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 Alpha哥哥 19

    隔着湿透的底裤,不轻不重地顺着那玉蚌间的缝儿刮了下来,她抖了抖身,“……嘤嘤、哥哥……”满满的软腻淫靡,说不出的勾人。听得他也热血沸腾了起来。

    她已经是衣衫褪尽,玉体横陈。献祭一般躺在床上,浑身泛着迷人的粉,随着他的视线轻轻颤抖了起来。庄严肃穆的军装,依旧好好地穿在他身上,那刚刚接过勋章的手指,在她私密的腿心亵玩着,勾弄出满掌的晶莹。正是这样巨大的反差,禁欲与纵情,克制与狂肆,令他意外地多出一种性感的魅力。

    舔了舔嘴角,她抓住他的手掌,脱下她最后的防线。被淫液浸泡透了的蕾丝底裤挂在精致脚踝上,摇摇欲坠,手臂反撑在身后,挺高一双浑圆丰硕的奶儿,“哥哥,我好想你。”

    她怀念他滚烫的温度,宽厚的胸膛,修长的指尖,凶猛又甜蜜的吻。颤抖着抬起小脚踩上他的军礼服,珠玉般的脚趾勾上金纽扣,想要解开。但是脚趾终究不够灵活,磨磨蹭蹭半天,倒是让他把腿心秘境一览无遗。

    “嘤嘤”挫败地绞着他衣角,想要收回来,却一路滑到了他腹下,被那高高撑起的一团惊呆了。那滚烫的温度,隔着军裤烫着她柔软足心,宛若电流一般从脚底一路传到脊背上,她短促地嘶叫一声,小腹抽搐,一股甘润绵密的异香在室内弥漫开。

    “这里的确不是一个好地方,娜塔莎,”一只手抓住她玲珑小脚,另一只解开礼服,袒露出那麦色精壮的躯体,“但是,也不算坏。你每次做实验,累得想要休息的时候,就会想起我是如何在这里占有你的。”

    不动声色,棕眸湛染幽光,像是被包在冰的火焰,无比璀璨明丽。宽广优美的肩背,壮硕剽悍的胸肌,腰线流畅,八块精壮腹肌齐整地排列着,阳刚气息扑面而来。

    她看得口干舌燥,雪白双乳轻轻晃荡起来。安德烈缓慢地切入她双腿间,明明还没有进入她,她却激动得穴口娇艳滴水,一开一合地期待着他的侵入。灼热的目光烧灼得分外地敏感,弓起柔媚娇躯贴向他,无言地邀请着。

    “啪”一声黏腻的响,那蛰伏在密林的欲身早已抬头蓄势待发,滚烫饱满地鞭击在她敏感的玉蚌之上,那片娇嫩酥脂竟急急地颤抖了起来,悄悄挺立的小嫩豆儿被他坏心眼地顶弄到,不多久就小丢了一会。

    “呼、呼……”香汗淋漓,看着哥哥那儿被自己染得一片丝滑晶亮,脸蛋瞬间红热了起来。

    雪白姣净的花阴之上,细细浅金柔毛被浸透得湿漉漉的,说不出的淫靡动人。窄窄莲溪间,桃穴口一张一合,隐约透露出她内在那一片娇艳粉脂。

    “娜塔莎,忍着点儿。”俯下身又一次吻住她,多情缠绵地含吮着她舌尖。呼吸满满是安德烈的气味,纯雄性的阳刚气息,他的Alph信息素,像是正午炽烈阳光下的树林,温暖,干燥,令她神智越来越迷离,越来越空虚。

    她金发丝缎一般散开,双眼满满的迷醉恋慕,十指不知什么时候插入他发,“哥哥,我好热……啊,……”

    “娜塔莎,哥哥会永远保护你,你是我永远的爱侣,”压上她滑腻娇躯,不停舔弄她雪白双乳,“娜塔莎,我爱你。”

    她抬起腿儿缠到他腰上,“哥哥……”,咬着腰儿,看着他挺动狼腰,厚实圆端激动地顶弄上她那颤巍巍抬头的玉珠,磨着她的敏感,引发阵阵细细电流通过全身。春水流的更急。

    “嘶……”圆头揉开那两片薄薄的酥脂,坚定地探了进去。就在同一时间,她甬道内层层叠叠的滑嫩就包拢了上来,拼命地推挤着他。他猛地抽了一口冷气,忍着浑身战栗的快感向里面继续挺入,完完全全地占有她。

    “啊……”一种撕裂般的疼痛从下体陡然传来,她惊惧地弓起身,疼得眼泪光闪闪。那儿像是插入一根炙热的火棍,撑得万分饱胀难受。很疼,她却不想推开他,只是呜咽着,指甲深深地嵌入他后背肌肉里。

    “娜塔莎,对不起,”他呼吸沉重,热热地洒落她颈侧,她太紧了,牢牢地吸住他已经硬挺到要爆炸的欲身。“乖,放松好吗?”怜惜地吻掉她眼角泪滴,语气温柔缠绵。

    身下却没有停止挞伐的步伐,探手揉上花珠,轻轻地按压,轻拢慢捻抹复挑。直到她渐渐放松下来,才继续深入她的幽径。

    厚实圆头的小口溢出清液,他克制着自己想要大力操干的念头。克制着自己不要被她的信息素弄得失去理智,他不止是想标记她而已。

    从未有过的强烈快感从交合的部位传来,像是被无数小手紧紧地握住,滑腻娇嫩的内壁夹着他,像是抗拒又像是牵着他向更深处挺进。

    “嘤嘤……哥哥、哥哥……”疼痛,又有一种酥麻的快意逐渐浮起,她迷乱地摇着头,将他缠得更紧。

    “娜塔莎,嗯~”她湿透了,含得他好舒服,狠心将欲身全挺入她幽径,重重地顶到那一团敏感娇嫩的妙蕊上。欲身上青筋暴起,刮着她水嫩内壁,每一次进出都发出黏腻的水声,擦刮得她不停地发出破碎的呻吟。

    令人窒息的快感,浑身都酥软了,躺倒在他怀,听着他性感低哑的喘息。她无法抵抗,只能乖乖地勾着他,穴心大张,迎合着他的抽插。

    她意识涣散,只梦呓一般不停溢出娇呻婉吟。  哭泣着弓起身,承受着一次比一次凶猛的插干,花径被填的满满的,无数酥麻酸慰的快意从交合处传来。花蕊急急地跳动着,缠裹着滚烫的圆头,只觉得脑海仿佛炸开无数绚烂的焰火,甜腻地喊了一声哥哥后喷出无数春水,丢得身都瘫软了。

    被她高潮喷洒出的花浆刺激的安德烈,那浓郁的Omeg信息素刺激得他肌肉贲起,眼布满血丝。几乎要失去控制一般,压开她的大腿,  疯狂地抽插着。

    “呼、呼……娜塔莎……”被她绞得几乎寸步难行,伞状圆头趁着她高潮的虚软深深地顶入花心深处,抵到她的腺体上。

    只要结成,他就能够标记她了。再也不想压制自己,低喝一声,暴涨到了极点的圆硕又一次胀大起来,牢牢地堵着她的甬道,携带着他的Alph信息素精液酣畅淋漓地射了出来,强烈的刺激与结成的化学反应,令他们又一次双双坠入情欲的狂潮之。

    ------------------------------------------------------------

    嗷,我错了,本来我昨天以为自己能连续更新,然后用倒叙来写哥哥从战场回来的故事OJ

    但是我没控制好……

    不要打我QAQ,写完要是觉得还是很奇怪我会修改的……QAQ</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