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Alpha哥哥 8

    leduwo.com    &l;/r&g;

    &l;/ble&g;

    &l;r&g;

    &l;d&g;

    &l;dv d=&quo;conen&quo; nme=&quo;conen&quo; syle=&quo;lne-hegh: 190%; color: rgb(0, 0, 0); &quo;&g;∓l;mg src=∓quo;/popo_d/d/book/86/559446/rcles/6660199/201605120847381.jpg∓quo; l=∓quo;∓quo; /∓g;

    ∓l;mg src=∓quo;/popo_d/d/book/86/559446/rcles/6660199/201605120847382.jpg∓quo; l=∓quo;∓quo; /∓g;

    脑里不受控制地胡乱想着那些画面,咬紧了嘴唇,下课后也随意买了些营养剂就回到了宿舍。leduwo.com

    她们年级机甲后勤系be女性正好是奇数,所以她如愿以偿地分入了单人寝室。

    随着指纹的按入,房门轻轻地开了。leduwo.com

    “哥哥?”她睁大了眼睛——窗边那个高大身影,穿着深蓝制服,即使坐在小小的椅上也无比端庄严肃的青年,不正是安德烈吗?

    哥哥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寝室里?懒得思考这么多,她一下就雀跃起来,百灵鸟儿一般扑入哥哥的怀。莹白雪腻的脸蛋摩挲着笔挺的浅蓝衬衣,讨好地叫着“哥哥~”

    安德烈少校心情很好地揉弄着她的小脑袋,一下就把她盘得整整齐齐的头发弄乱了,瀑布一般披散下来。指尖不经意地掠过玲珑浑圆的小耳朵,摸到那颗抑制剂,满意地点了点头。

    “哥哥怎么过来了?”

    “你说呢?”少校好整以暇地拉过另一张椅让她坐上去,“1152号学员上课的时候一直走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作为一名尽职尽责的老师,只能事后来给你单独补课了。”

    不疾不徐的嗓音,带着特有的冰冻透彻的质感,在她听来却多了一分难以言喻的温柔旖旎。“还不是想哥哥你……”语毕,脸蛋儿红了起来,咬着唇不敢看他。

    呜呜呜糟糕了,一下就说了出来。

    瞬间又回忆起上次误打误撞看见他的那些幻想,霞色更为深浓,莹白耳尖如同要滴血一般,一路渐染到了脖颈。leduwo.com

    哥哥看起来明明那么严肃正经的一个人,脑里却想着这么fngdng无耻的事情……

    他依旧是橄榄色的制服,扣得严严实实。立领藏住玉颈,胸前峰峦叠嶂,翘耸圆满地将衬衣和上衣外套撑了起来,尔后又惊心动魄地收缩下去,束成一把杨柳细腰。同色齐膝裙,遮住了曼妙腿部,但又露出一截纤纤小腿惹人遐思。

    要不是清楚be几乎不会发情,他清醒后简直想把她所有同学都给弄死了。

    她真的很美。他真想知道她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那一定、一定非常甜美,令他发狂的甜美。然而,娜塔莎究竟能不能分得清她自己的感情呢?他从来都是游刃有余成竹在胸的,但是在她面前,不过也是个为了情爱辗转忐忑的凡夫俗而已。

    她还太小了,情窦初开的年纪,也许对他更多的,只是依恋而已?

    “哥哥,其实我都会了……”她弱弱地抗议着,“其实你可以考考我的。”说罢闭上眼睛,全然地放松下来,“要是哥哥嫌麻烦,可以直接查看我的记忆区。”

    全然的信任,全然的敞开与依赖,心由此滚烫温软了起来。她总是能这么不经意地拨动他的心弦,令他沉迷,令他眷恋不已。

    两人首次在全然清醒的情况下进行精神力的交流。仿佛赤身luo一般袒露在哥哥面前,没有丝毫的遮掩,任由他随意地进出着自己的精神世界,一寸寸地审视。

    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手指蜷缩起来,“……嗯,哥哥……”

    听得那一声娇浓的鼻音,深邃鹰眸变得更为深浓晦暗,“嗯,是都掌握了。”说罢缓缓地撤走精神力。

    她解脱一般轻呼了一声,这样亲密得有些异样的接触,实在是太难为情了。他每一次释放的精神力,都像浮游细丝一般缠绕到每个角落,细细地查看着。莫可名状地,她身体竟然瑟缩起来,敏感得想要逃离开。

    然而下一刻,明明已经撤走的精神力又卷土重来。几乎是蛮横地扫掠着她的记忆,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汹涌澎湃的力量,完全无法抗拒,没有任何秘密,全然地展开给他看。双s级的强大精神力,几乎是瞬间就折服了她,毫无反抗能力,只能乖乖地将一切交付与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从被控制的景况解脱出来,浑身瘫软无力,倚在椅上不断地喘着气,娇弱不胜衣的模样惹人怜惜。

    “这么娇。”他笑了一下,将她整个人抱起,密密实实地圈进自己的怀,指尖梳理她一头流丽金发,“哥哥体力可是有s级呢,要真的弄起你来,你不一定承受得住。”

    “轰”的一声,她简直觉得自己脑袋炸开了——这真的是她的哥哥吗,真的是那个冷肃透彻的安德烈古德里安克林斯曼少校长官吗?为什么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荤话?

    粉颊如烧,桃色渐染深浓,金棕大眼雾气蒙蒙。“哥哥……你、你在说什么……”挣扎着要逃开,却被那双铁臂紧紧地箍住,修长强劲的长腿夹住她不停乱蹬的腿儿,慢条斯理地roune着她肉嫩嫩的玲珑耳垂。

    “娜塔莎那天不也是看了哥哥那些记忆,”依旧是浑厚磁性的嗓音,冰冰冷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勾人,“怎么样,想不想试一试?嗯?”

    “哥哥……”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气息异常地吸引人,是某种沉郁清冷的气息,从四面八方包围了她。那些绮艳ynm的画面,又一次浮现在她眼前,头脑昏昏沉沉的,迷迷乱乱地仰起一张雪玉娇颜,“哥哥……不要说……”

    多情含媚的棕眸,比他的浅淡,情致盈盈,几乎要滴落出水儿来。他苦笑一声,抬手遮住她眼睛,感受那浓密卷翘的睫毛小扇一般刷着自己的掌心,痒痒的,有种说不清的暧昧,“娜塔莎,别这样看着我,我会忍不住的。”

    他气息有些急,直直地灌入她耳心,弄得她浑身娇颤,半边身都酥软了下来。夹紧了腿儿,忽略腿心那些潮湿的悸动,“哥哥你还说……你怎么会想着这些奇怪的东西!”&l;/dv&g;leduwo.com</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