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 Alpha哥哥 18 (二更)

    &l;mg src=&quo;/popo_d/d/book/86/559446/rcles/6668542/201605202151251.jpg&quo; l=&quo;&quo; /&g;

    “啊,哥哥……~”幽暗的休息间里,荡漾着一声比一声妩媚甜软的吟叫,似猫儿的爪轻轻地挠着心尖,任是谁听了都会面红耳赤,浮想联翩。

    每次都不是好地方。安德烈有点懊恼地扶着额头,但是——她那双氤氲着迷蒙水汽的金棕明眸,摘掉抑制剂之后散发出来的信息素的甜香,无一不在诱惑着他。

    她气喘吁吁地躺倒在小床上,这里只是她专属实验室里用于小憩的休息间,现在又挤进来一个修长俊伟的年轻军官,更加显得逼仄。可也正因为这种幽暗,更显得此刻气氛的暧昧旖旎。

    他还未换下衣裳。还是授勋时穿的深蓝色军礼服,比常服更为庄严华丽。一丝不苟,洁净笔挺,更加显得他俊美无俦,身量英伟精壮。她还没被摘掉抑制剂的时候,就看他看得心潮澎湃,腿儿不争气地软了。

    慢条斯理地摘下紧紧的白手套,俯下身来,高大的身影山岳一般笼罩了她。胸前银质勋章幽幽闪着光,和他声线一样清冷透彻,“娜塔莎,你想我吗?”

    含水秋眸如怨如慕地瞥了他一眼,脱掉身上雪白的实验服,跪坐起来捧起他刚毅俊美的脸,细细密密地吻上他薄薄的唇。舌尖娇怯怯地探出来,试探地游走进他口,“……嗯,哥哥,想你~~”

    下一瞬娇嫩丁香就被凶猛夺走,狠狠地勾缠住不停吮吸,仿佛沙漠饥渴的旅人遇见了水源,掠夺着她甜美的芳津。微微粗糙的舌头重重擦过她檀口每一分软嫩,亲吻得她浑身颤抖不已,娇娇地哼叫了起来。

    他瘦削了一些。浑身的气质更为禁欲肃穆,明明是刚刚从授勋典礼回来的年轻军官,衣衫依旧齐整严肃,却将她锁到了这里,用灼热的唇舌,宽厚的手掌,生猛的荷尔蒙气息来诱惑她。

    “唔嗯……~”她气息不稳,被他吻得无法呼吸,无法思考,一丝银亮的唾液从唇角滑过,淌下姣美下颌,濡湿了她橄榄色的立领。

    “娜塔莎,你的信息素真甜美。”他手指插入她发,梳理着那一头灿烂流金的丝柔顺滑,低语沙哑,“很香,很甜,我想标记你。”来到她的后颈,摩挲那一片凝脂玉肤,“是结成标记,不再是三年前的咬痕标记。娜塔莎,你还记得我和你说的吗?”

    如狂风的娇花,她娇瑟着,抬手脱掉制服。她肌肤本身就白皙,又长久呆在实验室里,更是皎洁得如同冰雪一般,微微泛着淡青。胸前两团滑腻更是愈见雄伟可观,粉樱尖儿在他的注视下,悄悄地挺立了起来。

    “哥哥,我记得。”

    “长得这么大,难道平时娜塔莎都是一边想着哥哥一边揉着自己的胸脯的吗?”暖热气息喷洒在锁骨上,却偏偏不碰触她。只用着那一双深邃锐利的眼睛,一寸寸扫视着她的玉体。

    她羞怯得想要蜷缩起来。他目光如同实质,强大,危险,充满了侵略的意味。在他充满某种情色意味的注视下,她无助地颤抖了起来,小腹深处一阵阵的酸软,潺潺春水流泻,染得腿心一片暖热温潮。

    抓过他的手掌放到左胸上,“……哥哥,哥哥揉比较……嗯,喜欢~”娇滴滴地说着,深深地嗅着他身上传来的磅礴的信息素的味道。清冽,意外地催发幽情,仿佛一团火在她身上燃起,烧得她四肢虚软,面泛桃色。

    掌下传来绝佳触感,温软滑腻的高耸,随着他的心意变幻着形状。饱满地溢出他的指缝,粗粝指尖揉上粉樱,引来她嘤咛不断,“嗯……啊,哥哥、哥哥……”

    不自觉地挺高了奶送到他手上,腰儿款款摆。他低下头含住其一粒,舌尖不停弹动着那粉嫩珠玉,轻轻咬啮,直到吮得那粉樱活泼泼地涨大了一圈,桃晕盈润欲滴地抹着晶莹唾液。

    她不自觉地合拢了双腿,难耐地摩擦着腿心,那一抹春潮越发汹涌,玉宫深处寂寞地酸软着,渴望着什么。“哥哥,这边也要~~”乖乖地捧着另一边酥脂,另一边奶尖是满足了,招摇地挺立着,这一边却是许久不得到怜爱,可怜兮兮地胀痛着,颤抖着。

    “娜塔莎,好乖。”欣然接受,张开口唇刁住奶尖,俊容摩挲着滑腻乳肉。手掌却是不老实,一路沿着纤秀脊背滑落到雪臀之上,解开她制服的窄裙。腿心的幽秘再也掩盖不住,细细的腿儿间,黑色蕾丝底裤早已湿透了,妖娆地透出底下那一片雪白娇嫩。

    “呵,别急。”又好好揉捏了一把翘耸耸娇弹弹的奶儿,指掌游走过滑腻雪腹,扣住腿心那只娇美无比的玉贝,以掌纹缓慢地擦刮着。男的体温,隔着一层精致的蕾丝抚摸在最最娇嫩最最敏感的那处,她顿时被刺激得全身一颤,又是一股花浆从幽径深处激涌而出,仰起头发出一声又娇又腻的鼻音“嗯~~”,音调抛高,说不出的娇涩甜腻。

    “嗯、哥哥……呜呜呜,哥哥~~”一双雾蒙蒙的大眼睛看向他,咬着鲜艳的唇儿,雪白的翘臀轻轻摆动,追逐着他嬉戏的指尖。

    好想、好想要哥哥。好空虚,嗯呀……

    即使没有被真正进入过,她光是回想在他指尖上承受过的欢爱,就敏感得无法自持,腿脚酥软,胸脯饱胀,身下滑腻的小穴更是不停地吐出一口又一口晶莹花蜜……

    ---------------------------------------

    累毙了,瘫倒在墙头和键盘上,大哭QAQ

    不要怪我卡肉啊,我好困啊,今天下午老师开车回来,开的好快我头好晕。。。

    我先去睡觉了啊,么么哒大家,(°‵′)抱抱,明天补完~</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