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 Alpha哥哥 26

    “第分队,快打开减压舱!”光屏之上,密密麻麻地显出一片红点,安德烈对着通讯器,不停地下着命令,“第五分队,翼行战斗阵列,从三点钟方向包抄过去,为第分队开路。”

    飞艇之上,数名军官都在不停地接收上级命令,再不断地反馈信息,一一遥控战场。就连娜塔莎,一名非作战兵都忙得分身乏术。

    后勤支援,及时派遣补给飞艇前往前线为第一梯队补充物资弹药;同时她作为第一批人机联动出征分队的精神力指挥官,更是一刻都不敢松懈,眼睛紧紧地盯着屏幕上第分队的七台Psyche-3,生怕出了什么差错。

    “一切数据显示对接良好,”准确而快速地核对着不停跳动出来的数据,她呼了一口气,下一瞬却又紧绷了起来,“已经突破了第一道防线。一号二号,打开背部滑翔翼,升高3英里,与目的坐标达到60°角时直接俯冲下落;三到七号,继续保持精神力对接,排布翼行战斗阵列呈半月形。距离目标一英里时,转换形态,降落调动机甲节肢高速前进。”

    透过飞艇透明的舱盖,他们清楚地看见苍茫广袤的红土之上,已经硝烟四起。隔了这么远,似乎都能嗅到其弥漫的火药味,血腥味和烧焦味。

    密密麻麻的工虫士兵不停地从地缝涌出来,即使前方就是联邦军队不断释放的火炮,它们依旧前赴后继地,依靠着先锋烧焦的身体做掩护,附骨之蛆般甩也甩不开。

    很快地,前三个分队机甲上就爬满了工虫。挥动着镰刀一般的前肢不停地砍斫着机甲的外壳,尽管总是徒劳,那是那连绵不断的声音,时不时迸溅开来的火花,还有从口器喷射出来的腐蚀毒液,也足以令战士心烦意乱。

    因此他们只能采用快速推进的方式。前锋将战线每推进一英里,就返回上空,由后勤补给飞艇发射辐射光束,彻底杀死工虫;第二梯队的机甲战士则是及时赶回战场,守护阵地,由此轮换。

    “杨大校,测到前方有一批飞虫赶到,”其一名校军官连忙调开光屏,对着飞艇上的总指挥官说道,“是以前没有的新物种!”

    话音刚落,整个指挥室内的所有军官都屏息凝神,看着那数百个黑点飞速地朝他们的舰艇袭来。

    的确是从未见过的物种,因为发话的那名校军官本身就是一名虫类专家。飞过来的那些飞虫,体型很是瘦长,生着奇大无比的一双复眼,灵活地躲避着空袭部队加农炮的攻击。

    越来越近了,他们清楚地看到,那些飞虫翅膀极其怪异,前翅是厚且硬的革质,后翅是较薄的膜质,后翅由前翅下方展开来,布满扭曲的筋膜,甚至随着气流的改变而随心所欲地变幻着角度。

    虫族的首脑高层或许掌握了人类的语言。施泰德将那些意味深长的话语在安德烈脑海又一次响起,他皱了皱眉,虫族的确是个棘手的鬼东西。只要没能彻底歼灭,它们恐怖的恢复能力就需要联邦不停地开支军费来抵挡它们。

    “开启防护罩!”杨大校一声令下,指挥舰艇周围就迅速地升起一团淡蓝的光雾。撞到光雾上的那些飞虫,浑身像是过了千万伏特的交流电一般,急剧地扭曲蜷缩了起来,不断发出嘶嘶的哀鸣痛呼。

    它们引以为傲的致密外壳和锐利的触角,一时间竟奈何不了这一层光雾。众人皆是松了一口气,还好施泰德将力排众议,为指挥舰艇斥资安装了超强的防护罩。只不过依照它们这个攻势,即使攻击不到指挥舰,也会对他们的指挥产生一定的干扰。

    “科林上尉,”大校利眸闪过一丝精光,“第分队进展状况如何?”

    “一号二号已经达到菌毯上方,四程双轨道电磁炮已经准备就绪;三到七号翼行包抄菌毯,随时待命发射等离激光炮。目前锁定菌毯内有一只虫后,三只王虫。”

    (菌毯:虫族的集住所,也是虫族的孵化场。由厚厚的有机物组成,它们为虫族提供必须的营养,并协助虫族幼虫变形进化。菌毯在虫族的巢穴附近蔓延,很难被根除。)

    “后援部队也已经将战线推进了四英里,”安德烈接口道,光屏之上,战火燎原。低空盘旋的后勤舰艇正在用超强核激光扫射着每一寸战斗过后的土地,不放过一只残存的工虫。

    “那么,科林上尉,克林斯曼校,你们开始行动吧!”

