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 Alpha哥哥 24

    呜呜呜没有留言我要死了……

    好空虚好无聊,打滚打滚……好热我需要珍珠和留言降温QAQ

    要不然二更的热情会消失噢~喵呜

    ------------------------------------------------------------

    剩下的时候内,简直就是漫长的情欲的折磨。即使不是身体直接的碰触,但是仿佛更亲密,更贴近的一种交流。他用尽一切下流的手段,  探索她身体的秘密,一寸寸地开发着她的娇柔敏感。

    自然也能感受他的炽烈狂情,无力抗拒,心醉神迷,不需要信息素,她就被他迷得神魂颠倒,不可自拔。只得任着他轻怜蜜爱,肆意挞伐。

    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场景不停地变幻。从生存课的小树林,到她宿舍的小床,到他军营里的寝室,各种各样的地方,各种各样的姿势,简直让她死去活来。

    硬是链接到了9个小时以后才放过她,解下头盔后,她腿都是哆嗦着的,一阵阵地颤抖。要不是他扶着她,她估计都站不起来。

    腿心一片温热丝滑,粉面潮红,妖异地泛着桃花色。真是被折腾惨了,整个人虚脱一般瘫倒在他怀里,真想直接睡过去。

    她是被他抱着带出驾驶舱的,她已经不敢去想其他人会怎么看她,只得装作昏迷过去的样,把脸深深埋到安德烈怀。

    然而大家的想法只是,精神对接果然很辛苦,喝了强力体力恢复剂的科林尉居然都晕过去了。

    也还真迷迷糊糊地睡死过去了。梦境黑甜,隐约间有人抬起她下颚,温柔地哄着她张开嘴,一股微甜的营养剂慢慢地哺喂到她口,反射性地吞咽,渐渐感觉精力回复了过来。

    有人轻笑着,似乎是很满意她的乖顺,拇指抹去唇边残留的液滴,无限爱怜地揉了揉饱满唇珠,一阵阵的酥痒。

    熟悉的气息,她不用害怕。不想醒来,继续放任自己沉睡。却又听见一阵阵暖热的呼吸扑在面颊上,酥酥痒痒,细碎啄吻落在唇畔,细腻缠绵地引逗着她两片芳唇,要她开启所有的秘密。

    “娜塔莎,娜塔莎,已经过了二十个小时了,再不起来,施泰德又要扣你工资了。”

    她才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声音娇懒迷蒙,“哥哥好坏,将扣我工资,你就不会给我补上吗?反正我的误工还不是因为你。”

    心情大好地把她抱起来,一下下抚摸纤薄雪背,“好好好,哥哥的工资全部补偿给你。你又不是不知道,从哥哥领到津贴那一天,星卡就绑定到你那张上头了。”

    她才发现现在身处安德烈的住处。

    他着迷地嗅着她身上的气息,逗弄娇贵的猫儿一般顺着她,时不时在面颊耳后落下一个个轻吻,“娜塔莎,娜塔莎……”

    她呼吸急促了起来,手臂环绕上他脖颈,送上红唇与他亲密相依。莲舌娇娇怯怯,试探着碰了碰他的,又急于逃脱。他只是扣着她后脑,渐次加深,灵活地舔过她编贝般的皓齿,一点点吮吸娇嫩丁香。

    “唔……”气息不稳,腿儿盘上他的腰。即使通感神交,毕竟不是真正的合欢,昏睡时犹自觉得空虚难待,此刻更是如鱼得水般,紧紧缠着他不放。

    直到发觉腿心又是一片潮湿滑腻,她才脸蛋红热地推开他,“我…我要回去!”似嗔似羞,娇颜染桃色,一股不自觉的娇蛮妩媚。

    那只作怪的手却是探入她身下,贴煨到她饱满粉嫩的玉贝上,轻轻揉捺慢掏,掬了满掌淫液,“也怪我,娜塔莎,不该折腾你这么久。”哎,弄得她没什么精力,就是现在想大干一场,她身体也支撑不住啊。

    她羞得满面潮红,手指却忍不住抬起来描摹他的眉眼,深邃透彻,一种特有的冰冷的质感,令他显得格外地孤傲矜贵。他抓起她的手,泛香的软玉,轻轻放入口含吮,极尽情色地舔舐着她指尖,直到她眉目间强自掩饰出的冰霜给这欢愉融了,展露出那一分惑人霞色出来。

    “娜塔莎,”吐出她的指尖,把她湿淋淋的小手放到她自己高耸的胸口,带着她自己揉捏着那惊人的雪腻娇弹,挤压出各种奇怪的形状。满满的膏脂腻玉沉了他们一手,几乎掌控不住。两粒如脂如酥的莺桃粉尖不甘寂寞地硬挺了起来,在她指尖翻滚着,活泼泼地饱胀鲜艳起来。

    “嘤嘤……”宛若自渎一般,她粉面尽赤,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他左掌却又探入她身下,揉开鲜嫩多汁的花户,在那琼脂粉玉堆儿用指腹轻揉慢捻,引出那娇滴滴的小花核。

    春水潺潺,敏感地被他如此上下亵玩,她尖叫着泄了身,腿心一片水光泽泽。“嗯——”娇浓鼻息甜腻缠人,眼波柔绵荡漾,丰润小唇不断溢出呖呖娇哦,听得他下腹又是一紧。

    “哥哥,哥哥~~”她喘息着,捧着自己高耸奶儿不停揉动,扭动着圆翘雪臀追逐着他修长的指尖,“哥哥,哥哥呜呜呜呜…”小腹空虚,情潮来势汹汹。即使身体如此疲惫,她依旧贪恋着他给予的欢愉。

    指节被那极致销魂的嫩肉包裹住,不住吸吮缠裹,稍稍用指腹按一按,她便敏感地媚吟起来,白鱼一般的身在他指尖上活泼泼地乱扭,又是一波清亮花浆漏出。

    时轻时重地按着,一股酥痒酸麻快意劈头而来,几乎控制不住。他也忍不住,对着耳心低沉吹气,“娜塔莎,那哥哥这次快一些,不过,也能保证你能爽到。”

    冰冷的嗓音融入一丝情欲的磁性,她芳心荡漾,妖娆地张开腿迎合他的插干。甫一入境,她便急剧地颤抖起来,不停地缠绞着他。

    他这一次简直就是大开大合,拼尽全力一般每次都入到她最深处,狠狠地磨弄着她寂寞的花心,用那粗棱青筋摩挲着饥渴的内壁。全力抽出,直到只剩一个圆头堵着穴口,勾出一片溶溶曳曳的春浆花汁,还有那贪婪缠绕的媚肉,沾满晶莹爱液,好不放荡淫靡。

    这样的粗鲁,却意外地安抚了她躁动饥渴的身体,很快就到了几回,她泪眼朦胧,四肢春藤般绕上他精实躯干,哆哆嗦嗦地迎合着他,全然敞开那柔滑肥嫩的幽径,享受着藕花深处被肆意采撷的快意酥美。

    “娜塔莎,娜塔莎!”他声音直直灌入她耳心,再也控制不住,花心全然绽放,任他长驱直入,闯入最幽深的秘境,一斛鲜浓阳精直直地喷射到她花心眼儿上,烫得她直欲酸坏融化,加上他喘息的声音,耳朵和身体似乎都同时到了极乐。</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