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 Alpha哥哥 23

    “啊……”胸前两团饱满的奶随着她拧腰的动作性感地跳动了两下,酥乳雪浪,两粒莺桃儿便如雪涛的沉浮的玫瑰花蕾一般,时隐时现。他太大了,即使很温柔地进入,那悍然的尺寸依旧令她穴口绷得生疼,几乎要含不住。

    “啪”一声轻响,他一只手钳住她乱动的细腰,一只手抽出空来拍了拍她肥满奶儿,“娜塔莎……别乱动,嗯?”沙哑的声音,紧绷的身体,浓郁的雄性荷尔蒙气息,令她呼吸急促了起来,“娜塔莎,你又不是不能感觉到自己身体有多美妙。”

    真的、真的是极其微妙的感觉呵……她脑海里清晰地传来被吸吮,被绞紧,被缠裹的滋味,仿佛层层叠叠的褶皱嫩肉一瞬间围了上来,拼命地推挤着,像是抗拒,又像欲拒还迎。真想一下顶进去,顶到最嫩的那一窝妙蕊,狠狠地抽插着……

    是、是哥哥欲身传来的感觉!她面色羞红,眼波如水。但是这种奇异的感觉,电火花一般点燃了她身体里的欲望,刹那间细微的快意贯穿全身。她感受着他对自己的渴望,那蓄势待发的凶猛粗茎,正怀念着她紧致温暖又滑腻娇嫩的甬道……

    不能自持地,春水流的更欢,她回想着那一次的纵情欢爱,啊,竟然是这么美妙的滋味,早知道这样,四年级野外生存课的时候,她就该求着哥哥要了自己。

    哥哥,哥哥,快标记我呀……用你的粗茎贯穿我的身体,狠狠地干我,干得我穴心大张,乖乖地可怜兮兮地含着你,然后用滚烫的精液浇灌我的身体……啊,哥哥、哥哥!

    脑海的浮想联翩,她嘤嘤地喘息起来,一波波淫液疯狂地流出,他轻笑一声,“娜塔莎,好乖,自己流出这么多水儿来润滑,乖,哥哥奖励你。”

    借着春水,他一挺腰插入桃穴。只那一瞬间,破开层层软肉,壮硕欲身犁着重重褶皱,撑平了,任那媚肉可怜兮兮地吸附着自己的粗茎,乖乖地含吮着。

    这样亲密的接触,令她瞬间就达到了高潮。小腹凝着,玉道却是酥软了下来,喷出一大股滑腻花汁,将两人下体交合出沾染得一片淫靡。

    他们喘息着,目光落在对方的眼,两双极其相似的明眸,波光潋滟,倒映出心爱人儿的面容。染了情欲的红潮,迷醉诱惑。

    她能感受到他欲身被滑腻媚肉蠕动,挤压着棒身的舒爽,龟头前端被阴精冲刷的酥麻,仿佛陷入一团顶级酥脂嫩玉的快慰。

    他能感受她娇嫩的幽径被自己刮擦时酥酥痒痒的酸美,被自己粗壮棱角抵着花蕊时贪恋的淫浪,每一次她重峦叠嶂的内壁被自己强行刨犁时,其实她舒服得很,媚肉自发地缠绕上来,贪婪地吸着他,要骗出他的精华浇灌她。

    “小浪娃,”兴奋地含着她一颗高挺的奶尖,重重地吸吮了一下,“这么想要哥哥……”腰上用力,一下下地撞着她最娇弱敏感的花心,抵着画圆摩擦,“这么喜欢,缠着不放开么?”

    她最真实的反应是最强力的春药,不需要信息素,只要看着她,他心欲念就永无平息。喘息着又一次顶进肥美多汁的嫩穴,变幻着角度,找着最令她兴奋的地方。

    腿心大张,一根虬结粗壮的欲身一次次插入自己的身体,每一次都带出大量的春水飞溅出来,晶莹淫靡到了极点。她浑身酥麻饱胀,无数的快美酸慰在身体每个细胞里扩散开来。

    她清楚地看见,自己雪白肥美的翘臀乖乖地抬起,哥哥两团饱满的囊袋不停地拍打着她下身,发出清脆的声响。像是要把它们也要一同插入肥腻娇嫩的小穴,一同品尝她的紧致湿滑一般。

    “呜呜……啊、啊!哥哥~哥哥~啊呀……”舌尖半吐,迎合着他,小穴缠绵地挽留他,不知道已经被他送上过多少次高潮,意识都要涣散了,宛若一在欲海沉沉浮浮的小舟,随时可能被巨浪吞没。

    明明是意识的产物,她却不可控地迷恋上了。索性放得更开,腰儿水蛇一般扭动了起来,感受着他灼热的体温,喊出自己平日连想都不敢想的话,动情娇媚,嫩腻淫浪,“嘤嘤……哥哥、哥哥好舒服,呜呜呜……好快好涨……哥哥顶得好深……”

    感觉自己都要被融化了,眼睛半睁半闭,看着在自己身上奋力耕耘的青年,俊美的脸上布满细汗,麦色面颊浮着情欲额潮红,性感得无与伦比。

    沉沉浮浮间,周围碧树森森的景象又水波一般幻化开来,渐渐又成了野外生存课的那一夜。月光如水,林一片静寂,只有那不断的喘息声,娇吟声,还有肉体拍打声,时而尖细妩媚,时而沙哑低沉,脆响又含了黏腻。春色无边,宛若红尘幻境。

    “娜塔莎、娜塔莎……”寻着她娇艳欲滴的唇,缠绵地含吮,身下不停地进出占有她的幽秘芬芳,“那时候就该标记你的……省得我在战场上一直牵念你……”

    她似是被抽去所有的气力,只得春泥一般瘫软在他怀里,绝美娇躯迎合着他的律动,浑圆脚趾舒爽得蜷缩了起来,喉间不断娇呻婉吟。水蒙蒙的眼睛望向他,是那时候的装束,出征前的沙漠迷彩服,薄薄的汗浸透了速干背心,勾勒出他胸前壮硕的肌肉,强悍精实,宛若包裹了丝绒的钢铁一般。

    他强烈的荷尔蒙气息包裹着她,心情动更甚,好想、好想舔舔哥哥的肌肉……蕊心一阵娇弹颤动,哆哆嗦嗦地甩出一股浓香花浆,淋在他雄壮的圆端之上,爽利得他低吼了一声,更令她心醉神迷。

    拍了拍雪白翘臀,“娜塔莎这么喜欢么?”心意相通,察觉她的骚动媚浪,重重地压了下来,任她调皮地伸出舌尖,柔柔地在他胸膛上游离,灵活得像一尾鱼,每过处都令他脊背酥麻,身下入得更深。

    他像是一把烧红的刀切入她如同奶油膏脂一般酥嫩娇美的身体,令她战栗着融化了,媚眼如丝,身娇如棉地瘫倒在他身下,承受着他的占有和挞伐。哥哥,哥哥,我好喜欢你……

    像是一道细微的电流贯穿了天灵盖,他仰起头性感地长嘶一声,那是比身体上得到的快感更激烈,更舒爽。心无限柔情蜜意,“娜塔莎,我爱你。”</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