    “是!”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到准备间换上战斗服,她甚至还强迫自己一连喝了三只体力恢复剂。

    舰艇之上,数台Psyche-4已经预启动完毕。阿尔勒阿尔泰兄弟,还有数名经过精神力训练的机甲战士,纷纷就位,在他们所属机甲的驾驶舱上待命。

    “诸君,”他肃穆的声音响起,“此刻,正是为联邦而战的时刻。各就各位,锁定目的坐标,  2°10'26.5∓quo;E,出发!”

    第分队战场上的七台先锋Psyche-3自然也接受到了指挥舰艇的命令,迅速地转变阵型,将菌毯心位置空缺出来,同时向外扫射激光炮,将那前来保护虫后的工虫一一杀灭。

    但见四台最先进的Psyche-4如同飞火流矢一般从天而降,迅速排列成一个圈。震天动地的几声脆响,后背对生化级别钛合金肩胛鳍迎风张开,瞬息间扬起无数狂肆气流,卷着战场上无数残留的炎火,呼啸着将那些冲上来的工虫士兵吹出第、第八分队开辟出来的战线圈,飞落到部作战区的密集炮火去。

    人机联动的机甲,发挥出了超强的性能,他们无须费劲地按动操作键盘和控制杆,直接与操纵内核链接就可。

    喀拉喀拉又是几声响,双轨道电磁炮,等离激光炮全部上膛,按照锁定的角度飞射出去,瞬间在菌毯上炸开无数焰火和裂口。

    这些有机物果然坚固非常,炮火射出之后,第分队集体向外撤离,保持圆形不变。同时早早在菌毯上方待命的另一台舰艇级别的超重型后勤机甲下方开启无数喷头,刹那间漫天漫地的腐蚀性液体如雨纷纷而下,落到菌毯上发出滋滋响声,伴着无数哀嚎和浮沫一同涌出。

    王虫可以联动两台Psyche直接用高剂量核激光武器杀死。但是虫后不行,一旦它被炸开,体内一丁点儿液体飞溅出来都有可能形成一个新的巢穴。

    “娜塔莎,调动格斗模式,”他冷静地下命令,几乎是瞬间,他们驾驶的机甲降落在菌毯之上,右臂屈伸,狠狠地朝已经被腐蚀得松软的菌毯一圈重击。一片裂纹水波一般漫开,不过数秒,几声愤怒的嘶吼从地底传出,四团巨大的黑影凶猛地朝他们袭来!

    等着就是这一刻!机甲再一次张开肩胛鳍扑扇着飞起,左臂特高压电磁喷射器刹那间朝着虫后包裹而去。其余几台机甲则分别包围了王虫进行密集扫射。

    虫后的攻击力几乎为零,他们要控制的不过是不让体液飞出。说起来很容易,实际上对战士的要求很高,因此这项任务交付于他们来完成。

    虫后被电击得眩晕了,蠕动着身躯准备自爆,却惊恐地发现自己正被超强的磁力圈从头到脚地裹了起来,形成一团光球,不停地朝它体内发射霰弹电荷态离颗粒。

    实力的碾压,绝对的力量。那台机甲像是永远不疲倦一样,持续地保持着均匀频率维持着线圈的稳定。即使虫后自爆时产生了一定的冲击波,磁力光球也没有半分裂开的样。

    不停地朝着光圈扫射超高剂量的辐射粒束,直到一再检测没有任何残余的活性物质,全被烧成碳粉时,战争才算基本结束了。

    ------------------------------------------------------------------------

    即使听过那么多的故事,真正直面战场的时候,她才知道什么是刀光剑影险象重重。不知疲倦的轰炸,不停的进攻防御,到最后超强的持续作业时间,任是她喝了三只体力恢复剂,也有些疲惫了。

