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妹妹,请乖乖张开腿(H)

.狡诈哥哥(3)

    这样,真的好吗?

    她站在房间窗前。暮色渐染,庭院里还是忙碌,赵伯正指挥着几个人,清理杂草,修剪过于繁盛的花木。

    说不出的感觉。她难解地微微蹙起了秀眉,窗边映出少女清丽面容,古典婉约得像一支隽永小令。傅钰没有拒绝父亲,这在她意料之,他这个人,只要是林泽开口的,那就像军令一样,没有什么多说的就直接去执行。

    没有任何不满和反抗,就此答应了。就好像是知不道她的谎言一样,依然对她很好,很好。这更令她不安。

    快一年了,她大学也即将毕业。傅钰也正式接手了林泽的一部分产业,满世界地跑,忙起来的时候一个月也见不到一面。等到她毕业典礼结束以后,订婚仪式也将提上议程。

    她很焦急,懊恼,好几次都趁着傅钰回来的时候与他私谈,和他承认错误,一点点地剖析着自己那些古怪的念头和她的后悔,可是他总是温柔地望着她,唇角含笑,令她又不由自主想靠近。

    “晚翠,”他总还是那么耐心地回复她,有时候会伸出一只手揉揉好像有些僵硬的后颈,“不要想太多嗯?”

    那种不经意流露出来的疲惫,将他往常一贯的耐心,温柔,斯放大得更厉害,令她更为愧疚,乖乖地闭嘴了。

    但是她……眼眸无着落地四处轻飘飘游荡,满庭清凉舒朗,她目光从青翠修竹,到浓绿间绽放的玉簪,月季,无数娇妍风姿,都没有能令那双美眸凝眄停驻。

    想起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蒋薇,傅钰之前的女朋友。某次宴会时她曾经遇到过,她当时尴尬得只想赶紧躲起来——自己简直就像是小说或电视剧里面的恶毒女配一样。

    不,不是简直,她就是。勾起无奈的苦笑,蒋薇却是先一步走到她面前,与她碰了碰杯,“林小姐,你真美。”

    “蒋小姐,我……”她实在说不出什么话来,只得扬起面看着她深邃美艳的媚眼,“……哪有,蒋小姐才是真正的美人。”

    的确,蒋薇比她高了半个头,五官立体艳丽,一颦一笑皆是风情万种。更不用说那修长的腿,还有雄伟的上围了……正想着,那双傲人的玉峰就压上了自己的手臂,蒋薇略微沙哑的声音在耳边低低响起,调笑一般,“……林晚翠,是么……怪不得傅钰他,嘻嘻~今天可算见到了,连我也……”

    连她也什么?她转过头,蒋薇却是穿花蝴蝶一般闪了出去,对她一眨眼后溶入人群,只留下一阵袅袅不散的余香,甜腻又妩媚。

    蒋薇小姐。低头看着自己可怜的前胸,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想笑了。

    她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有魅力的女性。那个媚眼,勾魂摄魄,她觉得自己简直就要被化掉了。

    说实话,看着这么美的女人,她自己都被惊艳到了。

    ----------------------------------------------------

    “晚翠,”身后一双温热的手按上她的肩,“你喜欢吗?”

    是傅钰,他轻柔地将她转过来,一双凤眸在无框眼镜后面满溢着柔光,将戒指盒捧到她掌心。简洁的线条,戒面一颗浓碧欲滴的翡翠,周围点缀碎钻,正合了她的名。虽然按称克数得上小巧,但是色泽却是一等一的好,看得出来他是花了心思的。

    “现在我自己赚的还不够,”像是饱含歉意一般,吻了吻她发心,“以后我会更你买更美的。”

    她颤抖了起来。不是因为这颗华美的戒指,也不是因为他的誓言,而是因为他亲密的碰触——她鼻息间全是他的气息,他手臂环过她的腰,轻轻地扣住,下颌还抵在她发上。他们,从未这样靠近过。

    “晚翠。”他的声音像是叹息,为她戴上戒指,转身拉上窗帘。随着两人间的距离缩短,她有些慌乱,不停地后退,直到跌坐在床沿。

    温热的气息,吹拂在她莹白生香的芙颊,瞬间就染了淡淡的红。他唇边含了笑,话语轻轻,“晚翠,最近总是太忙了,没空陪你,是我的错。”醇柔优雅,呢喃一般。

    她的心微微颤抖起来,这样的接触太过于亲密,太过于贴近,令她不知所措,还有一股她极力想要忽略的,莫名的渴望。“傅钰、傅钰哥哥,没事的……”他目光宛若实质,明明没有放肆的打量,却令她既想逃离,又矛盾地想靠近。失控。

    修长手掌,抚上她娇嫩面颊,噙着笑看着她紧张地张着口,傻气地伸出嫩嫩的舌头舔舐干燥的娇唇。他突然低低地笑起来,薄薄唇下一刻印上她的。

    他温柔但霸道地扣着她的后脑,舌尖扫着她的唇缝,诱哄着她张开,她抗拒不了这样的柔情蜜意,让他入侵得更深,唇齿相依,津液暗渡。绵绵长长,宛若永远不停息一般。

    她轻微的呜咽,被他尽数吞没,勾缠着舌尖温柔地吸吮。另一只手探入衣衫下摆,攀上她娇俏雪峰,捻住那甜蜜娇嫩的尖儿,引逗它娇怯在指尖绽放挺立。一阵阵的电流贯穿全身,小腹间涌动惊人热潮,她脸蛋红热了起来,锤着他结实的肩背,“嗯……嗯,傅、傅钰哥哥~~……不……”

    她抗拒吗?她该抗拒吗?可是那种陌生的情潮,他的气息,他的吻和抚摸……

    他停了下来,松开她的唇,眼睛依稀闪着某种亮光,手掌缓缓抽出,“晚翠,对不起……”

    她头很晕,粉面潮红,微微喘着瘫倒在床上,胭脂匀罢的娇美,像是古典画上的美人儿有了魂。他垂下眼,为她整理好衣物后轻轻吻了一下她额头。

    他什么时候走的,完全不知道。她只是羞红了脸,震惊于腿心间的潮热丝滑。

    洗了个澡平息自己急促的心跳,打开笔电查看邮件。不知出于什么心思,今年年初,她朝好几个国外大学的研究生部发了申请。她成绩算得上优秀,很快就收到了OFFER,她却一直没有想要接受哪一个。

    也许,现在到了选择到底去哪个大学的时候了。

    -------------------------------------

    这样的小钰哥,你们能接受吗?~~</div>
Back to Top