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狡诈哥哥 (1,不影响阅读)

    这样做是不对的。

    从午一直到现在,脑袋里都是乱哄哄的。挣扎,迷惑,抗拒,斗争,千万种念头,似要将她身体四分五裂。

    她骗了爸爸。也骗了傅钰哥哥。

    她打了个激灵,猛地跳下床,可是手刚碰到门把的时候,她听见了楼下大门打开的声音。

    是傅钰回来了!

    心跳又一次紊乱了起来。无端地,几乎喘不过气来,心口突然收紧了一下,惶然无措地小跑着躲进了盥洗室里。这样、这样就听不见声音了吧……

    拧开水龙头,哗啦啦的水声稍微掩盖了急促的心跳声。任手浸泡在洗手池,冷了都没有察觉。愣怔地望着镜的自己,往日婉约秀容隐隐有憔悴之色,眼角轻晕青黛,双目也无神。

    可是、可是,从小到大对她最好的就是傅钰……

    一想到她有可能失去他,心里就莫名地涨满了各种道不明的思绪。酸而疼,像是无数细针扎进心口,并不剧烈,却令她全身紧绷,头脑发晕。

    她分辨不清,愁丝千百绕,隐隐牵动着某些模糊的东西。她爱傅钰吗?拨弄着水池的水,任那满溢的水滴落睡裙的下摆,滴沥脆响,像是打落她心尖。

    她爱傅钰吗?又一次问自己,仍是无解。她也许还不明白什么是“爱”,只是莫名地不想失去他,不想失去他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纵容和保护。

    思绪飘飘邈邈,沉浮不定,不知散到何处去。夜已经深,却没有丝毫睡意,眼神空洞地望着天花板。心跳仍没有减缓下来,一片静谧之,那砰砰的声响,清晰可闻。

    备受煎熬。

    太疯狂了,她绞紧了手指,憎恨起自己的谎言。

    傅钰,他一直是她心可靠的存在,仅次于父亲。不管什么事情,他好像都能轻松地解决,没有什么难得到他。

    希望傅钰哥哥能拒绝爸爸……这样、这样她就会死心了吧……

    “爸爸,我喜欢傅钰哥哥!”

    “爸爸,我想要和傅钰哥哥在一起……求你了!”

    像是被操纵,她左胸口那不断跃动的心脏,那些不断酝酿发酵,充斥了大脑每个角落的阴暗思绪,不住地驱使着她。鬼使神差地,两片娇唇吐出自己都不曾想象过的话语。

    父亲惊愕的面容,像是不敢置信。一向端庄婉约,举止得体的女儿竟然会这样急切。

    可是养傅钰……他似乎在和蒋家的女孩儿处对象?

    “……”她星眸含泪,“爸爸,你和哥哥说,好吗?”

    傅钰一向最尊重父亲,只要林泽开口……

    “晚翠,爸爸只有你一个孩,自然想把最好的全都给你,”他走过来,摩挲着她头顶发丝,“可是对于小钰,你一定要想清楚,我不希望两个孩受到一点点伤害。”

    光怪陆离,只言片语,纷乱地在脑海回放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又是傅钰微带倦意的俊容,他总是这样叫她,晚翠——沉稳,温柔,却能直击内心。

    混混沌沌,辗转反侧,再难平静。半梦半醒间,竟分不清真实还是虚幻。浑身无力,蜷缩起身,眨了眨眼睛,却发现晨光已经熹微。

    柔和的霞光透过飞舞的窗帘,朝屋内投下无数光柱,随着风和帘布不停地变幻摇曳,一室华光风影。赤着脚走下床,怪不得夜里总感觉有些冷,原来是昨晚没有关好窗。

    素手盈盈,映着清朗天光几乎如同半透明一般。指尖绕着黑发,神思又一次漂浮了起来。

    她家的庭院并不规整严谨,而是随意地种满了郁郁青青的四季花木。初夏正是草木繁盛时,竹影摇曳凤尾森森,阶下随意种满萱草,苔痕斑驳。栀,月季点缀空碧幽意其间,扶疏苍翠。

    小池里的睡莲花开了,她垂眸望去,数朵淡紫粉白。下一瞬,她浑身紧绷了起来。

    是将要出门的傅钰的身影。青年走到了池边,似是被那半开的莲花吸引住了一般,放缓了脚步,微微弯下身伸手碰触了那纤薄狭长的花瓣,晶莹露珠滑落。又像是想到什么,偏着的一张俊雅面容,勾起一个淡淡的笑。

    她慌得闭上了眼睛,转过身去,背对着窗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傅钰、傅钰哥哥应该不会发现自己吧?

    庭院里的青年,眉眼似也渐染了氤氲。余光瞟到三楼那帘后少女飞舞的青丝,又转到指尖上沾到的朝露,唇角意味不明的笑意,越加深了。

    孤影伶俜,削肩如素,虽只是惊鸿一瞥,却足以动人心弦。

    晚翠,晚翠。

    诶嘿,男主的坏是指他黑心眼啊,女主不虐的啊,晚翠我很喜欢的,原型是我某个师姐,我的小女神诶……</div>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