    直到后勤舰艇前来接洽他们的机甲,安德烈操纵机甲内的小型飞艇撤离战场后,她才放心地闭上眼睛,真是,太累了。

    小憩了一会儿,她们已经开始往回撤离了。他们作为第一阵列的先锋部队,可以先暂时返回联邦休整了。

    飞艇按照既定的路线飞行,寻找着虫洞准备进行空间跳跃。正在她将要按下命令按钮时,一双修长的手臂就从身后抱了过来,阻止了她的动作。

    “…克林斯曼校?”她回过头,傻乎乎地看着他。

    他换回了衣裳,依旧是深蓝笔挺的军装,已经是校的服色,肩章上那枚星下的金线多了一道。

    “娜塔莎,没有别人,就我们两个。”

    仅仅是这一句话,她脸瞬间就烧烫了。一双眼不知道看向哪儿,只得低下头,金发间两只莹白贝耳都染上了殷红之色。

    “哥哥~”红唇嗫嚅着,语气却是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娇羞柔媚。他满意地揉上她丰润樱唇,“娜塔莎,不着急。哥哥带你去看巨石阵。”

    熟练地按动操纵板上的按钮,飞艇便迅速地改变了航道,“舰队分队诸位,航道保持不变;与王虫斗争过的战士,选择高剂量辐射的虫洞通道进行跳跃,保证没有任何虫族的有机物质残留。”

    “我怀疑我与科林上尉的飞艇外表面可能有残留,准备前往巨石阵再接受一次外太空射线辐照,请诸君先行。”

    “哥哥,真的有残留吗?”她有些担心地握住他的手。他关闭通讯设备,摘掉她的军帽,笑了一下,“怎么可能,只是想带你去一个好玩点儿的地方。”

    天穹并非纯黑,倒是透出一片无垠深邃的黛蓝,一直伸向远处,远处,没有边际。

    广袤,深远,无数星系闪烁着神秘的莹光,仿似一斛璀璨钻石洒落其间。巨石阵横略其,沉默地,排列成神秘的图案,与周遭明明灭灭的重重光影,构成某种深沉而伟略的动人景象。然而,它们也不过是宇宙沧海一粟罢了

    她睁大了眼睛,欣喜地看着那些灿灿星光,回头对他嫣然一笑。

    宇宙无从无尽,看着这壮哉天地的美景,固然会觉得自身渺小短暂如蜉蝣。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只要他们两个还在一处,再也没有什么可惜的了。

    哥哥,我永远是你的喀秋莎,不只是在战场后方为你唱着歌,也能与你并肩作战。

    两人越靠越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交缠在了一处。飞艇的顶盖遮蔽移开,只剩下透明的防护罩,无数灿烂星光散落下来,渲染得如梦似幻的旖旎柔艳。

    软热湿滑的唇瓣相贴,舌尖追逐嬉戏,宽阔胸膛挤压在她胸前饱满肥腻之上。他的动作很慢,为了照顾她战斗过后更觉柔弱身体,一反往常的狂放。

    他的手慢慢地抚摸着她每一寸凝脂玉肤,一点点耐心地揉捏着,极尽情色;唇舌缠绵,勾缠着她的丁香温柔地共舞,时而放开她,照顾那两粒娇嫩的奶尖。

    尖翘圆耸的酥乳,被他揉弄把玩,享受着娇盈弹手的膏腴腻玉。一阵阵的痒酥酥,她扬起脖就是一阵娇嘤浪咛,半开半闭的眼看着他。她早已被剥得精光,只他衣衫齐整,禁欲的校官制服,意外地令她心痒难耐。

    抬起一双腿儿,柔腻不停地挨擦在他精壮腰身上,无声地邀请着他。非常、非常英俊,他穿着军装的模样,清冷又禁欲,却对着她做着这么淫靡的事情……一根不容忽视的灼热硕大,正不怀好意地顶着她嫩娇娇的大腿。她美目迷离,肢酥体软,早就化作一滩春泥融在他身上。

    “就知道娜塔莎喜欢哥哥穿着军装的样,”右掌探入腿心,“果然,这么快就湿透了。”

    触手生香,奇娇异嫩。那处幽秘早就湿透了,轻轻一捺就揉出一粒小小的红豆儿来,活泼泼地在他粗粝的指尖颤抖着,底下的桃唇更是开开合合,不停吐出透明春露,染得她身下一片晶莹银亮。

    酥麻酸痒,身体像是融掉,没有半分力气,所有的感觉都集在了那一点之上,无比尖锐的快意。“哥哥,哥哥……”勾住他脖颈,颤抖着解开他扣得严严实实的立领探了进去,抚摸着那一片雄壮的肌肤,不住地娇瑟着,“哥哥、哥哥……嘤嘤~~”

