卧。不须红袖来扶我

    ------------------------------------------------

    开心吗?~~~喜欢就给我一个抱抱吧~打滚要珠珠要留言!~

    末出自张伦的《蝶恋花·海棠》,哈哈哈哈结合本看是不是很香艳啊,暗合小林和珊珊的合欢情事呢~(天惹我好污qq)

    清明放假,蠢猫大概要出门和基友一起玩,如果有时间就更新qq不要打我&l;/dv&g;leduwo.com</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