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 Alpha哥哥 20 (5.23合并更新)

    再醒来时,已经是落霞满天。

    迷迷蒙蒙地眨动睫毛,喉逸出一丝娇懒吟声,刚想起身,却发现浑身酸软得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了。

    一双手适时地从后方扶住她肩背,体贴地给她递来一杯温水,“咕嘟、咕嘟”顾不上想太多,就着杯就一饮而尽。实在太急,有些来不及吞咽,沿着唇角滑落,一路滚入胸前深邃雪沟。

    “咳咳!”她被呛到了,连续咳了好几声,平息下来后才发现身上盖着的除了薄毯,还有一身深蓝色的军礼服外套。

    只那一瞬间,浓云密雨的销魂记忆又一次重来,小腹仍残留着着他给予的酸慰快美,每一个细胞仿似都沐浴在他强烈的Alph信息素,懒洋洋地愉悦地享受着这种亲密又绝美的滋味。

    面上桃色更为深浓,身后一堵坚实精壮的胸膛,贴煨得纤薄雪背无比的暖烫舒适。更不用说他布满茧的巨掌,正细心地揉捏着她酸痛的腰肢,舒缓着她的不适。

    “哥哥……”转身爱娇地抱住他,雪腻娇颜不停地摩挲着他赤裸的胸肌,感受着他有力的心跳声,一下下地引起胸膛的振动,那频率传给她,渐渐地竟一致了起来。

    他们是天生的共鸣体,是完美契合的圆。

    霞光从半开半合的小门外透过来,被重重的遮挡筛落得有些稀薄,光影浮动交织,一片暧昧朦胧。枕着兄长的胸膛,她又羞有喜地拧了一下他胸口的小粒。

    这个人,许久不见了,也没有好好说上几句话,就、就……

    一如往常地,她整理着她手头边的实验数据,做最后的误差处理。助理研究员却进来告诉她,施泰德将让她一块儿去军部参加战役的授勋典礼。

    这说明哥哥回来了吗?自然是很激动的,然而她下一刻又懊恼着自己还是穿着尉的军服,也没有好好打扮自己。

    坐在礼堂的角落,看着联邦北区元帅为他授勋。他迈着方正的步伐走上台去,风衣式的深蓝军礼服,仿佛量身定做一般的服帖合体,越发显得他身量修长,俊伟挺拔。

    转身,立定,行军礼,没有一丝可以挑剔的地方。元帅将银质勋章挂到他胸前,与肩章上的金星交相辉映。

    虽然军衔没有晋升,但是他第一场战役就被授勋了。将星风采崭露头角,她遥遥地望着他,心满满的骄傲与喜悦。哥哥,这是她的兄长,她的爱人,如此的出色,如此的耀眼。

    典礼结束后,她就被他直接打包带走,一路飞驰回到实验室里。然后……就是那一场纵情欢爱,水乳交融。

    “嗯?生气了?……”低沉的笑声,清冽却诱惑地灌入她耳心,半边身都要酥软了,“哥哥只是太想你了。”吻上她最敏感的后颈,满意地看着她娇瑟颤抖的反应,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

    趁她还没有羞怒起来,他牢牢地用薄毯将她裹紧,打开壁灯拿过一旁翻阅了许久的献,“好啦、好啦,娜塔莎,现在,和哥哥讲一讲你的研究成果吧。”

    ---------------------------------------------

    “所以说,他是需要我们两个去做真人实验吗?”手指在她发丝穿行,迷恋那顺滑亮泽的流金,缓慢地开口。

    “对。”即使心千万分不愿意哥哥去实验,她在他面前也永远不会扯谎,“但是不想哥哥去,有危险。”

    那些数据怎么来的,她再清楚不过了。

    是很古旧的方法,无量纲化处理。即通过一定的数学变换来消除原始变量不同量纲的影响,采用对指标值进行因分析,归一使用正态标准处理来消除量纲的影响。

    古蓝星明还存在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人使用了。但她也绝不会想到姑母竟然这般独辟蹊径,竟然把看似很鸡肋的无量纲化处理法用到了机甲研发上。

    她体能遭到严重损害,早已不能如往常一般操纵机甲,哪怕是最轻型的机型。无量纲化,也许对于处理几个物理量来说很是简单,但她应付的是一整个大型机械体和战士的思维。

    她只能从那些字里行间隐约猜测出姑母实验的过程,各种记录,各种难题与解决过程。她可以轻轻松松地根据她留下的手稿反推公式,一切都是顺利的,只是途多少血泪时光,寒夜孤清月,她却无法体会到。

    不仅仅是把机甲等比例缩小这么简单。需要同时考虑实验者脑电波的频率,机甲的特性,待测试的各项数据,都要求结合在一起,通过计算权衡比较,获得几个较为简易的数据测量方式,再利用测量结果反推实验结论。

    乌兰诺娃采用了最快,也是最耗费精神力的测量法。亲自上阵,调动自己的精神力链接缩小版机甲,一项一项地测量每个主要种类机甲的数据,才留下这么宝贵的资料。

    也许,她早就不想活了。

    作为一个强大骄傲的Alph女性,她也许宁愿死在战场上,和她其他牺牲的战友一般壮烈赴死。或者在潘多拉人那里的时候,死了也就算了。

    也许是施泰德将救回她,将她重新安置好,让她能继续碰触自己最爱的机甲。她不敢猜测太多,只那么一瞬间的怅惘,或许不是情爱,只是欣赏,将他也早已有了家室。某些陈年旧事,不过也是桥上云烟,远远地望着,碰触不到,实际上早就晴了霁了。

    可是对于一名机甲战士,看着曾经与之并肩作战的忠实伙伴,而自己不再有能力重新驾驶它,遨游青空,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折磨。

    人机互动才刚刚起步,精神力直接操纵只是一个设想而已,她却无法再等待。一边是厌世,一边是隐隐的期望,像是拼劲全力要燃烧自己一般,耗尽自己的精神力也无所谓。

    她没有熬到Psyche改进系列的问世,溘然长逝。来自施泰德的阻滞,再也没有公开过,唯一一台理论模型机,成了乌兰诺娃的棺椁,冰封在一处,永远伴着她。

    也许是Omeg女性的原因,总是要比旁人多愁善感了些。这背后陈旧往事每次想起,都令她莫名地些微惆怅,只是当时的风与月都逐渐暗淡失色,再也无法探究半分,硬要探个究竟,也许就要碎了散成齑粉。

    她应该庆幸,即使途小有波折,她和哥哥还是能够相知相依相守。可是,按照施泰德将的要求,是需要他们两个同时上机测试的。

    不想他有任何的差错,但是又害怕完成不了任务——一旦她身份被将披露出去,不管她是不是克林斯曼家的女儿,她都无法再在军部待下去了。

    “娜塔莎,没事的,”声线尚存留了一丝餍足后的慵懒,“你要相信哥哥。哥哥也相信你的装置,而且,你的研究已经有了进展,不是吗?”

    ----------------------------------------------------------

    连续短小了两天……我有罪QAQ

    其实不想跟你们说我昨晚做作业做到半夜一点半的……不过真的是要被折磨疯了,我缓一缓

    要不然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到底是什么……

    QAQ我要珠珠要留言,要亲亲抱抱啾啾举高高QAQ

    ———————————————————————————

    唔,申请了一个fcebook,有空一起玩啊~

    Lun  Chng</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