    “娜塔莎,你要把我军装弄湿了。”舔舐着她深邃乳沟,着迷地攫取乳心浓郁芬芳,身下涨得发痛。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温情脉脉,却令她更快地情动潮满。也许是终于并肩作战,也是是因为满天星光的催化,或也许,只是她同样地渴望着他。从他军裤探进去,颤抖地笼住他热烫的长枪,慢慢地张开腿引着他进去。

    她的春水,沾湿了他的军裤,泛滥地一大团深色水渍。她却更是骚动了起来,扭着腰自己吞下他。

    他的动作并不急促,却很用心。幽秘内的嫩池娇蕊纷纷陷落,春光融融,他热情而隐忍,放缓着动作撑满她,任那层峦叠嶂的内壁包拢上来,吸吮着他,滑腻紧致又温暖娇嫩。

    每一次都照顾着她的敏感点,手捉住她一双肥腻娇俏的奶,不断地揉捏;身下每一次都入得很深,陷入她那一团娇弹柔嫩的妙蕊;拔出时,把嫩嫩花唇揉入拉出,犁着每一分细滑粉壁。

    她仿佛沐浴在了温暖和煦的朝阳里,温暖舒适,浑身懒洋洋的,腰椎上一阵阵的酥麻不停传来,魂迷神醉,殷红小唇不停逸出一串串婉转莺啼,“嗯……哥哥、哥哥……嗯呀~~”尾音抛高,说不出的娇慵柔媚。

    即使没有大动,他获得的畅美也没有输以往半分。她痴迷的眼神,她格外娇媚的反应,她莹白如凝乳的肌肤,她幼滑如酥的幽径……

    玉道窄紧地收缩上来,她娇娇地哼叫着,丢了又丢,频频被采的娇蕊,花蜜滴答流溢。

    欲身宛若陷入酥烂滑腻的肥美膏脂之,引得他低沉咆哮,深深地顶入她不停颤动的嫩蕊,滑腻娇软无比的触感令他神魂欲化,也怜惜她不能再肆意承欢,酣畅淋漓地射了出来,灌满她幼嫩玉宫。

    她喘息着,情潮漫漫,余韵久久不散。他抬起她的手,往那指间戴上一枚精巧的宝石戒指,“娜塔莎,我们结婚吧。”

    他既然说了出来,自然是把一切的事宜全部安排好了。心蜜甜无限,“好啊。”

    “唔,不过你可能不会像其它Omeg一样能在家里养尊处优,”他抚摸着她一头流泉长发,“也许你会很辛苦。我肯定是要经常冲在前线的,出于私心自然不愿意离你太远。也许你留在军部那里,只会是“科林上尉”,而不是克林斯曼夫人。娜塔莎,对不起。”

    她突然调皮地笑了一下,吻上他的唇角,“哥哥,是不是都不要紧,反正,我都姓克林斯曼,不是吗?”

    “娜塔莎,我的妹妹,我的爱,”额头相抵,看着她明媚的星眸,“我此生的唯一。”

    她从来都不要只默默地送他上战场,在背后唱着思念的歌曲。她更宁愿与他并肩作战,即使她只能呆在后勤部,机甲开发部。但是,她宁愿做“科林上尉”一直陪伴他。

    做他永远的喀秋莎。哥哥,我爱你。

    ---------------------------------

    大家好,首先要和大家道歉。

    今天早晨起床的时候,我摔下床架,左手脱臼了。可能未来一段时间无法更新。

    非常抱歉,今天这一章,是昨晚的一些存稿,然后今天语音输入+单手打字,总算是完结了,也算给大家一个交代。并不是想说自己多辛苦,只是今天去看医生的时候也想了很多。

    大概是家人的溺爱,我到了这个年纪还是很懒散,没有什么规律的计划性。导致我每次更新质量都很差,觉得非常对不起读者。而且光是这一个故事,途被打断很多次,考试,外出,作业,思绪总是不连贯,也怪我自己没有列好大纲,没有什么逻辑,胡编乱造,没有给大家一个比较好的阅读感受。

    所以,养伤期间我大概会好好整理思路吧,希望以后能尽我所能,写出更好的东西和大家分享。

    我也不知道自己需要多长时间,也许不仅仅是养伤,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处理好。课程,科研任务,写,等等。但是肯定的是,剩下两个故事,一定会写完的。

    所以,亲爱的小天使们,谢谢你们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先把珠珠投给另外追的吧,爱你们~

    我一定会回来的(鞠躬)</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