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 Alpha哥哥 17(改错字)

    “你是个omeg,对吧?”即使壮士暮年,施泰德将依旧目光如炬,带着军人特有的铁血气魄。“你是克林斯曼家的小姑娘,安德烈的妹妹。”

    她浑身一激灵,似冰雪当头浇灌下来。但是年军校生活,已经自然而然地形成服从上机命令的条件反射,“报告长官,是。”

    她浑身僵硬,不安地平视着前方。女军官的船形帽看似依旧齐整,却以一种细不可查的频率微微颤抖着,透露出她内心的兢惧。

    “我不会举报你的,”他嗤笑一声,说不出是不屑还是不在意,“既然把你调来我这边的实验室,自然是需要你来继续科研了。”

    说罢从柜从拿出一个扁扁的手提箱递给她,“小心点翻阅,啧,你最好戴上防护手套。我可不希望弄上其他人的味道。”

    奇怪的老头。

    正在她行礼告别,提着箱就要转身离开的时候,背后又传来一声幽幽的冷语,“要是你在安德烈那个小回来之前,没有半点进展的话……”

    忍不住又收了一下脊背,她只觉得手心好似出了一层冷汗——机甲开发部,似乎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好?

    回到实验室,戴上薄薄一层隔绝手套,开始翻阅手提箱内的资料。

    是手写稿。看得出来被精心地做了各种防腐处理,保存得很好。

    “KnghⅡ973系列,重76,核动力驱动,精神力A级战士经测试,不足以驱动远距离空间作战……  ”

    “……Pre-Polrs原型机,轻型机动甲。精神力A级,体力B级以上战士,可执行夜行奇袭6小时以上,保证后方供应充足可提升至8小时,或以上……”

    看得出来,手稿的主人应该是一位非常博学又严谨的人,即使是手写,字迹也是排列得工工整整,各个主要的机甲系列列举时如数家珍,细心地作了分类评价。只是不知道,他的数据,究竟是怎么得来的。

    “……但是对于重型机甲,抵抗王虫或异兽级别,超过1000的重型或超重型战斗系列,要求精神力A级或以上,无限接近S级,或S级。保守估计可执行虫洞跳跃,如Psyche系列,直接发动奇袭,可发挥超8%以上战斗力。”

    疑惑更深。Psyche系列从来就没有在军部公开过,几乎是无人知晓的存在。她知道还是因为三年级某次的机甲历史semnr上,教授提及过一次。然后从安德烈那儿拿到了一些内部资料,但即使是这样,她依旧对这个系列没有一点概念。

    施泰德将固然也是一名出色的机甲师,但是说不上来地,她固执地认为他应该不是手稿的作者。

    那么,原手稿的主人,究竟是谁呢,又究竟从哪里获得这些数据的呢?

    废寝忘食地阅读着,仿佛进入了一个奇诡的新世界。既是激动,又是好奇,还有一种莫可名状的,隐隐约约的恐惧。

    直到她完全地通读了手稿,她才对手稿的主人身份,有了个模糊的猜测。然而那个人选……

    那些奇怪古老的公式,越到后面越是狂乱的字迹,那些看起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猜想和理论……

    “你猜出是谁了吗?”看似闲暇的一句,她却又感受到了一种刻骨的寒意。

    “报告长官,有做了猜测,但是不敢百分百确定。”

    她将手提箱轻轻放回他桌面,“已经全部看完了手稿。”

    “那么,克林斯曼尉,你就把你的猜想到的人选,告诉我吧。”

    “前北区机甲部588师,乌兰诺娃阿列谢耶芙克林斯曼校。”

    她浑身僵直,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蹦那些艰涩的音节,她感觉自己的手指在实验服下紧张地蜷缩了起来。

    乌兰诺娃,她父亲的长姐,一名出色的Alph女性,所有人都以为她在联邦星历754年壮烈牺牲了,其实……

    “是啊!是啊!……”施泰德霍地站起来,不知道按了哪个按钮,办公室一侧的墙面缓缓滑开,露出一间寒气缭绕的暗室。一台等比例缩小的机甲静静地躺在其。仿似什么封印被揭开,他压抑了许久的感情一瞬间如火山爆发,“她可是你的姑母,你怎么可能认不出来呢?”

    “你说是也不是,乌兰诺娃?”隔着厚厚的一层透明玻璃,他仰起头来,似是欢悦,似是哀伤,似是悲痛,“你还是和四十年前一样美,而我却老了。”

    她悚然,朝上望去——那机甲,绝对不是寻常的样式。操纵舱,明明就坐着一名金棕发色的女性,双目紧闭,仿似沉浸在睡梦。

    无疑,她是极美的。但是那种美艳带着冰川的冷冽,军人的铁血,意外地更显出另一种独特的风姿。金黄的星星依旧在她制服上领上闪耀,但是她却永远不会醒过来了。

    “施泰德将……”心的骇然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她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背上渗出冷汗——他、他这是将姑母的遗体一直存在在办公室么?

    “乌兰诺娃,他们都以为你死了,”他突然转回头来,喝道,“卡捷琳娜,你怕了?这有什么可害怕的?我听说安德烈那小被潘多拉人抓走过,但是没被认出来,呵,算他走运。”

    他朝她走过来,抓住她制服的领一路拖到玻璃墙前,语气阴森冰寒,“你知道你姑母遭受过怎么样折磨吗?”一只手抚摸上墙体,“她开着最新的psyche杀了一只王虫,然后落单了被潘多拉人抓到。”

    “她的Alph信息素腺体被摘除,体能从A级被摧毁到C级。”他面目狰狞,几近疯狂,“我把她找回来的时候,她的惨状,绝对不是你们可以想象出来的。”

    “啧,你怎么怕成这样?”他嫌弃地松开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不,她不是害怕。她只是太过于震惊,震惊于那些她不曾知晓的,惨痛的,浸透了血泪和肮脏的过往。

    “想来你也知道了她最后研究的成果了,”他蹲下身,似毒蛇嘶嘶地吐着信,“安德烈应该不会希望,回来的时候发现他的好妹妹变得和他姑姑一样,被封进冰里,一动不动。”

    ------------------------------------------------------

    我回来啦!!!!!!5.20~~~小天使们爱你们哟!!!!!!

    等我!!!!!!!

    很快就吃肉!!!!!</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